1. <output id="vjhnf"></output>

      <code id="vjhnf"></code>
      <code id="vjhnf"></code>

    2. 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滿清王朝覆滅的真相?慈禧只是加速劑

      來源:講歷史2019-05-15 14:02:53責編:小戲骨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說到慈禧太后,很多人都是在電視上看到的,第一個反應便是中國的罪人,因為她在朝期間中國淪為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因此有人就說,慈禧一個人就使得清朝滅亡,其實這是很…

      說到慈禧太后,很多人都是在電視上看到的,第一個反應便是中國的罪人,因為她在朝期間中國淪為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因此有人就說,慈禧一個人就使得清朝滅亡,其實這是很不負責任的話。盡管慈禧太后為人有許多的缺點,做壞事也做得多,但是清朝的滅亡絕對不是她一個人的責任。滿清滅亡,不在于人口、財力、制度、兵器的落后,而在于統治階層對中國國家認同感上認知有誤,導致人民離心離德,誠所謂有天時地利而無人和。解決好少數民族的國家認同感問題,是保證國家長治久安的根本。

      滿清王朝作為中國最后一個封建王朝,它的滅亡方式充滿了恥辱,至今人們都不愿意再提起那段屈辱的歷史。提到滿清滅亡的原因,史學界普遍認為是腐朽的封建制度和慈禧等統治者個人品質問題。化學家為此專門比較了同時代東西方的政治制度、科技水平、人員素質、財政狀況等國力構成要素,研究的結果是,化學家不敢茍同史學家的結論,在此,化學家斗膽提出一種個人新看法,請各位評閱,有不妥之處請批評,歡迎交流。但是本人對人身攻擊、亂扣帽子以及胡攪蠻纏一律不做回應。
      武器裝備:化學家認為,滿清末年(從鴉片戰爭開始到滿清滅亡),滿清的國力并不像我們今天想象的那樣弱,首先看看武器裝備:鴉片戰爭時期的確落后,后來隨著洋務運動興起,清兵的武器裝備并不比西方列強(包括日本)差多少,至少在亞洲,不比日本差多少。話再說回來,裝備落后就一定意味挨打嗎?想想八路軍、志愿軍吧,比起敵人來,裝備何其低劣,但是斗爭的結果,大家都看到了。所以,武器裝備的落后并非是滿清衰亡的真正原因。
      經濟狀況與國家財力:現在另一種普遍的觀點是清朝財政困難,無力發展先進的兵工業,無法實現富國強兵。事實并非如此。我比較了一下清和日本的情況——在西方列強中,以日本傷害中國最為嚴重,割地賠款最多,今日的臺灣問題的始作俑者就是日本。再說中國、日本同處亞洲,文化上又有相似性,故而比較。
      先看日本:明治政府改革軍制,推行近代軍事教育和訓練,積極擴軍備戰,日本以國家財政收入的60%來發展海、陸軍,當時日本政府的年度財政收入只有八千萬日元。1893年起,明治天皇又決定每年從自己的宮廷經費中撥出三十萬日圓,再從官員的薪水里取十分之一,補充造船費用。日本能夠用于軍事的財力最多也就是年4500萬日元。

      再看滿清:年收入白銀7000萬兩,當時中國的經濟、軍事實力并不比日本差,從經濟上看,甲午戰前日本的重工業還比較薄弱,輕工業中也只有紡織業比較發達。鋼鐵、煤、銅、煤油、機器制造的產量都比中國低得多。當時日本共有工業資本7000萬元,銀行資本9000萬元,年進口額1.7億元,年出口額9000萬元,年財政收入8000萬元,這些指標除了進口量與中國相當外,其它都低于中國,說明當時日本的經濟實力和中國一樣并不強盛。可是戰爭的結果是馬關條約》規定:(一)中國承認朝鮮獨立。(二)中國向日本割讓遼東半島、臺灣和澎湖列島。(三)中國賠償軍費白銀2億兩(加上贖回遼東半島的3000萬兩共2.3億兩)。此外,日本是戰爭的最大受益者,得到了價值1億兩白銀的戰利品和2.3億兩的賠款。這筆巨款相當于日本當時7年的財政收入,日本朝野對此歡欣鼓舞,外相陸奧宗光高興地說:“在這筆賠款之前,根本沒有料到會有幾億日元,本國全部年收入只有8千萬日元,一想到現在會有3億5千萬日元滾滾而來(注明:他所說的,沒有包括戰利品和遼東半島的補償款),無論政府和私人都覺得無比的富裕!”戰后,日本經濟和軍事實力飛速擴張,為其在上世紀30年代大舉侵華埋下伏筆。這說明什么?有錢買棺材,沒有錢吃藥!
      封建制度:侵華的西方列強中,實行封建專制的不少,如沙皇俄國、日本、德國、奧地利等。可見,封建制度并非是中國挨打的主要原因。同樣是封建制度,為什么康熙時代就不會挨打?!化學家在此提出一種新看觀點:
      滿清滅亡,不在于人口、財力、制度,而在于統治階層的國家認同感缺乏,導致人民離心離德,誠所謂有天時地利而無人和。下面逐一分析:
      何謂國家認同感?盡管學者有各種說法,但是化學家認為,可以用一句話概括:生于斯,長于斯,效忠于斯。也就是生活在某一相對區域的人出于共同的文化、價值觀而形成的共識,具體表現為統治者對子民的責任和子民對國家政權的效忠。下面來分析滿清統治者的國家認同問題。

      第一階段:由敵視到逐漸認同。滿清本來是明朝的臣民(如有異議請看歷史——不想為此辯論),后來另立門戶,并且在打敗前來征討的明朝的軍隊后發展成為一個獨立的政權,在入關前和當時的明朝是敵對的關系,自然談不上對明朝的子民的責任問題,明的子民自然也不會把后金當成真命天子。1644年,隨著李自成的失敗滿清入關,在征服中國本部后就面臨著一個新的問題:國家認同問題。是繼續把大清和中國區分還是和歷史上的改朝換代一樣用大清代表中國?從我們今天的角度看應該選擇后者,但是很不幸,當時大清的高層,主要是以皇太極、多爾袞為主的實力派,出于對本族人口、政治、文化方面的不自信,選擇了后者,制定了影響整個清朝的國策:對于關內中國本部,能守則守之,不能守則退回東北,一句話,他們沒有把這里當成自己的家。出于這樣的目的,清朝實行滿漢大防(滿漢不準通婚,分開居住)、民族隔離(不準漢人隨意遷移,特別是嚴厲控制漢人移民東北,由此而造成后來大量領土丟失)、民族歧視(旗人生來不事勞作,由國家供養,犯法由單獨部門管轄)的國策就找到原因了。中國人民不是傻瓜,所以清初的國策,特別是剃發易服激起了人民激烈的抵抗,盡管清統治者使用屠城的辦法暫時鎮壓下去,但是漢族精英階層在這個時期選擇的是抵抗、不合作的態度,這樣是沒有辦法達到長治久安的。康熙皇帝是個聰明人,部分接受了儒家思想,開始以全中國利益守護人面目出現,即所謂朕即國家,滿漢一體。所以在他當政時,在不改變根本國策的大前提下,從實際行動上開始維護中國的國家權益,如平三番、收臺灣、討伐回疆、抵抗沙俄,同時對內實行仁政,如重視科舉、盛世添丁永不加賦的政策。所有這些都極大促進了中國的國力發展,改變了漢族精英對清政權的看法,由敵視到妥協到效忠(建議看看顧炎武、黃宗羲等人對子弟、學生等人入清為官態度的轉變),標志者漢族人民對這個外來政權逐漸認同。這是整個清王朝時期最為開明的時期,國家蒸蒸日上。從這個立場上說,康熙皇帝的確是中國歷史上一個少有的聰明的政治家。
      第二階段:在大清和中國之間搖擺不定。康熙皇帝并不能從根本上改變滿清的國策,也不能代表所有的滿蒙上層。所以,對于對中國的國家認同,滿清的統治者始終徘徊在大清與中國之間,這個過程從康熙時代一直持續到太平天國運動。雍正皇帝是康熙的兒子,他對國家的認同顯然就和康熙不一樣,不知怎么回事,歷史上關于他不好聽說法在他還在位時就開始了。為此,他大興文字獄,同時又親自寫了一部說明書,叫做大義覺迷錄,說什么朕非中國人,講什么華夷之辨,還要全體臣民深刻理解——連他的兒子都看不下去,乾隆上臺后立刻列為禁書。想想不可笑嗎?一個在中國出生、長大、讀儒家學說、做中國皇帝的人,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是中國人?!其實在滿清上層中有這樣想法的人很多,這位皇帝只是公開說主來而已,但是這也從側面告訴我們,入關80年、繁衍3代后,他們仍然把這里當成客棧,而不是自己的家!此后,盡管滿清統治者一方面公開宣傳滿漢俱為一體,天下臣民俱為一家,另一方面大興文字獄進行思想控制,高度集權統治,這種集權程度和文字獄實施程度之大、時間之長在歷代封建王朝中絕無僅有。但是這個時期的清的統治者,雖然在面對滿漢矛盾時把大清與中國區分,但在對外關系上還是自覺的站在中國的利益上,如乾隆皇帝為了維護國家領土,對付分裂分子就敢于斗爭,曾經發動十次戰爭:大小金川戰役,兩次對準葛爾的戰爭;平定回部,平定臺灣天地會;征緬甸、征安南;廓爾格戰役,其實惟有平定西北的戰役是他親自指揮,但也顯示了他的武略。更顯示了他作為中國的皇帝,盡到了對子民的、對國家、對歷史的義務。乾隆以后,隨著承平日久,作為立國之本的八旗子弟日益懶惰、腐朽,逐漸喪失了作戰能力,對外不能抵抗西方列強侵略,對內不能鎮壓人民反抗,但是每年消耗了大量的國家財政,已經逐漸退化為國家的寄生蟲。長期缺乏對國家義務感,自然就缺少對國家認同感,而且出于維護這種特權地位的本能,在面臨內外危機時,面對國家利益與大清利益——實際是滿蒙特權利益,大清被他們綁架了——自然站在大清的立場上,在國家認同上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第三階段:保大清,出賣中國。鴉片戰爭對中國的影響是深遠的,從清的角度講,有三條路:保大清同時保中國;舍大清保中國;舍中國保大清。清的統治者到底選擇那一條呢?
      戰爭從道光皇帝那里開始,割地賠款的結果讓他很沒有面子,這時他還是自覺的站在中國的立場上看問題的,但是一旦當有人提醒他林則徐在廣州招募水勇不得不防,大清的國策又開始起作用了,所謂防民(防漢民)甚于防寇(洋人),所以對外可以妥協,對內堅決防范。客觀說,與西方列強的斗爭可以分為幾個階段,第一階段:從1840年直到2次鴉片戰爭時候,清的統治者面對外來侵略還是敢于斗爭的,還是愿意站在中國的立場上維護國家利益的,他們希望能夠保大清同時保中國。
      事情到了太平天國后起了根本變化,太平天國運動直接以打倒滿清為目標,而且聲勢浩大,依靠所謂八旗、綠營根本就不能鎮壓下去,清的當權者不得不一方面依靠漢族地主組織軍隊進行鎮壓,另一方面與西方列強相勾結(當然要以出賣中國權益作為交換),這是清與外來勢力勾結的開始。太平天國被鎮壓下去以后,清的統治者應該認識到,消耗國家巨額白銀維持的八旗、綠營已經不能作為國家的常備軍了,他們已經成為寄生階級,是舍棄特權階層還是改編湘軍、淮軍?是舍棄國策進行改良還是繼續祖宗律法繼續維護滿蒙特權?說到底是舍大清保中國還是舍中國保大清?清的統治者從內外戰爭的結果,為了維護滿蒙特權,得出一個結論:舍中國保大清。清的統治者與西方列強的關系經歷了從一開始的斗爭,到逐漸勾結,到完全變成帝國主義的代理人的過程,這個過程同樣伴隨著清統治者在國家認同上從大清等同中國、到大清優先于中國、再到出賣中國以保大清的認知轉變。清的統治者很清楚,憑借中國人民的抵抗(如天平天國、義和團等),西方列強滅亡不了大清,但是漢族人民的覺醒和反抗卻能推翻清的統治。所以他們把自己的立場站在了大清的身上,也就不難理解了。但是,并非所有的清的高層都是如此想法,把大清等同中國的人也有,前者以慈禧太后為代表,后者以光緒皇帝為代表。
      與此同時,漢族精英們的國家認同轉換卻沒有同步完成。在他們眼里,大清即是中國,中國既是大清,所以維護大清就是維護中國。出于幾千年的文化,出于對國家的熱愛,所以他們要想盡一切辦法來挽救大清,挽救中國。洋務運動和變法運動、就是在國家認同觀念上持大清等同中國的漢族知識精英在他們主子如光緒皇帝的帶領下,進行的一場挽救中國的遠動。化學家認為,維新派與保守派的矛盾絕不是要不要封建制度的問題,在維護封建制度這方面,他們沒有什么根本的不同;他們的矛盾是國家認同觀念的矛盾,是保大清還是保中國的問題。在維新派眼里,兩者是可以協調的,維新派甚至從來沒有過要廢除滿蒙特權的想法。但是在保守派看來,兩者的矛盾是不可調和的,所以,維新派被毫不留情的鎮壓了。在列數他們罪狀時,就把他們的矛盾公開了:維新派的最重要的罪惡是保中國不保大清。在他們眼里,大清利益與中國利益是有矛盾的,作為大清的利益守護人,他們要維護的是大清的利益。

      維新派被鎮壓后,清政府公開的執行賣中國以保大清的政策,此時的清政權已經成了帝國主義在中國的征稅人,中國人民的血汗通過清政府源源不斷的流入西方人的口袋,中國百姓水深火熱;但是滿蒙特權的生活并沒有收到影響,由于白銀外流,銀價上漲,清的兵餉以白銀支付,市場流通的主要是銅錢,由于白銀漲價,八旗兵勇的實際生活水平并沒有降低;所以這個時期社會矛盾、民族矛盾空前激化了,根本原因就在于慈禧為首的統治基團執行了賣中國保大清的國策。他們對于國家認同的立場又回到了入關以前。
      正是從這個立場上看,你才能理解慈禧太后那幾句有名的話: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請注意,她從來沒有說過量大清物力結與國歡心之類的話);寧贈友邦不與家奴(中國人都是她家的奴才);其他的上層人物也有類似的言論,如中國興,大清亡;漢人強,滿人滅,把清與中國對立起來。從大清的立場上看,她們自然是愛國者,可是從中國的立場上看,這樣的人就是賣國賊。
      曾國藩李鴻章等人的悲劇就在于他們所要竭力維護的這個國家政權實際上已經不是中國利益的守護者,而是中國利益的出賣者。這是他們的局限。但是清統治者的這種國家認同的錯誤,引起的后果是嚴重的,中國的利益受到了極大的傷害,漢族精英們經歷過維新失敗后,逐漸的看透了清政權的本質,他們所要求的,已經不是改良了,而是要打到這個出賣中國利益的大清政權,要發動革命了。 本來大清是有機會挽救自身命運的,日本不就是通過維新、維權運動,不僅真正統一了國家,還增強了國力了嗎?且日本皇室也一直保留下來了。但是,滿清的錯誤的國家認同,使得國家的主體民族逐漸覺醒,對這個政權離心離德,為了自身的利益奮起革命,待到滿清意識到這個問題(如同意立憲等措施),歷史已經不再給她機會了,在人民聲勢浩大的討伐中,這個帝國主義的同路人政權一夜間轟然倒塌。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开心丁香婷婷深爱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