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vjhnf"></output>

      <code id="vjhnf"></code>
      <code id="vjhnf"></code>

    2. 王貞白

      王貞白

      (江西四大詩人)
      中文名:
      王貞白
      別名:
      字有道,號靈溪
      國籍:
      中國(唐朝)
      人物簡介:

      王貞白(公元875年—公元958年),字有道,號靈溪,信州永豐(今江西省上饒市廣豐區)人。唐末五代十國著名詩人。唐乾寧二年(公元895年)登進士,七年后(公元902年)授職校書郎,嘗與羅隱、方干、貫休同唱和。著有《靈溪集》7卷行世,今編詩一卷。其名句“一寸光陰一寸金”,至今民間廣為流傳。南唐中興元年(公元958年),王貞白病卒于故里,時值梁代,朝廷敕贈王貞白為光祿大夫“上柱國公”封號,建立“道公祠”,葬于廣豐區城西門外城壕畔。

      唐朝名人推薦
      中文名
      王貞白
      別名
      字有道,號靈溪
      國籍
      中國(唐朝)
      民族
      漢族
      出生地
      江西上饒市廣豐區
      出生日期
      公元875年
      逝世日期
      公元958年
      職業
      文臣、詩人
      主要成就
      唐代著名詩人;江西四大詩人
      代表作品
      《白鹿洞》詩
      官職
      校書郎
      爵位
      上柱國公
      敕贈
      光祿大夫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早年王貞白曾在江西廬山五老峰下的白鹿洞讀書。曾經就用詩詞記述了自己專心讀書的經歷。 “讀書不覺已春深,一寸光陰一寸金;不是道人來引笑,周情孔思正追尋。”這首《白鹿洞》是王貞白在讀書之時有感而發寫下的一首惜時詩,是自己讀書生活的寫照。 

      兩獲科甲

      乾寧二年(公元895年),王貞白參加科舉考中進士,當時崔凝考定進士二十五人。但由于考試出現風波,

      市井議論紛紛,當時有人以為這次考試不無“貓膩”,遂紛紛向上舉報。礙于輿論的壓力,朝廷于是推翻已經放榜的結果而詔令翰林學士陸扆于內殿進行復試,內出四題,為曲直不相入賦,良弓獻部賦,詢于荔蕘詩,品物咸熙詩。最終只有觀文、程宴、崔賞、崔仁寶等四人,及盧瞻、韋說、封渭、韋希震、張蠙、黃滔、盧鼎、王貞白、沈崧、陳曉、李龜楨等十一人,一起中舉,其余十人則經復試而淘汰。 王貞白兩獲科甲,正是經過接連三番科考才得以登第的。 

      從軍生活

      其后,王貞白遠赴邊塞經過了一段從軍生活。 王貞白早就懷有一番宏愿,隨軍出塞抵御外敵本來就是他為實現志愿的自覺行動。他在出征前寫的《擬塞外征行》中就已表白了自己的一腔豪情。 

      步入仕途

      天復二年(公元902年),王貞白授校書郎,正式步入仕途。 此時已是距他考中進士七年之后的事了。因此,著名詩人鄭谷便寫了首五言詩來安慰他,其中有句云:“殿前新進士,闕下校書郎。” 在政治上,王貞白有著鮮明的立場與決心,他在《宮產瑞蓮》詩中寫道:“愿同指佞草,生向帝堯前。”然而天性耿直的王貞白并沒有能夠實現他的志向。此時大唐已遠非昔比,政治一派腐朽,朝廷上下到處有賊臣奸相,戰端四起。 

      自從進入朝廷之后,王貞白就已深刻地感受到了唐末政治上的污濁與腐敗,在很多首詩中都鮮明地反映了他的這種思想情緒。他吟出“時官茍貪濁,田舍生憂煎”(《田舍曲》)詩句,不僅對那些貪官污吏痛加斥責,而且對苦難的勞動人民表現出無比的同情。他贊賞嚴子陵那種“下視漢公卿”(《題嚴陵釣臺》)、“高臥不示榮(《釣臺》)的風格,而同時也反對并批評嚴子陵的置國家安危而不顧的消極態度,寫道:“垂釣月初上,放歌風正輕。應憐渭濱叟,匡國正論兵。”(《題嚴陵釣臺》)王貞白深感自己無力挽救日益衰敗的大唐社稷而棄官退隱,但是他始終擺脫不了面對國家危亡的情感痛苦。“前年帝里探春時,寺寺名花我盡知。今日長安已灰燼,忍隨南國對芳枝。”(《看天王院牡丹》)這種亡國之痛深深地傷及詩人的心靈。“惡聞亡越事,洗耳大江濱。”(《泛鏡湖》)退隱實際上是他的一種無奈的選擇。 

      守義退隱

      僅在朝廷中擔任閑職的王貞白在盤桓數年后,終于無法忍受爾虞我詐、人心惶惶的官場生活,趁唐昭宗赴岐山狩獵之時,憤然退出這一是非之地,歸隱返鄉。 王貞白棄官歸隱,時年還不到三十五歲。 

      王貞白退隱之后,并沒有去過那種閑逸自在的生活,而是將自己的余生貢獻給了家鄉百姓,在鄉邑永豐縣城外西山之南創建“山齋書舍”潛心教學,為家鄉子弟傳道解惑。 以著書自娛,勤奮不輟,不復仕進,常與羅隱、方干、貫休等名士同游唱和,號稱“江西四大詩人”。 

      南唐中興元年(公元958年),王貞白病卒于故里,葬于廣豐縣縣城西門外城壕畔,時值梁代,朝廷敕贈王貞白為光祿大夫“上柱國公”封號,建立“道公祠”。 

      文學成就

      成就綜論

      王貞白著有《靈溪集》7卷行世,是唐代的著名詩人,《中國文學家大詞典》(上海書店)和《江西歷代文學藝術家大全》(江西人民出版社)等人物辭書均有條目介紹。據傳《靈溪集》收王貞白自選的詩作300篇以及文、

      賦、自序等,惜因年久散逸,《全唐詩》中僅存王貞白詩1卷計73首(包括“補遺”),今《全唐詩外編》據《文苑英華》、《唐詩品匯》、《永樂大典》等書籍增補12首及散句若干,此外據廣豐區橫山鎮山頭村王姓宗譜《三求王氏宗譜》所載,也另有10余者散逸之作,共計有近100首詩傳世。王貞白的詩在唐末聲名遠揚,其文學地位在歷代均獲很高評價。宋人潘若同的《郡閣雅言》說:“貞白,唐末大播詩名”。元人辛文房所作的《唐才子傳》稱王貞白“學歷精贍,篤志于詩,清潤典雅,呼吸間兩獲科甲,自致于青云之上,文介可知矣”。五代人孟賓于在《碧云集序》中把王貞白與同時期的著名詩人鄭谷并稱。而在唐代當時,與王貞白同時代的王定保(公元 870— 954)也在《唐摭言》中評價說:“然如王貞白、張蠙詩……,皆臻前輩閫閾(達到前輩的水平)者也”,將王貞白置于張蠙諸人之前。由此顯見王貞白在唐末詩壇上的地位與影響。 

      王貞白平生作詩很多,亦頗自負。他的《寄鄭谷》詩道:“五百首新詩,緘封寄與誰?只憑夫子鑒,不要俗人知!火鼠重燒布,冰吞乍吐絲。直須天上手,裁作領中披。”鄭谷在王貞白登第后不久去世,唐末時聲名蓋蕊,王貞白作為晚輩自然視其為偶像。然而除此之外的其他同時期詩人,在王貞白看來則都是一些“俗人”,甚至沒有品評鄭詩的資格。王貞白年紀輕輕就已如此自許,倘若在詩壇上沒有一定的聲譽,當不至于如此狂妄。同時,“新詩五百首”也說明了他詩的數量之多,證實了他平生的確“篤志于詩”。 

      王貞白傳世不多的詩中頗多佳作。譬如以寫景而論,其詩筆致清婉,清俊自得,每有獨到之處。“虹截半江雨,風逐大澤云”(《雨后登庾樓》),描寫江湖氣象,視覺開闊,意境高遠:“邊聲動白草,曉色入枯河”(《從軍行》),描寫疆場景色,有聲有色,蒼涼壯闊,其意境比之岑參的“長風吹白茅,野火燒枯桑”有過之而無不及。 

      名句追證

      “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這首出自于《增廣賢文》的詩句是人盡皆知的用來比喻時間珍貴的名言。然而,對于這句名言到底出自何處還存在著許多爭議。新版《辭源》里“寸陰”的詞條下引用了元朝同恕的《矩庵集》,其中有一《送陳嘉會》詩,詩中所說“盡歡菽水晨昏幕,一寸光陰一寸金。”但后來被證實并不是這句名言的最早出處。 

      通過查詢各方資料,最后在《全唐詩外編》上冊中的《全唐詩補遺》卷十四發現載有王貞白七絕詩《白鹿洞二首》,其中第一首就是《白鹿洞》一詩,詩中便有“讀書不覺已春深,一寸光陰一寸金”的詩句,唐末的王貞白比元代的同恕要早出400多年,顯然這首《白鹿洞》當是“—寸光陰一寸金”的最早出處。 

      軼事典故

      一字之師

      在王貞白剛剛知道著名詩僧貫休時,就把自己所寫的《御溝》詩寄給貫休,并在信里十分客氣地請求對方給予指點。

      當時貫休收到王貞白的信后,非常重視,仔細閱讀,然而讀到一句“此波涵帝澤,無處濯塵纓。”之時,覺得這句子倒也頗為警策,但細細品味總覺得還需進行推敲。畢竟兩人互不相識,貫休一時倒也不好多說什么。
        然而,命運總是充滿了巧合,有一位朋友組織了一場聚會,王貞白和貫休都興致勃勃地前來參加。就這樣,貫休便說起了王貞白前回給他所寄的作品里似乎還有一個字未必安妥,如有可能,把它再行推敲一下,那就再好不過了。王貞白一聽,“呼”地一聲站了起來,頗為生氣地瞪了貫休一眼,揚長而去。
        看著王貞白氣咻咻地離去,貫休微笑著說:“王先生思維非常敏捷,他很快就會明白過來,并掉轉頭來跟我談詩的。”說罷,和尚遂取筆在手掌心寫了個字,并癡癡地坐等他回頭。
        果然不出所料,沒到一盞茶的工夫,王貞白便返了回來,他對著貫休深施一禮,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我想把上回所呈詩作的前句改為‘此中涵帝澤’,大和尚您覺得如何?”貫休當即笑著把他的手掌心攤開,原來他手心里寫的正是“中”字。王貞白不覺大為驚服道:“大和尚實亦可稱為小生之一字師也!”

      此后,兩人便成了極為要好的詩友。由此看來,原本熱望“帝澤”能給自己更多滋潤的王貞白,沒想到眼前這和尚給自己所受啟發的恩澤也是絕對不會少到哪里去的。 

      預知后事

      明嘉靖初,有王貞白的裔孫抱一片石,悲切哭訴于信州郡守趙公鏜處,告訴說:“先祖之墓已經荒廢,先祖之祠坍塌日久,現今草叢之中所遺存的,僅剩此片石。”趙公鏜取過片石觀看,見上面的文字已經模糊不清,只有“肖走金堂忠賢標蓄”八個字還可以辨認。趙見其中隱含自己姓名,大為驚詫,說:“怎么竟是緯家(研究八卦推求命理之學)學者之言呀!緯學以唐時為最盛,而貞白先生則以道學者自任(緯學與道學有密切聯系),這豈不是前知之數嗎!”于是急忙趕赴永豐訪求遺跡,接命縣令錢漢重新修建王貞白墓祠。 

      歷史評價

      唐代王定保《唐摭言》:“然如王貞白、張蠙詩……,皆臻前輩閫閾(達到前輩的水平)者也” 

      宋人潘若同《郡閣雅言》說:“貞白,唐末大播詩名”。 

      宋代徐文卿言其詩“平淡粹美,與司空圖、鄭谷相上下” 

      元人辛文房《唐才子傳》稱王貞白“學歷精贍,篤志于詩,清潤典雅,呼吸間兩獲科甲,自致于青云之上,文介可知矣”。 

      五代人孟賓于《碧云集序》中把王貞白與同時期的著名詩人鄭谷并稱。 

      明代李奎贊王貞白的詩“聯芳李(白)杜(甫),并駕韓(愈)柳(宗元)” 

      清人王謨《豐溪書院崇祀 王有道先生議》:唐校書郎王貞白有道先生,先生生唐末運,知時事不可為,獨潔其身,高蹈丘園。進不與清流白馬之禍,退亦不屑依草附木為諸侯上客,其也出處去就之際,有獨得其正者。高風大節,誰能過之? 

      后世紀念

      王貞白病卒于故里,葬于廣豐縣縣城西門外城壕畔,建有“道公祠”。此后,墓祠雖累累因為戰亂而殘敗,但地方官府也每每為其修葺復原。多少年來,王貞白墓祠受到了人們的祭祀膜拜,成為上饒境內的一個勝跡,歷代文人墨客凡經過者必賦詩憑吊懷念(但墓祠卻未能在現代的進程中得以保存下來)。在當年王貞白講學之處,后世人們建立了“豐溪書院”,如今這里已經成為上饒頗負盛名的省級重點中學——廣豐中學的校園所在。 

      為更好地挖掘、開發、宣傳、建設王貞白文化, 2012年9月11日,當地政協舉辦了“王貞白文化品牌建設”調研座談會。努力把王貞白文化打造成當地的特色品牌,讓全中國乃至全世界珍惜時間的人們,想到時間就會想到廣豐,想到王貞白。部分政協委員還建議將“光陰”文化寫進城市名片,成立組織機構,搶先進行品牌注冊,并加大宣傳力度,讓王貞白的“光陰”文化家喻戶曉。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开心丁香婷婷深爱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