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vjhnf"></output>

      <code id="vjhnf"></code>
      <code id="vjhnf"></code>

    2. 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美王牌師遭志愿軍伏擊:被稱為印第安式屠殺

      來源:講歷史2018-04-12 16:19:43責編:桂婷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      一心想盡快占領朝鮮全境的美軍不顧當地人警告,繼續向鴨綠江挺進,終于和埋伏多時的中國人民志愿軍迎頭相遇。1950年11月…

           一心想盡快占領朝鮮全境的美軍不顧當地人警告,繼續向鴨綠江挺進,終于和埋伏多時的中國人民志愿軍迎頭相遇。1950年11月初,精銳的美軍騎兵第1師一部,在云山地區險遭圍殲,中國軍隊表現出的戰斗力,首次給普通美軍官兵留下了直觀的印象。

      美軍無視當地人警告

      赫伯特·米勒中士來自紐約州的一個小鎮。二戰結束后他退伍還鄉,但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只得在1947年重新入伍,成為騎1師8團3營的一員。1950年7月,當他被派往朝鮮參戰時,再有6個月就滿3年服役期。二戰期間,米勒一直覺得諸事順遂,但在朝鮮戰場上每件事都磕磕絆絆,這就是為什么連里的士兵會給他起了個綽號叫“面糊”。

      到達云山后,米勒偶遇一位朝鮮老農。此人告訴他,附近一帶有成千上萬的中國軍隊,其中不少還是騎兵。話雖不多,卻言之鑿鑿,令米勒深信不疑。營部里卻沒有人相信他。成千上萬的中國軍隊?還有騎兵?真是荒謬至極。最后這件事情不了了之。“好吧,”米勒暗想,“他們可都是情報專家啊,如果真的有中國人,但愿他們心中有數。”

      接著,11月2日凌晨,營里突然炸開了鍋。中國軍隊身著韓軍俘虜的服裝,成功地偷襲了美軍。不過在米勒的好友、L連重武器排的比爾·理查森中士看來,潮水般涌來的中國人完全沒必要偽裝。片刻之前,營部里還都是美國兵,但眨眼間,這里已被中國軍隊占領。與此同時,在理查森左側約350碼開外的地方,L連也被中國軍隊一舉擊潰。

      理查森無法與自己的連隊取得聯系,于是派一名士兵冒險前往L連探察,但這名士兵卻在途中遭到襲擊。他一路爬回理查森那里,反反復復地向他表示歉意:“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做到。”理查森解開他的上衣,看到他渾身是血。這名士兵最后死在理查森的懷里,直到那時他才發現,最糟糕的是,自己竟然還不知道這名士兵的名字。

      美王牌師遭志愿軍伏擊:被稱為印第安式屠殺

      中朝軍隊大不相同

      這時,營部指揮所已是一片混亂。身受重傷、目瞪口呆、麻木遲鈍的人散亂地從不同的位置趕往這里。一位軍醫告訴理查森,他們在附近為40名傷兵辟出了一塊地方,隨軍牧師埃米爾·卡朋神父也在那里。然而,最重要的問題還是究竟由誰來領導這支隊伍。“看來新任領袖只有留待自行出現了,”理查森想。

      他決定親自回L連,去看看那里還有沒有人活著。他一邊往回走,一邊高聲報出自己的名字,這樣友軍就不會向他開槍了。理查森發現,L連的連長已經中彈身亡,參謀弗雷德里克·吉魯中尉雖然負了傷,但還能行走。“連里的180個人只剩下25個,”吉魯問,“你能帶他們出去嗎?”理查森說能,但他得繞過彎彎曲曲的小道另尋出路。

      途中,他們遭遇了兩名背有手榴彈的中國士兵,擊倒了其中一名。這時,中國人的一挺機槍突然向他們掃射,美軍士兵頓時驚慌失措。當他們發現有兩輛坦克正朝這邊開來時,立即本能般跳上去——美國人總是離不開自己的運輸工具。

      即使這是美中兩軍第一次交鋒,美國人也覺得中國軍隊與朝鮮軍隊大不相同。那位隨軍牧師卡朋忽然問理查森:“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嗎?”

      理查森說不知道。

      “今天是萬靈節。”

      “神父,最好有人正在尋找我們失去的靈魂,我們真的很需要。”

      “是的。主正在尋找,正在尋找。”

      “一場印第安式的大屠殺”

      11月2日凌晨3時許,“面糊”米勒以及殘余的部下在距營部大約1英里遠的地方突然接到命令,讓他們原路返回。整個3營被要求撤出該地,可為時已晚。他們剛剛抵達一道橋梁,四面就傳出了槍響。米勒迅速帶領隊伍從橋下穿越這條已經干涸的溪流,但對岸也埋伏有敵軍。在大多數人上岸后,米勒發現自己被手榴彈的碎片割傷了一只手。

      中國人似乎無處不在,這群美軍只好在一條排水溝里暫時隱蔽。但老兵米勒知道,此時此刻最不安全的選擇就是原地不動,于是高喊:“嗨,趕快出來,不要在這里等死。”當他差不多已經讓所有的士兵都從溝里出來的時候,一枚手榴彈突然落了下來,炸斷了他的一條腿,血肉橫飛、腳骨破碎,米勒再也走不動了。 

      他只好躺在那里等待天亮,刺骨的寒風讓他幾乎無法呼吸。他擔心中國人很快會過來搜查,于是設法用旁邊的死尸掩蓋自己。2日午后,五六名中國士兵一邊穿越這片戰場,一邊頗為熟練地查看死者,其中一個用槍抵著他的腦袋。“哦,”米勒心想,“最后還是輪到我了。”就在此時,卡朋神父突然沖了出來,一把推開了那名士兵。米勒等著中國人向卡朋和自己射擊,但或許是神父無畏的神色發揮了威懾力,對方并沒有開槍。

      美軍經過4個月的苦戰,眼看勝利在望時,戰局卻突然逆轉。在云山之戰中,時運不濟的騎1師8團3營原有的800余人,只有近200人成功突圍。在中國人發動攻擊后的次日,該團發言人的一席話令人發抖:“我們不知道他們是否能夠代表中國共產黨政府,但這次戰斗……完全是一場印第安式的大屠殺。”

      “面糊”米勒在受傷被俘之后,被卡朋神父背著,每天晚上緩緩北行。在前往戰俘營的途中,他們來到一處中國軍隊用作臨時基地的地方。在那里,他們看到鋪天蓋地的中國士兵,足足有2萬至3萬人,這里仿佛成了一個秘密的城市。米勒不由得心生感慨——形勢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但現在他又能去告訴誰呢?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开心丁香婷婷深爱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