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vjhnf"></output>

      <code id="vjhnf"></code>
      <code id="vjhnf"></code>

    2. 比干

      比干

      (輔佐商朝兩代帝王的賢臣)
      中文名:
      比干
      別名:
      國神
      國籍:
      商朝
      人物簡介:

      比干,子姓,沫邑(今河南淇縣)人,商代帝王太丁的次子,帝乙的弟弟,帝辛的叔叔,官少師(丞相)。

      20歲就以太師高位輔佐商王帝乙,又受托孤重輔帝辛(商紂王)。從政40多年,主張鼓勵發展農牧業生產,提倡冶煉鑄造,富國強兵。終年(公元前1063年)63歲。

      比干參與事件/話題
      中文名
      比干
      別名
      國神
      國籍
      商朝
      民族
      華夏族
      出生地
      沫邑(河南淇縣)
      出生日期
      公元前1125年(乙巳年夏歷四月初四)
      逝世日期
      公元前1063年
      職業
      少師(丞相)
      主要成就
      輔佐中國商朝兩代帝王
      封號
      文曲星
      地位
      殷三仁之一
      葬地
      河南省衛輝市

      人物生平

      比干是商朝貴族商王太丁之子,幼年聰慧,勤奮好學,20歲就以太師高位輔佐帝乙,又受托孤重輔帝辛。干從政40多年,主張減輕賦稅徭役,鼓勵發展農牧業生產,提倡冶煉鑄造,富國強兵。商末帝辛(紂王)暴虐荒淫,橫征暴斂,濫用重刑,比干嘆曰:“主過不諫非忠也,畏死不言非勇也,過則諫不用則死,忠之至也”。遂至摘星樓強諫三日不去。紂問何以自恃,比干曰:“恃善行仁義所以自恃”。紂怒曰:“吾聞圣人心有七竅信有諸乎?”遂殺比干剖視其心,終年64歲。

      比干夫人媯氏甫孕三月,害怕禍及到身,逃出朝歌,于長林(今河南省淇縣,古朝歌)石室之中而生男,名泉(林姓始祖)。周武王伐紂,天下大定,四處尋找比干后人,得知其遺孤生于長林,于是因林而命氏,賜林姓,改名為堅,并把他封在博陵(今河北安平縣),比干則為林氏之太始祖。而如今林姓后人在各個領域內,成績非凡。周武王封比干壟,壟為國神。賜后代林姓;魏孝文帝拓跋宏立廟宇;唐太宗下詔封謚“忠烈公”、“太師”;宋仁宗為《林氏家譜》題詩、元仁宗為比干立碑塑

      比干廟相關相片像、清高宗祭文題詩、清宣宗修復比干廟正殿等等,此外,還有比干嶺、比干墓(殷比干墓)。

      周文王將伏羲的演卦滲入他的“天道、地道、人道”思想,并進一步推演為64卦,使之成為六經之首,完成了《周易》。比干諫死后,周文王《易系詞》:比干“是故蓍之德,國而神”。 周武王克商消滅暴君殷商王朝,奪取全國政權,建立了西周王朝,武王滅商后,為了收服鞏固新建的政權,在政治上采取了許多政策和措施,分而治之的辦法,安撫殷商遺民。他下令釋放被紂王囚禁的百姓,修整商朝賢臣比干的墳墓,

      比干廟及塑像照片封比干國神,命三千年后才可發揚光大,派閎夭立放銅盤銘。放出賢臣箕子并恢復其原職。孔子說的周染與殷禮損益可以知道。可見,古今對比卻是事實。周武王封比干留下銅盤銘:封軒轅王子比干壟,上報天神,下報地神。中華民族千秋令:“齊封神雨,雷電照今;供干師忠,慎為瞻遺。”命為宗祀,歷朝致祭。并令禁慎瞻遺。

      小說人物

      明代著名作家許仲琳的代表作《封神演義》中的人物。因火燒狐貍洞遭妲己記恨,被商紂王處以剜心之刑。姜子牙封神時,被封為文曲星。

      和諧宗教

      九月九日國神比干出帝宮,國神宗祀、宗廟、宗教包含五教

      各種比干像:佛教、道教、伊斯蘭教、天主教和基督教。天神、地神、國神五教信仰的總稱。國神與國家的人民同榮共辱是五教信仰的正義神。國神:天、地、立。彭綱:“上摩穹清下澈坤厚,中麗日月”。《易·離》:“日月麗乎天,百轂草木麗乎土。” 宇宙之間和諧光明正義神,上報天神,下報地神。

      銅盤秘箱傳篆兩個碑刻記載:銅盤銘,周武王拿燕白旗卻無法封比干,因有留下銅盤銘。后人用神話強調繼周的重要性,實際上是古代條件下傳遞特殊信息的一種可行的表達方式。《史記》周武王文曰:“故修譜者,當知其所自出,姓氏之所由賜,及遷移之所起,卜居之凡來,與夫世代相承,并無所缺,斯寶錄也。”修譜者指:繼周人。懂釋碑文,譯釋“獨闕斯文” 銅盤銘十六字。會寫“感斯文”指:類同銅盤銘另外的文字叫“感斯文”。《史記》周武王文曰:“使后代知天地之所由成,人物之所自出”。譯文:“使后代知道天與地之間萬物形成起因,人物會自然出現”。

      孔子從周,禮與銅盤銘。

      周武王封比干,留下銅盤銘;孔子從周,嚴格要求后代人繼周,繼周人必須符合條件。

      銅盤銘唯有十六字,今天留下銅盤銘兩個碑刻:一、延祐五年推官張淑遂模汝州法帖,原帖是周武王寫銅盤銘原文,尹王元恕同立石;周武王銅盤銘所在地理方向,原碑文汝州法帖解釋所在之處是左林右泉,前崗后道,萬世之靈,於焉是保。原在輝城十五里即武王所封比干墓地。汝州法帖記載周武王銘文叫“獨闕斯文”。

      二、唐開元中偃師縣農民耕地出土銅盤銘,此銅盤銘為周朝第五代君王周穆王按照周武王所寫原文另新寫銅盤銘,萬歷十五年,衛輝府知府周思宸遂模立石。周穆王銅盤銘所在地理方向原碑文蒙文奇解釋所在之處是:右林右泉,后崗前萬,世之藏,茲焉是寶。指偃師縣所在地。碑文刻有“俯仰古今有‘感斯文’,書之日識月云時”。譯文:“從下到上從古至今有感斯文出現,后人能夠書寫出天地日識月云時的斯文”。周武王銘文叫獨闕斯文,后代繼周人書寫與“獨闕斯文”同類,并沒有差別叫“感斯文”。

      繼周人必須符合條件:一、懂釋碑文,譯釋“獨闕斯文” 銅盤銘十六字。

      二、必書墓碑,會寫“感斯文”指:類同銅盤銘另外的文字叫“感斯文”。

      三、懂禮,禮指孔子從周以禮與世,必懂識。

      四、比干諫后三千年第一甲子年才會出生繼周人。

      五、繼周人叫“慎”才能繼周延傳千秋。

      從古至今,歷代乎銅盤銘文,嚴格要求繼周人,必須符合碑文繼周人條件,不符合一項條件均認為不是繼周人。不按照歷史碑文違背歷代皇帝和人民大眾千年苦心傳達的重要事件“天人合一”。違背歷史,破壞文物和國家利益,成為千古罪人,后人宣布皆知。

      測繼周人懂禮,禮指孔子從周以禮與世,必懂識。丙午夏日孔子立延陵碑和簠簋銘。

      子曰:“周監於二代,郁郁乎文哉!吾從周。”《論語為政》譯文:孔子強調繼周的重要性:“周朝監于二代,周成王與周康王時期,都十分重視繼周,此事重大。郁郁乎銅盤秘文,測繼周人留下疑問和證據,唯有后人!我從周。”

      子曰:“殷因于夏禮,所損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禮,所捐益可知也。其或繼周者,雖百世可知也。”

      譯文:

      孔子說:“殷代因襲于夏禮,所以因而滅亡捐益可以知道,周代因襲于殷禮,所以因而分裂滅亡捐益可以知道。從周或繼周人繼周,雖然可以縱使百世之久也可以知道。”

      爰爰種韓碑:我聞尼父友季札,十字手寫延陵碑。譯文:我聽說孔子夏季刻石,延陵碑十字形寫下延陵碑四字。解釋:公元前四九四年,丙午夏日,孔子十字手刻延陵碑。

      北魏孝文帝尋找繼周人。

      “太和碑,”慨狂后之猖穢,傷貞臣之婞節,聊同其韻,貽吊云爾。譯文:慨狂殺后并狂刑軟監,損害堅定之君的倔氣,無法建設揣測恰恰相反,只可吊祭云爾。

      太和碑”:夫天地之長遠兮,嗟人生短多殃。往者子弗及兮,來者子不厥當。脫非武發,封墓誰因?鳴呼介士,胡不我臣!

      譯文:

      天地相差深遠到哪時間太長,可是生命短而多殃。來往學者講解比干所封何神之職,來到的卻都不符合要求。除了周武王姬發,封墓誰可以具備這個條件?如果出現這種人士,要不我去做臣!

      北周宣帝宇文赟碑文:自獨夫肆虐,天下崩離。觀竅剖心,固守誠節。忠逾白日,羲概秋天。羲皇已來,一人而已。

      譯文:

      自從比干殘暴剖心并軟監,商朝江山徹底失敗,觀看心竅殷紂王剖心無捕差史,固守誠節殷比干。忠心越過白天(狂陣將玄以秉黑),在秋天遭受八卦陰陽肇元陣。從遠古羲皇(伏羲畫八卦,文王作卦辭)以來,比干一人遭受此陣。

      測比干諫后三千年第一甲子年才會出生繼周人。“太和碑”沉湎而不知甲兮,終惑已以貽厭。

      譯文:

      沉重推測深入遙遠說不清天干第一位甲子,到底卻不明白后來如此認為遺留罪過。

      貞觀十九年唐太宗李世民碑文:“昔周武封墓,褒忠表德;姬文葬骨,異世同臣”。譯文:“從前周武王封比干墓,瞻仰比干忠于人民和國家德才兼備;周武王姬發立碑文殷比干墓吊祭,世代相傳與比干同臣”。解釋:“周武王齊言與比干同臣,傳今育人的品德,歷代稱贊”。

      李世民碑文:“雖今古殊途,年代冥漠。式遵故實,爰贈太師,益忠烈公”。譯文:“雖今天傳承古代特殊途徑,但是年代深奧覆蓋。此形式惟有敬重生前實際情況,乃贈比干為太師,盅于國家忠于人民為國諫死益善為忠烈公”。解釋:李世民十分重視歷史,對于歷史特殊情況,唯一按照生前實際進行追贈。

      明朝弘治彭綱碑文:“太師呼:太師之忠,上摩穹清,下澈坤厚,中麗日月,古今稱諫諍者,必太師是依據。

      “太和碑”奮誠諫而燼驅兮,道危言以釁鋒。嗚呼哀哉,嗚呼哀哉!譯文:比干諫后狂害風教差史趕馬埋葬,天葬比干危言顛倒于牲畜血涂在刀尖上。確實悲痛,悲哀呀!

      “太和碑”伊稟常之懷生兮,昏睿遞其啟則。書皎皎其何朗兮,夜幽幽而致蔽。哲人昭昭而澄光兮,狂夫默默其若醫。

      譯文:

      彼承受之苦長久包藏在心里而活著,天昏地暗不明誰能看得深遠傳達此事闡明事例來以身作則。所揣文章潔白明朗確怎樣才明亮,天黑沉靜而遮蔽。哲理的人來明辨事理而證實真理才可光明,任情地夫天地沉默測遮蔽日。

      “太和碑”歙沆瀣之純粹兮,窺寒門之層冰。聆廣莫之颼瑟兮,覿黔贏而回凝。途曼曼其難勝,豈傳說之足奇。但至慨之不悛兮,寧溘死而不移。

      “太和碑”降黃渚而造稷兮,慰稼穡之艱難。訪有邰之詵詵兮,遇何主而獲安?

      譯文:

      降玄鳥蛋黃(修星黃渚降世比干)而為國家江山造稷,使人欣慰糧食卻很艱難。向眾人詢問只有慎(詵同慎)之人,(甲子)遇到此人才可獲救安神?

      明朝林建學對繼周人好奇曰:“彼無文字記載,尚且考究如此,況人之祖宗,有世系之支派,有普錄之傳記呼?”

      明朝林建學囑托后人曰“至于周宗之脈,有寶所顯者。而文章赫奕,皆當載修,以感子孫欣慕觀仰之情,使知前代榮華,不可以自拋自棄也。”

      清朝康熙帝玄燁碑文:“石碣尚留尼父筆,銅盤何用武王銘?荒丘萬古蓬蒿里,浩氣長看貫日星。譯文:第二金石碣斷尊宗遺留下孔子十字形延陵碑。銅盤銘有何用周武王為什么留下銘文?荒丘應比干墓地萬古傳頌蓬蒿萬里(蓬草和蒿草)。浩然氣息長遠看守連著日月星辰。

      明朝推官張應登碑文:“武王封墓有銅盤銘十六字,篆文奇古,亦傳為后人所重,書即言‘銅盤銘’,必書墓碑,以斯文也。”

      解釋:

      必書墓碑:指后代繼周人必須用感斯文書寫出“繼周碑”、“時陵碑”和“博陵碑”。

      清朝隆庚午乾隆帝:“天地之經,君臣之義,貴戚異姓,同歸一致。譯文:天地之間萬物從古代經過今天,帝王與臣合為正義,貴族與貧民血緣親近不同民族不同姓氏,同合并為一致即:“天人和一”。

      解釋:

      繼周是祭宗祀。明朝張尚久詩:生死則有情,去留無異志。成仁非所求,宗祀是其事,指出宗祀的重要性,宗祀在殷商時稱為宗社,故春秋謂魯稱為宗國,今天叫繼周大典,拜國祭祖。

      繼周大典,拜國祭祖,拜九鼎,拜東方原始天王“天政”太一,“三祭”:天皇、地皇、人皇,拜“三本”,“三政”和“時政”。荒丘應比干廟內為“時政”全祖。拜十二位太陽神和海洋女神等,其中有東海女神林默。拜國祭祖是“天人合一”,國家一級文物“金暉”今叫太陽神鳥,也是“天人合一”的圖騰標志。是四萬五千六百年,非洲智人與歐亞古人類,禮和東方,形成東方新人類人皇出生九子,立國九州,創拓文明,人和自然和諧統一,形成早期的“天人合一”。

      吳道真君畫國神比干:吳道子(公元680-公元759年),玄宗賜名道玄.是中國唐代畫家,被后世尊稱為“畫圣”,被民間畫工尊為祖師。畫史尊稱吳生。唐代第一大畫家 河南陽翟(今河南省禹州)人,大約生于唐高宗朝(約公元685年左右),卒于唐肅宗朝(約公元758年左右)。少孤,相傳曾學書于張旭、賀知章,未成,乃改習繪畫。曾在韋嗣立幕中當大吏,做過兗州暇丘(今山東兗州)縣尉。漫游洛陽時,唐玄宗聞其名,任以內教博士官,并官至寧王府友,改名道玄,在宮廷作畫。開元年間,玄宗知其名,召入宮中,讓其教內宮子弟學畫,因封內教博士;后又教玄宗的哥哥寧王學畫,遂晉升為寧王友,從五品。唐宣宗(公元847年)被推崇為"畫圣",民間畫塑匠人稱他為"祖師",道教中人更呼之為"吳道真君"、"吳真人"。蘇東坡在《書吳道子畫后》一文中說:"詩至于杜子美(杜甫),文之于韓退之(韓愈),書至于顏魯公(顏真卿),畫至于吳道子,而古今之變,天下能事畢矣!"一代宗師,千古流傳"。神話傳說比干原是上神,在古道教吳道子時代就創入道教輔佐玉皇大帝,直到元代:一代祖元升元世祖皇帝敕封廣福萬隱宮賜--元化真人,二代祖道熙賜號靜應弘仁金熄真人,三代祖志沖賜號太已修真保和真人,四代祖蕭扶道蒙哥皇帝福 秉唆魯古唐妃賜號廣福真人,五代祖蕭抱珍忽必烈大王賜號微妙大師等,歷代創教人兼理忠太師廟。直到大清康熙六十年次辛丑仲秋,且二拾代弟子掌院住持秦一溱。并保護道宗國神文化的正確發揚。

      “日月麗乎天,百轂草木麗乎土”。國神比干主管萬物生長規律的文化圖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合一,天地同壽,日月同輝”。國神比干身后有雯華,雯華管赤曇和素雯。

      “雯”,云文也。又石文似云,亦曰雯華。解釋:有花紋的云彩。解釋:云彩。《集韻·二十文》:“云成章曰雯”;《古三墳·爻卦大象》:“日云赤曇,月云素雯。”彩云是有紋彩的云霞,兩云呈彩即“雯”,寓有純凈美好的意思。

      雯華管壽年神,赤曇管日春神,素雯管月財神。年神、春神、財神稱為吉星。國神管彩云,彩云管吉星。

      封神文化

      文曲星

      太一天官文財尊神

      太一國神

      國神故里

      天下第一仁:因為他是歷史上第一個以死諫君的忠臣;比干是商紂王的叔父,又是他的丞相,比干對紂王倒行逆施的暴虐統治不滿,多次向他諫阻,紂王不聽,比干最后只好以死相諫,死后葬在衛輝。

      天下第一廟:殷太師比干廟位于中國河南省衛輝市城北七公里,比干墓從周武王克殷而封,迄今已有三千余年,廟建于北魏太和十八年(公元494年),因墓立廟。占地四萬四千平方米,主體建筑有照壁、山門、二門、木枋、碑廊、拜殿、大殿、石坊、墓碑亭等,鱗次櫛比,各具特色,四周朱墻環圍,古柏交柯

      ,碑碣林立,在比干廟正南方有比干石雕像、神道、牌坊、環境幽深,是天下游和比干后裔林姓兒女祭謁的圣地。

      比干廟院內碑碣林立,有百余幢。特別是北魏孝文皇帝拓跋宏“吊比干文”碑,1963年列為省重點文物。這是一通集文學與書法價值很高的石刻珍品。歷代金石集錄多有收載,素與洛陽龍門二十品齊名。公元1917年和1934年,林森曾兩次派代表來衛輝祭謁,擬大規模重新修建,創建“國粹大學”,弘揚比干“民本清議,士致于道”的佳說。河南省政府1963年列入第一批重點文保單位,1996年列入了國家文物保護單位。從1993年以來,衛輝市連續舉辦了比干誕辰3085●3090年紀念活動,先后有26個國家和地區60多個團體,數萬名林氏后裔和國內外游客在衛輝尋根問祖、旅游觀光。隨著尋“根”和旅游浪潮的興起,衛輝市人民政府動員全市各級單位和民眾廣籌資金,綜合修建,以嶄新的風貌迎接海內外游人和林姓兒女的光臨。

      因為它是中國第一座墓、廟合一的建筑,始建于北魏,我們看到的建筑群為明代弘治七年重建的。在中國古代名人遺留至今的著名古廟中,有孔廟、岳飛廟,但廟主的歷史均比不上比干廟,比孔廟早500多年。自唐朝以來歷代英明皇帝加以封謚和維修,眾多文人雅士以詩詞的形式,高度評價了這位亙古忠臣,并立碑紀念,使比干廟成為碑碣林立,古文化色彩濃郁的文物寶庫。比干是商紂的宰相,紂王的王叔。據《史記》《殷本記》載:“殷紂王的叔父比干,為人忠恥正直。他見紂王荒淫失政,暴虐無道,常常直言勸諫,后紂王怒而摘其心”。比干廟占地百余畝,飛龍雕柱,蒼松古柏,整個建筑古樸典雅。

      天下第一墓: 因為它是第一座史有記載的墳丘式墓葬;沿比干廟中心甬道穿過三門可見比干墓,為周武王所封國神,距今已三千余年的歷史了,北魏太和十八年(公元494年)魏孝文帝因墓建廟,稱為天葬墓,相傳比干死后,天降大風,飛沙走石,卷土將比干尸骨埋于此處,故稱其墓穴為天葬墓。又說天葬墓四周生出許多沒心菜和空心柏樹,比干寧愿剖心為了國家為人民,感動萬物精靈為比干獻心;牧野地區人民為了懷念愛國英雄, 并用比干心起名心鄉即新鄉。

      天下第一碑:比干廟里有個石碑,是孔子用劍刻的碑,上書“殷比干莫”幾個字,因為這是孔子留在世上的唯一真跡,被稱為“天下第一碑”。因為碑下就是土地,所以孔子寫個“莫”而不是“墓”字。公元前497年,孔子55歲,這年春天他從魯國來到了衛國,住在大夫顏仇家里,汲縣屬衛國(淇縣)管轄,孔子在衛得不到衛靈公重用,他就帶著徒弟到匡城蒲鄉(今河南長垣),經過牧野,忽然車子壞了,他問左右這是什么地方?答曰:衛地。孔子非常激動,說這是仁人之墓,恭敬舉行了祭奠,揮劍刻下四字“殷比干莫”。“莫”與“墓”在古代是通假的。這其中還流傳著一個小故事:據說,孔子是借地為土,故意把墓寫成莫字。后來,有個好為人師的縣令看到這塊墓碑,譏笑孔子寫了錯別字,就撥劍刻上一土字,剛刻好,烏云滾滾,雷聲大作,轟隆一聲,將土字劈掉,就成了現在這樣一塊殘碑。我們剛才在乾隆御碑上看到“早許三仁,詎惟四字”。四字就是指這通殘碑上的“殷比干墓”,上書“宣圣真筆”,為乾隆皇帝所留。千百年來后莫衷一是,如何證明是先圣真師孔子所留呢?紂亡之后,周之后皆稱之曰商。武王也直名之曰商王受,而獨圣人以殷稱之。嘗曰:丘也殷人也。故殷因于夏禮殷有之仁更不言商。前比干廟而冠以殷,可知為圣人筆也。不然由周而來幾千歲往也,中間兵火頻繁。遭非有神物呵護持,怎能完固,僅有半字之缺? 乾隆對金石玉玩甚有研究,他大筆一揮,以官方權威人士對殘碑作鑒定,從此以后無人爭議。碑文價值關鍵在于歷史圖騰。

      神話傳說

      鹿臺完工后,紂王聽信妲己妖言,欲會見仙姬、仙子。妲己心生一計,于十五日夜請軒轅墳內眾妖狐變成仙子、神仙、仙姬來鹿臺赴宴,享受天子九龍宴席,迷惑紂王。席上,狐貍騷臭難聞。功夫淺薄的妖狐竟露出了尾巴。宴席上的紂王叔比干看得十分真切,宴后將此情告知武成王黃飛虎。經查,眾妖狐都是軒轅墳內的狐貍精。比干便與武成王黃飛虎領兵堵塞妖狐洞穴,放火將狐貍盡行燒死。比干還揀未燒焦的狐貍皮制成一件襖袍,嚴冬時獻于紂王,以懾妲己之心,使其不能安與君前。妲己見襖袍盡是其子孫皮毛制成,心如刀割,深恨比干,誓挖其心。一番思索之后,妲己找來雉雞精胡喜媚,兩人決心共同設計害死比干。

      忽有一日,紂王正與妲己以及新納妖婦胡喜媚(雉雞精)共進早餐,忽見妲己口吐鮮血,昏迷不醒。喜媚道是妲己舊病復發,常有心痛之疾,一發即死。冀州有一醫士張元,用藥最妙,有玲瓏心一片煎湯吃下,此疾即愈,紂王便要傳旨宣冀州醫士張元,喜媚對紂王說朝歌到冀州路途遙遠,并推算說在朝歌惟有丞相比干是玲瓏七竅之心,可借一片食之,紂王信以為真,即命人急召比干。

      比干聞之,既怒且驚,由于先前姜子牙離開朝歌時,曾去相府辭行,見比干氣色晦暗,知其日后必有大難,便送比干一張神符,叮囑在危急時化灰沖服,可保無虞。比干入朝前知己必難,便服飲姜子牙所留符水。比干來到鹿臺下候旨。紂王聽到比干來到,對比干說妲己心痛之疾,惟玲瓏心可愈。聽說皇叔有玲瓏心,乞借一片作湯,治疾若愈,此功莫大焉。比干怒奏:“心者一身之主,隱于肺內,坐六葉兩耳之中,百惡無侵,一侵即死。心正,手足正;心不正,則手足不正。吾心有傷,豈有生路!老臣雖死不措,只是社稷丘墟,賢能盡絕。今昏君聽新納妖婦之言,賜吾摘心之禍;只怕比干在,江山在;比干存,社稷存!”紂王曰:“皇叔之言差矣!總只借心一片,無傷于事,何必多言?”比干厲聲大叫道:“昏君!你是酒色昏迷,糊涂狗彘!心去一片,吾即死矣!比干不犯剜心之罪,如何無辜遭此非殃!”望太廟大拜八拜,泣曰:“成湯先王,豈知殷受斷送成湯二十八世天下!非臣之不忠耳!”遂解帶現軀,將劍往臍中刺入,將腹剖開,其血不流。比干將手入腹內,摘心而出,望下一擲,掩袍不語,面似淡金,徑下鹿臺去了。

      比干一言不發,騎馬飛奔跑了好幾里路,忽然聽見一婦人大叫賣無心菜,比干勒馬即問:“人若是無心如何?”婦人回答:“人若無心即死!”比干登時大叫一聲血如泉涌,一命鳴呼。

      后來,姜子牙助周滅紂成功,奉元始天尊的法旨封神,比干被追封為北斗七星中心的天權宮“文曲星君”。

      《宋史禮志》

      理宗四十年間,屢有意乎禮文之事,雖曰崇尚理學,所謂“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蓋可三嘆。咸淳以降,無足言者。

      今因前史之舊,芟其繁亂,匯為五禮,以備一代之制,使后之觀者有足征焉。

      五禮之序,以吉禮(九月九日)為首,主邦國神祗祭祀之事。凡祀典皆領于太常。歲之大祀三十:正月上辛祈谷,孟夏雩祀,季秋大享明堂,冬至圜丘祭昊天上帝,正月上辛又祀感生帝,四立及土王日祀五方帝,春分朝日,秋分夕月,東西太一,臘日大蠟祭百神,夏至祭皇地祗,孟冬祭神州地祗,四孟、季冬薦享太廟、后廟,春秋二仲及臘日祭太社、太稷,二仲九宮貴神,中祀九:仲春祭五龍,立春后丑日祀風師、亥日享先農,季春已日享先蠶,立夏后申日祀雨師,春秋二仲上丁釋奠文宣王、上戊釋奠武成王。小祀九:仲春祀馬祖,仲夏享先牧,仲秋祭馬社,仲冬祭馬步,季夏土王日祀中霤,立秋后辰日祀靈星,秋分享壽星,立冬后亥日祠司中、司命、司人、司祿,孟冬祭司寒。

      其諸州奉祀,則五郊迎氣日祭岳、鎮、海、瀆,春秋二仲享先代帝王及周六廟,并如中祀。州縣祭社稷,奠文宣王,祀風雨,并如小祀。凡有大赦,則令諸州祭岳、瀆、名山、大川在境內者,及歷代帝王、忠臣、烈士載祀典者,仍禁近祠廟咸加祭。有不克定時日者,太卜署預擇一季祠祭之日,謂之“畫日”。凡壇壝、牲器、玉帛、饌具、齋戒之制,皆具《通禮》。后復有高禖、大小酺神之屬,增大祀為四十二焉。

      其后,神宗詔改定大祀:太一,東以春,西以秋,中以夏冬;增大蠟為四,東西蠟主日配月;太廟月祭朔。而中祀:四望,南北蠟。小祀:以四立祭司命、戶、灶、中霤、門、厲、行,以藏冰、出冰祭司寒,及月薦新太廟。歲通舊祀凡九十二惟五享后廟焉。政和中,定《五禮新儀》,以熒惑、陽德觀、帝鼐、坊州朝獻圣祖、應天府祀大火為大祀;雷神、歷代帝王、寶鼎、牡鼎、蒼鼎、岡鼎、彤鼎、阜鼎、皛鼎、魁鼎會應廟、慶成軍祭后土為中祀;山林川澤之屬,州縣祭社稷、祀風伯雨師雷神為小祀。余悉如故。

      建炎四年十一月,權工部尚書韓肖胄言:“祖宗以來,每歲大、中、小祀百有余所

      影視作品中的比干,罔敢廢闕。自車駕巡幸,惟存宗廟之祭,至天地諸神之祀,則廢而不舉。今國步尚艱,天未悔禍,正宜齋明恭肅,通于神明,而忽大事、棄重禮,恐非所以消彌天災,導迎景貺。雖小祀未可遍舉,如天地、五帝、日月星辰、社稷,欲詔有司以時舉行。所有器服并牲牢禮料,恐國用未充,難如舊制,乞下太常寺相度裁定,省繁就簡,庶幾神不乏祀,仰副陛下昭事懷柔、為民求福之意。”尋命禮部太常裁定:每歲以立春上辛祈谷,孟夏雩祀,季秋及冬至日四祀天,夏至日一祀地,立春上辛日祀感生帝,立冬后祀神州地祗,春秋二社及臘前一日祭太社、太稷。免牲、玉,權用酒脯,仍依方色奠幣。以輔臣為初獻,禮官為亞、終獻。

      紹興三年,復大火祀,配以閼伯,以辰、戍出納之月祀之。二十七年,禮部太常寺言:“每歲大祀三十六,除天地、宗廟、社稷、感生帝、九宮貴神、高禖、文宣王等已行外,其余并乞寓祠齋宮。”自紹興以來,大祀所行二十有三而已,至是乃悉復之。

      舊制,郊廟祝文稱嗣皇帝,諸祭稱皇帝。著作局準《開元禮》全稱帝號。真宗以兼秘書監李至請,改從舊制。又諸祭祝辭皆臨事撰進,多違典禮,乃命至增撰舊辭八十四首,為《正辭錄》三卷。既復命知制誥李宗諤、楊億、直史館陳彭年詳定之,以為永式。祝版當進署者,并命秘閣吏書,上親署訖,御寶封給之。凡先代帝王。祝文止稱廟號。凡親行大祀,則皇子弟為亞獻、終獻。

      五代以來,宰相為大禮使,太常卿為禮儀使,御史中丞為儀仗使,兵部尚書為鹵簿使,京府尹為橋道頓遞使。至是大禮使或用親王,禮儀使專命翰林學士,儀仗、鹵簿使亦或以他官。太平興國九年,始鑄五使印。太宗將封泰山,以儀仗使兼判橋道頓遞事。大中祥符后,凡有大禮,以中書、樞密分為五使,仍特鑄印。

      吊念國神

      維皇(稱)遷中之元載,歲御次乎閹茂,望舒會于星紀,十有四日,曰懷甲申,予揚和淇,右蹀駟鄘西,指嵩原而搖步,順京途以啟征。路歷商區,轄屆衛壤。泛目睇川,縱(覽)觀陸。遂旁睨古跡,游瞰曩風。睹殷比干之墓,帳然悼懷焉。乃命馭駐輪,策驥躬矚,荊棘荒朽,工為綿蔑,而遺猷明密,事若對德。慨狂后之猖穢,傷貞臣之婞節,聊興其韻,貽吊云爾。

      日三才之肇元兮,敷五靈以扶德。含剛柔于金木兮,資明暗于南北;重離耀其炎(輝)兮,曾坎司玄以秉黑。伊(稟)常之懷生兮,昏睿遞其啟則。晝皎皎其何朗兮,夜幽幽而致蔽釋文】維皇(搆)遷中之元載,歲御次乎閹茂,望舒會(於)星紀,十有四日,曰(唯)甲申,予揚和淇,右蹀駟鄘西,指(崧)原而搖步,順京途以啟征。路歷商區,轄屆衛壤。泛目睇川,縱(橫)觀陸。遂旁睨古(跡),游瞰曩風。睹殷比干之墓,(悵)然悼懷焉。乃命馭駐輪,(筴)驥躬矚,荊()荒朽,工為綿(薨),而遺猷明密,事若對德。慨狂后之猖穢,傷貞臣之婞節,聊興其(韻),(詔吊)云爾。

      日三才之肇元兮,敷五靈以扶德。含剛柔于金木兮,資明(闇)于南北;重離耀其炎輝兮,曾坎司玄以秉黑。伊稟常之懷生兮,昏睿遞其啟則。晝皎皎其何朗兮,夜幽幽而致蔽。哲人昭昭而澄光兮,狂夫默默其若翳。咨堯舜之耿介兮,何桀紂之猖敗。沉湎而不知甲兮,終惑已以貽戾。謇謇兮比干,籍胄兮殷宗。含精兮誕粹,置樹兮英風。稟蘭露以滌神,餐菊英而儼容。茹薜荔以蕩識,佩江蘺而麗躬。履霜以結冰兮,卒窘忠而彌濃。千金豈其吾珍兮,皇舉(實)余所鍾。奮誠諫而燼驅兮,導危言以釁鋒。鳴呼哀哉,嗚呼哀哉!

      惟子在殷,實為粱棟。外贊九功,內徽辰共。匡率袞職,德音遐洞。周師還旆,非子誰貢?否哉悖運,逢此不辰,三綱道沒,七曜輝泯。負乘器竊,怠棄天倫,懷城賚怒,讜言焉陳?鬼侯已醢,子不見歟?鄂侯已脯,子不聞歟?微子去矣,子不知歟?箕子奴矣,子不覺歟?何其輕生,一致斯歟!何其愛義,勇若歸歟!遺體既灰,不其惜歟!永矣無返,不其痛歟!鳴呼哀哉,鳴呼哀哉!

      夫天地之長遠兮,嗟人生短多殃。往者子弗及兮,來者子不厥當。胡契闊之屯亶兮,值昏化而永良。曷不相時以卷舒兮,徒委質而顛亡。雖虛名空傳于千載,詎何勛之可揚?奚若騰魂以遠逝,飛足而歸昌。得比肩于尚父,卒同協于周王。建鴻績于盛辰,啟骨宇于齊方。闡穆音乎萬祀,傳冤業以修長。而乃自受玆斃,視竅殷辛,剖心無補,迷機喪身。脫非武發,封墓誰因?(嗚)呼介士,胡不我臣!

      重曰:世昏昏而溷濁兮,日藹藹其無光。時坎廩而險隘兮,氣憤以飛霜。子奚其不遠逝兮,侘傺而阻故鄉。可乘桴以浮滄兮,求蓬萊而為粻。銜芝條以升虛兮,與赤松而翱翔。被芰荷之輕衣兮,曳芙容之赭裳。循海波而飄搖兮,望會稽以歸禹,紉蕙芷以為紳兮,扈荃佩而容與,寫郁結于圣人兮,暢心中之秘語。執垂益而談弄兮,交良朋而儢苦。言既盡而東騰兮,吸朝霞而長舉。登毗巖而悵望兮,眺扶桑以停佇。

      謁靈威以問路兮,乘谷風而扳宇。假載于羲和兮,憑六蠄以南處。翥衡岳而顧步兮,濯沅湘以自潔。嚼炎州之八桂兮,踐九疑而搖裔。

      即蒼梧而宗舜兮,拂埃霧以就列。采輕越而肅帶兮,切寶犀以貫介。淳風之淪覆兮,話簫韶之湮滅。召熊貍而敘釋兮,問重華之風桀。爾乃飲正陽之精氣兮,游丹丘而明視,捐祝融以求鳥兮,御朱鸞以修指。因景風而凌天兮,回靈鵬以西履。降黃渚而造稷兮,慰稼穡之艱難。訪有邰之詵詵兮,遇何主而獲安?然后陟昆之翠嶺兮,攬瓊枝而盤桓,步懸圃以溜湸兮,咀玉英而折蘭。歷崦嵫而一顧兮,府沐于洧盤。仰徒倚于閶闔兮,請帝閽而啟關。天沉寥而郭落兮,地寂漻而遼閬。餐淪陰以(畀)氣兮,佩瑤玕而鳴鏘,拜招矩而修節兮,少躊躇以相羊。祈騮而(總)韁兮,隨泰風以飄揚。瞰不周而左旋兮,縱神駟以北望。尋流沙而騁轡兮,暨陽周以(世)駕。靡蕓芳以馥體兮,索夷杜而互衙。

      奉軒轅而陳辭兮,申時俗之不暇。適岐伯而修命兮,展力牧以問霸。歙沆瀣之純粹兮,歸寒門之層冰。聆廣莫之-颲瑟兮,覿黔羸而回凝。擁玄武以涉虛兮,亢神(寘)而威陵。象暖暖而(掩)郁兮,途曼曼其難勝。策飛廉而前驅兮,使燭龍以輝澄。歸中樞而睇睨兮,相玄漠之已周。慨飛魂之無寄兮,颯裙袂而上浮。引雄虹而登峻兮,揚云旗以軒游。躍八龍之蜿蜿兮,振玉鸞之啾啾。搴慧星以朗導兮,委升軔乎大儀,敖重暘之帝宮兮,凝精魄于旋曦。扈陽曜而靈修兮,豈傳說之足奇。但至慨之不悛兮,寧溘死而不移。

      (北魏)孝文帝譯文:趙彥

      我皇朝遷移中原時之記載,朕這一年二次命令宦官,正處于夏歷每月十五日的時間,(十一月)十四日,懷念甲申年,我高揚平靜的淇水,右史慢步駕著四匹馬的車遷往諸侯國西(今衛輝),走向中岳嵩原地代(今洛陽),順著京城道路開始遠行。路過商朝地區,停到了輝地。斜著眼仇視了一下山川,縱著目觀看陸地。斜看隧道旁邊看不起這里古跡,從容地俯視著過去的風氣。看見殷比干之墓,依然感哀懷念。于是派車停留在這里,此形勢下好馬彎曲著身體而注目著。多刺的落葉灌木荒涼腐草,長于延續無建設,因為傳有明顯的秘密,事情必須對德相合。慨狂殺后并狂行軟禁,損害堅定之君的倔氣,無法建設揣測恰恰相反,只可吊祭云爾。

      (北周)宣帝

      (北周)李孝貞執筆

      譯文:趙彥

      原文:自獨夫肆虐,天下崩離。觀竅剖心,固守誠節。忠逾白日,羲概秋天。羲皇已來,一人而已。

      譯文:自從比干殘暴剖心并軟監,商朝江山徹底失敗。觀看心竅殷紂王剖心無捕差史,固守誠節殷比干。忠心越過白天(狂陣將玄以秉黑),在秋天遭受八卦陰陽肇元陣(夏歷九月二十六日被紂王殘殺二十八日下午申時布陣)。從遠古羲皇(伏羲畫八卦,文王作卦辭)以來,比干一人遭受此陣。

      管輅神書

      《管輅神書》卷之十五

      論終身(比干為上吉)

      干支(天干地支)課作提綱,先審安身無所傷(先看比干后代安危)。事業一生經歷處,存亡隱見莫胡詳(比干亡到習近平時代可知)。六壬課以干為主。干者,我也(我用干測)。其干支課傳上神皆我之用(干作上神測測看),有以首課入傳為終身經歷者(看他們的后代經歷者),有以支起入傳為終身經歷者(有以支測),有以干之陰神起傳為終身經歷者,有以支之陰神起傳為終身經歷者,有以初傳末傳作鬼歸干支為終身經歷者,皆以生干比干為上吉;若干克干上神,支課用上神為次吉,是安身無所傷也(可見比干安天神即上神比干后代才是大吉)。

      此為上吉之數。若干支上神、用傳上神(在沒法安上神之前傳上神時比干后代情況)或克害刑沖破干,是我身無所安著,以至絕嗣敗家,災訟喪命(可見古有敗家喪命),終身無成(也有終身無成)。下等之數也(最為下等)。務宜詳之(辦事就會知道)。若占功名,則以克我者為官(后代克干者才能為官),又從貴論,不在此限也(談貴并不在限制)。干祿得地可榮身,略有些傷支用尋(稍有點傷支)。尋到好地方住腳(可以找到好地方落腳),有些疑惑不堪停。承上言,既審上無所傷(后代查上代無所傷者),尤宜看干上之祿神,得地則求名有祿,有祿可享,庶人有祿可用,九流百工技藝生意可資(可見不傷者生意可資),要不空陷,并年命干支傳用又不來刑沖克破(傳上神時不受沖克破的限制),此祿斯謂祿無所傷,終身可守富貴,乃美數也。

      若祿被刑沖破陷(如果比干安成祿神讓沖克破陷入),是祿有傷(可見守富貴者傷),既無所靠(無人幫助),則尋支上神之祿(如果用上神祿),或無祿則尋用傳上之祿神,無空陷刑沖破克害為吉(可見沖破克害變吉)。蓋干祿乃自身營為之祿,支祿家中現成之祿,用傳之祿,往來營求之祿也。三者得一為美數。如三者俱無或有祿不吉,則無所立腳,不可停守矣。或財或比或生身,無傷無克細推尋。得個穩中堪下腳,莫令衰敗又無存(可見把比干搞成祿神的危險性)。

      如課傳無祿可依(祿神不行),當尋我之財(如果干變成財神),或比,或生,俱要無刑沖克破害(并沒有解決刑沖克破害的問題,刑沖克破害指:八卦陰陽肇元陣軟監比干),方為平穩,可立腳矣(財神立腳后)。若有所傷(比干后代一有所傷)而又入衰敗之鄉(當地衛輝也跟著衰敗),則無靠也。先審干上作元因(先審查干的上面因素),次把用傳配合尋(要合理尋查)。初不成傳方看二(財神并不是所傳看二出現),方知此事得何因原本作“若不成傳方看救(怎樣去救),要知救我有何神(干用何神去救)。課無全吉(如果不去安神支并不是全吉),宜先尋干上以究共原因(先去查看干上以研究共同原因),次看用傳以審其運用(次看有什么運用,做為次要)。

      如初傳空克有傷(開始安的空克財神有傷),(造成后果以下)則看中傳末傳有何救我之神(看看中傳末傳內容何人來救我之神),

      何方可靠,何人可依,

      何事可為,雖不能成,

      亦為終身之依。

      數中無依,斯為下也。

      然壬課有吉有兇,又不可執一而論。如占功名,明無官星,或有官星而變空克,則又以暗遁得官星,父母得地無傷,所臨吉神吉煞,亦可取貴(父母無傷臨吉神才能取貴)。如遁再兇,是功名不成矣。如常人占,明無財星,或有財星空克,又以暗遁得財星,父母得地無傷神吉煞,所臨有吉,亦可取財(父母無傷臨吉神才能取財);若遁干又無所取,則財不聚矣。又有明吉而遁兇,亦為有害(有吉含兇有害),務宜詳之。

      又察年(解決方案到了察年)命上神(國神比干),與日干并用神,或生或比,或刑克沖破害(才能解決刑克沖破害化災難為吉),方為得體也。

      藝術形象

      文學形象

      屈原《楚辭 七諫·沉江》 

      影視形象

      計鎮華飾比干(藍天野版《封神榜》)

      魯振順飾比干(陳浩民版《封神榜之忠義乾坤》)

      郭凱敏飾比干(馬景濤版《封神榜之鳳鳴岐山》)

      吳岱融飾比干(陳鍵鋒版《封神英雄榜》)

      游戲形象

      天子傳奇布袋戲人物。商朝三朝肱股元老,位高權重的皇叔,盡心盡力輔佐紂王朝政,可惜忠言進諫卻不比妲己妖言諂媚,慘遭陷害挖出碧血丹心的七竅玲瓏心,治妲己心悸之癥,反而治好先天心臟病,封星。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开心丁香婷婷深爱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