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vjhnf"></output>

      <code id="vjhnf"></code>
      <code id="vjhnf"></code>

    2. 瞿式耜

      瞿式耜

      中文名:
      瞿式耜
      別名:
      字起田、在田
      國籍:
      明朝
      人物簡介:

      瞿式耜(1590年—1650年)字起田,號稼軒、耘野,又號伯略,漢族,江蘇常熟人,明末詩人、官員、民族英雄。

      瞿式耜早年拜錢謙益為師,1616年中進士, 后授江西永豐知縣,頗有政績。 1623年丁父憂返里,與西洋教士艾儒略(JulesAleni)往還,后受洗入教,取名多默(Thomas),曾為艾氏所著《性學觕述》作序。

      1628年,擢戶科給事中,屢疏劾斥掌權佞臣,皇帝多采其言。后遭溫體仁、周延儒等排擠陷害,與其師錢謙益同貶削,繼而罷歸常熟。式耜在鄉頗治園林,以詩酒自遣,集大儒雋語為《媿林漫錄》十卷。

      1644年李自成攻克北京,福王在南京建立政權,瞿式耜出任應天府丞,旋擢為右僉都御史,巡撫廣西。

      1645年夏,瞿式耜抵梧州,時南京已破,魯王監國于紹興,唐王亦稱號于福建,靖江王亦于稍后監國于桂林,瞿式耜以為當立者應為永明王由榔,故與丁魁楚等合力擒靖江王,亦不入閩就唐王封職。

      第二年,唐王殉國,朱由榔立于肇慶,瞿式耜進吏部右侍郎。后清兵破贛州,瞿式耜留肇慶。明年,改元永歷,清兵陷肇慶,乃走梧州,旋護帝至桂林,升任兵部尚書。瞿式耜曾自澳門借得葡兵三百人、重炮數門,故一時收復失地甚多,桂林亦因之而久守,后封臨桂伯。

      1650年,南明朝臣互詆,糧餉匱乏,清兵自全州進,桂林大亂,城中無一兵,瞿式耜獨不去,與總督張同敞相對飲酒,日賦詩唱和,得百余首。后從容就逮,孔有德勸降不屈。又于囚中作臨難表疏,與張同敞同在桂林風洞山仙鶴嶺下英勇就義。 

      明朝名人推薦
      中文名
      瞿式耜
      別名
      字起田、在田
      國籍
      明朝
      民族
      漢族
      出生地
      南直隸-蘇州府-常熟縣
      出生日期
      1590年
      逝世日期
      1650年
      職業
      明末詩人、南明政治人物
      信仰
      天主教
      媿林、稼軒、耘野、媿林居士
      教名
      多默(Thomas)
      謚號
      文忠—忠宣

      生平經歷

      早期經歷

      瞿式耜,字起田,號伯略,別號稼軒。家居常熟藕渠鄉(今天已并入虞山鎮),祖父瞿景淳中會元后遷居城里,所在街被稱”會元坊”(現在中巷西段)。瞿式耜生于1590年(萬歷十八年)。二十七歲時,中進士。 第二年,出任江西吉安府永豐縣知縣,已嶄露政治才能。 天啟年間,太監魏忠賢專橫跋扈,殺害正派人士。 瞿式耜同情受害者,不為惡勢力屈服。 

      1628年(崇禎元年),任戶科給事中,這種官職的設立,原意是對

      政府部門起一定監察作用,他覺得可以舒展抱負了。七個月里,連上二十多封奏疏,他竭力主張:”要挽回危局,必須”回本清源”,抨擊還高居相位的魏忠賢余黨,為被害人昭雪,扶持正氣。 對朝政設施,多所建白。當時,滿洲努爾哈赤建立后金政權,和明王朝分庭抗禮,不斷向南入侵。瞿式耜早有警覺,連上好幾封奏疏,要求增儲軍糧,教練士兵修好邊墻,講求武備,舉薦徐光啟、李之藻、孫元化等一批能臣。可是瞿式耜的行動觸犯了當權者的利益,遭到溫體仁、周延儒等排擠陷害,不久,被削職回家。 

      崇禎中,初詔會推閣員。禮部尚書溫體仁資序最深,顧與沈一貫同鄉里,為一貫死黨,主張時局。式耜建議,斥不與會推列。體仁結周延儒,通宮禁,既得要領,上疏自訟,因訐禮部侍郎錢謙益浙闈曖昧事,為不當與枚卜,而部科黨之。上召赴平臺面詰。式耜抗言:浙闈舉錢千秋卷弊,獄已久定,事坐分考,顯與謙益無涉。體仁慍不得與枚卜,羅織自薦,猾而無恥,古今無與為比。即甚亂國,未有以爭而得相者,況陛下勵精之始政乎。上不懌,然未有以折也。會戶科給事中郝土膏大聲疾言,失奏對體。上遂震怒,械式耜、土膏及都給事中章允儒,下法司,皆削職。

      1644年(崇禎十七年)三月,李自成農民起義軍攻下北京,崇禎帝在煤山自殺。滿族趁吳三桂借兵機會,大舉進入山海關。農民軍措手不及,退出北京。五月,順治帝進入北京,開始武力征服全中國。與此同時,福王朱由崧在南京建立弘光政權。瞿式耜被任命為廣西巡撫。 瞿式耜認為,廣西在中國西南一角,山重水復,進可以攻,退可以守,是舉足輕重的戰略要地,就帶著邵氏夫人向廣西進發。半路上,南京陷落,到處人心惶惶。到梧州上任,他督促生產,勸告人民安心耕種;一面招募士兵,認真訓練,修筑城堡,加強防守。在短短時間里,浮動的人心,逐漸安定下來。

      擁立桂王

      繼弘光政權以后,明唐王朱聿鍵在福州建立隆武政權,繼續抗清。 不意在桂林的靖江王朱亨嘉不承認隆武政權,自稱”監國”,建立政權。派人拉攏瞿式耜。 被瞿式耜嚴詞拒絕,寫信責備朱亨嘉:”國家正處在千鈞一發的時候,福建已立帝復國,應該齊心協力挽救危難,怎能鷸蚌相爭,”還通知少數民族的武裝力量,又遭拒絕, 朱亨嘉不禁惱羞成怒,帶兵趕到梧州,用武力威脅。瞿式耜被橫拖倒曳,還是面不改色,斥責那種罪惡行徑。于是,被帶回桂林,囚禁起來。 隆武政權的軍隊,把朱亨嘉打得走投無路。朱亨嘉困桂林,只得勸說瞿式耜協助守城。瞿式耜聯絡朱亨嘉的軍官焦璉,和城外軍隊取得聯系,里應外合,把朱亨嘉擒獲。這次分裂活動被粉碎了。 

      后唐王朱聿鍵擢升瞿式耜為兵部右侍郎,協理戎政。瞿式耜不入朝,退居廣東。 

      1646年(順治三年、隆武二年)八月,清兵破汀州,隆武帝被殺。消息傳來,瞿式耜和大臣們擁立桂王朱由榔做皇帝,年號”永歷”,瞿式耜升任吏部右侍郎、東閣大學士,兼掌吏部事。 瞿式耜和大臣們原意希望他能發憤圖強,抗擊清兵,收復失地。

      1646年(順治三年、隆武二年)清兵南下,贛州被攻破,司禮王坤脅迫永歷帝赴梧州。 十一月,蘇觀生在廣州擁立唐王朱聿鐭。瞿式耜與魁楚等商議迎永歷帝去肇慶,遣總督林佳鼎靜觀,被清兵打敗。瞿式耜視師峽口。十二月望,清兵破廣州。王坤帶著永歷帝西走。 

      領兵抗清

      在清兵南下的時候瞿式耜沉著指揮,依靠軍民團結,短短的十四個月里,抗擊了清兵三次對桂林的進犯。

      第一次是 1647年(順治四年、永歷元年)。

      1647年(順治四年、永歷元年)正月,清兵破肇慶,逼梧州,巡撫曹曄迎降。永歷帝想去湖廣找何騰蛟,丁魁楚、呂大器、王化澄等皆紛紛自逃命去了,只有瞿式耜及吳炳、吳貞毓等守在永歷帝身邊,于是由平樂抵桂林。 

      1647年(順治四年、永歷元年)二月朱由榔在桂林,聽到平樂被襲,馬上要逃到全州。瞿式耜反復勸說,甚至痛哭流涕也不聽。臨走時,要瞿式耜一起走。瞿式耜說:”皇上要我一起走,是對我關心,但我負有保衛桂林的責任,就是為它犧牲,也心甘情愿。”自請留守桂林。永歷帝最后答應他,升任文淵閣大學士,兼兵部尚書,賜劍,便宜從事。平樂、潯州相機被攻破,桂林危在旦夕。 

      1647年(順治四年、永歷元年)三月,清兵已攻陷平樂,瞿式耜估計敵人必然要爭奪桂林,一面調度糧草,一面把駐在黃沙鎮的焦璉部隊調回桂林。瞿式耜把自己俸銀也湊上去犒賞將士。 冷不防第二天上午清兵突然襲擊桂林,攻入文昌門。瞿式耜沉著指揮,依靠焦璉、白貴、白玉等部隊奮勇廝殺,清兵全面潰退。 

      第二次是同年五月,奉命到桂林駐防的劉承胤部和焦璉部發生摩擦,劉部大掠桂林而去,焦部也出駐白石潭。瞿式耜估計形勢危急,促焦璉回城,并把久雨淋壞的城墻缺口修復,要他們協力同心,嚴加防守。 清兵偵知桂林已是空城,又在兵變之后,人心惶惶,就再一次襲擊桂林。滿以為這一下子不費吹灰之力可占桂林,因此不但把準備奪下城池后的官吏委派停當,連一切應用什物也帶了來。沒想到瞿式耜分門防守,發炮轟擊城外敵兵,自早到午,連續作戰。瞿式耜帶領守城官吏,把存儲的糧食,蒸成飯,送到前線。 第二天清晨,焦璉率部隊冒雨出擊,出乎敵兵意外,棄甲丟盔,紛紛逃竄。 預伏在隔江的軍隊,炮銃齊發。清兵被打得落花流水,望到山上樹木,也當作明朝軍隊。

      瞿式耜初希望永歷帝返回全州,永歷帝不聽。然后他請請永歷帝去桂林,永歷帝才答應,不就武岡被攻破,永歷帝由靖州逃走到柳州,瞿式耜再次請永歷帝去桂林。十一月,清兵自湖南逼向全州,瞿式耜和何騰蛟領兵抵抗。不就梧州再次被攻破,永歷帝這是在在象州,又要向南寧逃去。大臣最后力爭,十二月才還桂林。 

      第三次是1648年(順治五年、永歷

      二年)二月,聯明抗清的農民軍將領郝永忠,在靈川戰役中受挫,退到桂林, 受到當地駐軍的歧視,發生了所謂”二月兵變”,事態擴大了,郝永忠還派軍官難為瞿式耜。 以后,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瞿式耜也只得退駐樟木港。

      郝永忠請永歷帝向西逃走。瞿式耜力爭,永歷帝不聽。左右的侍衛都簇擁著永歷帝趕緊離開,瞿式耜又爭。永歷帝說:”瞿愛卿只不過想為社稷盡忠。”瞿式耜為泣下沾衣。王甫獨立離開,郝永忠隨即大肆掠奪,殺太常卿黃太元。瞿式耜的家也被搶掠,家人拿出何騰蛟的令箭,才混出城去。日中,趙印選諸營從靈川趕到,也是掠奪一番,城內外遭受洗劫。郝永忠逃向柳州,印選等逃向永寧。 

      三月初瞿式耜回城,料理善后事宜,首先是安定人心,加強戰備。督師何騰蛟帶兵來保衛桂林。 二十二日,清兵果然又一次進犯桂林。瞿式耜式耜和何騰蛟研究作戰方略,指揮三路出擊,將士奮不顧身,反復沖殺,清兵全面潰退。桂林幾次轉危為安,大大發定了民心,鼓舞了斗志。 瞿式耜當時以大學士兼吏、兵兩部尚書,力主調和主客,聯合農民軍共同抗清,又由于何騰蛟指揮得當,各路軍隊相互配合,取得了麻河、全州等幾次大戰役的勝利;降清將領金聲桓、李成棟等先后反正,聲勢稍振。 

      1649年(順治六年、永歷三年)何騰蛟殉國后,瞿式耜式耜兼任督師時,還陸續收復靖州、沅州、武岡、室慶等府縣。無奈南明里爭權奪利,猜忌傾軋,甚至企圖牽制瞿式耜;部隊又長期戰斗。得不到休整,大大削弱了戰斗力。 

      留守桂林

      1650年(順治七年、永歷四年)正月,南雄被清兵攻破。永歷帝逃向梧州。 不就全州再度陷落,嚴關失守,前線潰退下來的官軍,沿途擄掠,秩序大亂。駐城將領不戰而逃。瞿式耜氣憤到極點,捶胸頓足說:”國家把高官厚祿給這些人,現在這般行徑,可恥!可恥!”形勢越來越壞,男女仆從也走散了。他的侍從武官備馬請他出城暫,勸他說:”大人是國家棟梁,一身關系國家安危,突圍出去,還可號召四方愛國志士,再干大事。”又說:”二公子(瞿玄銷)經歷千難萬苦,從常熟趕來看大人,只需暫避一下,父子就能見面了。”瞿式耜揮揮手說:”我是留守,我沒有守好這個地方,對不起國家,還顧什么子女!” 整整衣冠,端坐在衙門里。 總督張同敞,從靈川回桂林,聽說城里人已走空,只有瞿式耜沒走。 

      張同敞平時十分敬重瞿式耜,立即泅水過江,趕到留守衙門,見瞿式耜說:”形勢這么危急,你怎么辦?”瞿式耜說,”我是留守,有責任守好這地方,‘城存與,城亡與亡’。今天,為國家而死,死得光明磊落。你不是留守,為什么不走”。張同敞聽了說:”要死,就一起死,老師,你難道不允許我和你一起殉難嗎?” 就在旁邊椅子上坐下來,和瞿式耜一起飲酒。東方漸漸發白,清兵沖進衙門,要捆綁他們。 瞿式耜說:”我們不怕死,坐等一夜了,用不著捆綁。”和張同敞昂首闊步走出衙門。

      這次攻陷桂林的是清定南王孔有德,是原明朝登州守將。他一心想收降瞿式耜。 曾寫信

      勸降,瞿式耜”焚書斬使”,作了明確答復。這次聽到瞿式耜被俘,很高興,看到瞿式耜進來,贊嘆著說:”你是瞿閣部嗎?好閣部!”瞿式耜笑笑說:”你是王子嗎?好王子!”。 孔有德還是勸降,反復引譬,都被瞿式耜嚴詞拒絕。孔不認識張同敞,要他跪。張同敞不跪,反而揭孔有德的老底,破口大罵。孔惱羞成怒,打張同敞耳光;手下的衛士,有的撳張同敞頸椎骨,要他低頭;有的用刀背敲張同敞膝骨,要他下跪。臂骨被打折,一只眼睛被打瞎。瞿式耜看到這種暴行,遏制不住心頭憤怒,挺身遮住張同敞大聲說:”這是總督張同敞,是國家大臣,他和我一樣抱定為國犧牲的決心,要死,我們一起死,不得無禮!”

      孔有德知道一時無法勸說,命令把兩人囚禁在風洞山(今稱疊彩山)臨時監獄里。 關在不同的房間,但允許二人互通消息,以圖徐徐勸降。 同時,他還派人送去精美食物,但都被兩個人掀翻在地,斥為”豬狗食物”,直到送飯人換成了一個前明的禮部主事方才罷手。

      瞿式耜在囚室里,孔有德仍然不止一次地派人勸降,都被拒絕。后來,孔有德降低了希望,提出只要二人剃發為僧即可免于一死也被嚴詞拒絕。 瞿式耜被囚中他寫了不少詩,反映了堅貞不屈的民族氣節以及忠貞不渝,為國獻身的精神,

      關押期間與張同敞詩歌唱和,后來匯編為《浩氣吟》, 其中式耜的兩句是這樣寫的:”莫笑老夫輕一死,汗青留取姓名香。”張同敞則回應:”衣冠不改生前制,名姓空留死后詩。”

      在《浩氣吟》詩里,瞿式耜把自己比做漢朝時身陷匈奴,冰天雪地中苦熬十九年而不屈的蘇武,比做南宋末年支撐半壁江山,抗擊元朝軍隊,終于力盡被俘、殺身成仁的文天祥。他把自己生死置之度外,卻念念不忘國家的抗清大業。他寫了一封密信給焦璉,告訴他清兵在桂林的虛實情況,要他迅速襲擊桂林。恐怕因自己囚禁而焦璉有所顧慮,又叮囑說:”事關中興大計,不要考慮我個人得失。”這封信被巡邏兵搜獲,獻給孔有德,孔知道無法改變他報國的決心了。 

      慷慨赴死

      十一月十六日這天的早晨,忽然有清兵開門,聲稱:”請瞿閣部、張大人議事。”二人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于是瞿式耜神色不驚的對來人講到:”稍等片刻,待我寫完《絕命詞》。”于是,瞿式耜提筆寫道:”從容待死與城亡,千古忠臣自主張。三百年來恩澤久,頭絲猶帶滿天香!” 然后,二人整肅衣冠,向南行五拜三叩頭之禮(辭帝之禮),置于幾案詩稿之上,攜手同步,出得門來。

      瞿式耜笑著對張同敞說道:”我二人多活了四十天,今日,真是死得其所!”張同敞大

      聲言道:”今天出去,死得痛快!我死后當為厲鬼,為國殺虜擊賊!”說著,他從懷中掏出珍藏的網巾戴于頭上,”服此于地下見先帝!” 

      瞿式耜二人行至桂林城北疊彩山,他眺望遠處,目之所及,依舊滿目風光,桂林山水,于是對劊子手說:”我生平最愛山水佳景,此地頗佳,可以去矣!” 

      張同敞心情卻是激蕩萬千,他生平曾說過:”我聽說忠臣孝子的德行會感動上天。”1650(順治七年、永歷四年)農歷閏十一月十七日兩人在仙鶴巖(風洞山南),慷既就義。 

      瞿式耜、張同敞二人死后,已經出家為僧、法名性因的原明朝大臣,被瞿式耜營救下來的金堡出面安葬了二人。

      瞿式耜殉國后,永歷朝給謚”文忠”。1652年(順治九年、永歷六年)七月,聯明抗清的原農民軍將領李定國收復桂林,要為瞿式耜立祠紀念,并召見其孫瞿昌文,支持瞿昌文為祖父歸葬故鄉虞山拂水巖牛窩潭。1679年(康熙十八年),遷葬于虞山拂水巖牛窩潭。1776年(乾隆四十一年),乾隆帝下令編纂《貳臣傳》,將凡是投靠清朝的原明朝官員均列入其中,就連開國重臣范文程也一并入選,而對為明室盡忠者則大肆褒揚,瞿式耜原先在永歷朝被追謚為”文忠”,這時又被追謚為”忠宣”。

      人物評價

      《明史》評價:何騰蛟、瞿式耜崎嶇危難之中,介然以艱貞自守。雖其設施經畫,未能一睹厥效,要亦時勢使然。其于鞠躬盡瘁之操,無少虧損,固未可以是為訾議也。夫節義必窮而后見,如二人之竭力致死,靡有二心,所謂百折不回者矣。明代二百七十余年養士之報,其在斯乎!其在斯乎!

      《明季南略》論式耜的疏奏說:”永歷駐肇慶,疏奏諄諄,以歲月稍暇,財賦優裕,用心盡力,修內治以自固,嚴外備以自強,且一材一藝之士,靡不收羅幕府。每慨人才易盡,凡趼足而至者,非懷忠抬義之人,亦亂世取功名之士,人之歲月精神,不用之于正,則用之于邪,安可驅為他人用哉!人咸以桂林為稷下。” 

      《南明史》評價:瞿式耜、張同敞在可以轉移的時候不肯轉移,寧可束手待斃,這種現象在南明史上并不少見。究其心理狀態主要有兩點:一是對南明前途已經失去了信心。張同敞在桂林失守前不久對友人錢秉鐙說:”時事如此,吾必死之。”錢氏開導說:”失者可復,死則竟失矣。”同敞傷心備至地回答道:”雖然,無可為矣!吾往時督兵,兵敗,吾不去,將士復回以取勝者有之。昨者敗兵踣我而走矣,士心如此,不死何為?”瞿式耜的經歷比張同敞更復雜,他既因封孫可望為秦王事不贊成聯合大西軍,對郝永忠、忠貞營等大順軍余部忌恨甚深,而傾心倚靠的永歷朝廷文官武將平時驕橫躁進,一遇危急或降清或逃竄,毫無足恃,已經感到前途渺茫了。其次,根深蒂固的儒家成仁取義思想也促使他們選擇了這條道路。與其趁清軍未到之時離開桂林也改變不了即將坍塌的大廈,不如待清軍入城后,以忠臣烈士的形象博個青史留名。盡管這種坐以待斃的做法多少顯得迂腐,還是應當承認瞿式耜、張同敞的從容就義比起那些貪生怕死的降清派和遁入空門、藏之深山的所謂遺民更高潔得多,理應受到后世的敬仰。

      主要著作

      瞿式耜著有詩文十卷,1835年(道光十五年)有木刻本 《瞿忠宣公集》。1981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增補校訂出版改稱《瞿式耜集》。

      詩作

      《絕命詩》 

      《詠梅贈王烏程方輪調官歸里時以不阿烏程相致調》 

      瞿式耜在獄中曾賦詩,日與同敞相賡和,并把所賦的詩百余首題名《浩氣吟》,在詩集前,瞿式耜自序說:庚寅十一月初五日,聞警諸將棄城而去,城亡與亡,余誓必死,別山張司馬,自江東來城,與余同死,被刑不屈,累月幽囚,漫賦數章,以明厥志,別山從而和之。

      瞿式耜的《浩氣吟》載于《明季南略·卷十五》中的共有律詩七言八首。

      《浩氣吟》序曰:

      《浩氣吟·

      其一》 

      《浩氣吟·其二》 

      《浩氣吟·其三》 

      《浩氣吟·其四》 

      《浩氣吟·其五》 

      《浩氣吟·其六》 

      《浩氣吟·其七》 

      《浩氣吟·其八》 

      《歸莊·其一》 

      《歸莊·其二》 

      《歸莊·其三》 

      《歸莊·其四》 

      《歸莊·其五》 

      《浩氣吟》

      疏文

      《明季南略》還有瞿式耜的《臨難遺表》一文,文中敘述式耜由十月初五至十四日被執不屈的概況。 

      罪臣瞿式耜謹奏。臣本書生,未知軍旅,自永歷元年,謬膺留守之寄,拮據四載,力盡心枯。無如將悍兵驕,動鎮諸臣,惟以家室為念。言戰言守,多屬虛文,逼餉逼糧,刻無寧晷,臣望不能彈壓,才不能駕馭,請督師而不應,求允放而不從。馴至今秋,灼知事不可為,呼吁益力,章凡數上,而朝廷漠然置之。近于十月十三日,集眾會議,搜括懸賞,方謂即不能戰,尚可以守。忽于十一月初五之辰,開國父趙印選,傳到安塘報一紙,知嚴關諸塘盡已失去,當即飛催印選等星赴危急,而印選鑄躇不前,臣竊訝之,詎意其精神全注老營,止辦移營一著,午后遣人再偵之,則已叢室而行,城中竟為一空矣。

      臣撫膺頓足曰:”朝廷以高爵餌此輩,百姓以膏血養此輩,今遂作如此散場乎?”至酉刻,督臣張同敞從江東遙訊城中光景,知城中已虛無人,止留守一人尚在,遂涸水過江,直入臣寓。臣告之曰:”城亡與亡,自丁亥三月已拼一死,吾今日得死所矣。子非留守,可以無死,盎去諸!”同敞毅然正色曰:”死則俱死,古人恥獨為君子,君獨不容我同殉乎?”即于是夜明燈正襟而坐,時臣之童仆散盡,止一老成,尚在身旁,夜雨涔涔,遙見城外火光燭天,滿城中寂無聲響,迨坐至雞唱,有守門兵入告敞曰:”大清已圍守各門矣。”天漸明,臣與同敞曰:吾二人死期近矣!辰刻,噪聲始至靖江府前,再一刻,直至臣寓,臣與同敞危坐中堂,吃不為動,忽數騎持弓腰矣,突至臣前,執臣與同敞而去。

      臣語之曰:”吾等坐待一夕矣:毋庸執!”遂與偕行。時大雨如注,臣與同敞從泥淖中踔跚數時,始至靖江府之后門。時大清定南王孔有德,已坐王府矣!靖江父子亦以守國未嘗出城,業已移置別室,不加害。惟見甲仗如云,武士如林。少之,引見定南,臣等以必死之身不拜,定南亦不強,臣與同敵立而語曰:”城已陷矣!惟求速死。夫復何言。”定南霽色溫慰曰:”吾在湖南,己知有留守在城中,吾至此,即知有兩公不怕死而不去,吾斷不殺忠臣,何必求死!甲申闖賊之變,大清國為先帝復仇,且葬祭成禮,固人人所當感激者,今人事如此,天意可知。”臣與同敞復定南.:”吾兩人昨已辦一死,其不死于兵未至之前,正以死于一室,誠不若死于大廷耳!”定南隨遣人安置一所。臣不剃發,亦不強。只今大清兵已克千樂、陽朔等處,取梧祇旦晚間。臣涕下沾襟,仰天長號曰:”吾君逐至此極乎!”

      當年擁戴一片初心,惟以國統絕維之關系乎一線,不揣力綿,妄舉大事。四載以來,雖未豎有寸功,庶幾保全尺土,豈知天意難窺,人謀舛錯,歲復一歲,竟至于斯,即寸磔臣身,何足以蔽負君誤國之罪?然累累諸勛躬受國恩,敵未臨城,望風逃遁,大廈傾圮,固非一木所能丈也:臣酒淚握筆,具述初五至十四十日內情形,仰?圣聽,心痛如割,血與淚俱。惟愿皇上,勿生短見,暫寬圣慮,保護宸躬,以全萬姓之命,以留一絲之緒,至于臣等罪戾,自知青史難逃,竊計惟有堅求一死,以報皇上之隆恩,以盡臣子之職分,天地鬼神實鑒臨之,臨表不勝嗚咽瞻仰之至。” 大學士臨桂伯瞿公之殉難也祚明既作長律三十韻吊之已而得公與張別山司馬臨難唱和之作八首復次韻如其章數亦不盡同前詩之旨或不嫌言之重辭之復也。

      其他

      《愧林漫錄》、《職方外紀小言》、《瞿忠宣公集》、《媿林漫錄》。

      擔任職務

      職銜

      任期

      出處

      吉安永豐知縣(江西永豐縣令)

      萬歷46年-天啟3年

      《清代名人傳略 ·上冊》166頁

      戶科給事中

      崇禎元年

      《清代名人傳略 ·上冊 》166頁

      應天府丞

      (南明福王)崇禎十七年-弘光元年

      《清代名人傳略 ·上冊》 167頁

      右僉都御史

      (南明福王)崇禎十七年-?

      《新校本明史 ·280卷》

      廣西巡撫

      (南明福王)弘光元年

      《清代名人傳略 ·上冊》 167頁

      兵部右侍郎(未往就)

      (南明唐王)[不詳]

      《清代名人傳略·上冊》 167頁

      東閣大學士

      (永明王朱由榔)紹武元年

      《南雷學案·4卷》 376頁

      吏部右侍郎

      (永明王朱由榔)紹武元年-?

      《新校本明史·280卷》

      文淵閣大學士

      (南明桂王)紹武元年-?

      《清代名人傳略 ·上冊 》167頁

      吏部尚書

      (南明桂王)永歷元年-?

      《清代名人傳略·上冊》 167頁

      兵部尚書(吏部尚書兼)

      (南明桂王)永歷元年-?

      《清代名人傳略·上冊》 167頁

      太保

      (南明桂王)永歷元年

      《南雷學案 ·4卷 》376頁

      中極殿大學士

      (南明桂王)永歷元年-?

      《南雷學案 ·4卷》 376頁

      少師兼太子太師

      (南明桂王)永歷元年-

      《小腆紀傳 ·28卷》 300頁

      臨桂伯

      (南明桂王)永歷元年-

      《清代名人傳略 ·上冊》 168頁

      太子太傅

      (南明桂王)永歷元年-

      《清代名人傳略 ·上冊》 168頁

      粵國公

      (南明桂王)[不詳]

      《小腆紀傳·28卷》 308頁

      賜黃鉞龍旌

      (南明桂王)[永歷元年]-

      《小腆紀傳·28卷》 307頁

      參考資料來源: 

      故里和墓地

      故里

      洪湖瞿氏宗祠,在湖北洪湖市西北沙口。為明末忠臣、文學家瞿式耜故里。

      常熟瞿式耜墓

      瞿式耜墓在虞山拂水巖西百余米處之牛窩潭旁,解放后,列入文物保護單位

      。瞿墓建國后屢修,墓坐東面西,占地1820平方米,封土高1.5米,有羅城、拜臺,墓石立”瞿公忠宣之墓”碑一通。墓道高56.5米,道中架清代建單間沖天式石坊一座,額鐫”清賜謚忠宣明文忠瞿公墓 ”,坊柱正面鐫清代嚴栻集道隱(金堡)《追浩氣吟》句聯:”三更白月黃埃地,一寸丹心紫極天”,背面鐫陳鴻所書”古澗風回千壑響,寒潭影落萬松枝”聯,墓碑用隸書銘刻”明文忠瞿公之墓”字樣。坊前有月池、石壇。 

      瞿式耜的兒子瞿嵩钖,孫瞿昌文附葬于側。在瞿式耜墓百米處,近年所建一亭。亭由瞿墓石坊聯”古澗風回千壑響,寒潭影落萬松枝”而得名”松風”,寓紀念民族英雄瞿氏高風亮節之意。亭由已故百歲書畫家朱瞻題額。庭上楹聯”巨闕奔云東走,晴巖拂水西回”,由著名書畫家謝稚柳書。 

      后世紀念

      雙忠祠

      桂林人民敬仰瞿式耜、張同敞二公,并立有雙忠祠、雙忠亭、成立了”別山紀念會”。道光時,在兩公成仁處立石紀念。1959年,重修仰止堂,并立碑紀念。碑文介紹了兩公簡要事跡,最后寫道:”桂人感二公之節,為建雙忠祠,歲時祭祀。二公俠骨錚錚,義風烈烈,將與八桂名山共垂不朽。”

      雙忠亭位于靈劍江葛老橋北,始建于康熙五十三年(1714),用以紀念明未殉難的瞿式耜、張同敝。光緒十八年(1892)重建, 增加了渾融和尚、性因和尚和義士楊義等牌位。抗戰期間被毀, 遺址尚存。 

      詩詞

      《桂林瞿閣部》是越南詩人阮攸寫的一首七言律詩,來紀念瞿式耜的。

      其他

      1986年出版的《中國大百科全書·中國文學》有”瞿式耜”專條,稱贊他的詩作,”充滿著激越的愛國熱情”,中國文學史把式耜列入愛國詩人行列。

      軼事典故

      瞿式耜被清朝斬首后這時忽然雪霰大作,雷電交擊,桂林的天氣,已是二十年不見雪了,孔有德萬分驚駭,滿城百姓也無不下淚。 

      后家屬去為他收尸,把瞿式耜的頭裝在了一個木匣子里,瞿式耜的眼睛依然睜得大大的,家里的人對他的頭說:”你的兒子現在平安無恙,你可以閉眼去了。”瞿式耜仍然不肯閉眼,有人又對他說:”你的家人和你那些抗擊清兵的戰友也平安無恙。”這時,瞿式耜的眼才閉上了。人們都說:”瞿式耜先生的豪情未泯,他死后還惦記抗擊清兵的大事。”瞿式耜被殺后大腦是怎麼想的,無法證實。和瞿式耜同時的抗清英雄楊廷樞也被清兵俘獲,被斬首時他慷慨不屈,仰天長嘯,連呼:”大明”,頭已落地,他口中又喊出一個”大”字,聲音傳得很遠。 

      史書記載

      《明史·卷二百八十·列傳第一百六十八·何騰蛟(章曠、傅作霖)、瞿式耜(汪皞等)》 

      《明季南略》

      《清代名人傳略·上冊》

      《船山師友記·3卷》

      《皇清書史·附錄》

      (明)瞿共美,《東明聞見錄》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开心丁香婷婷深爱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