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vjhnf"></output>

      <code id="vjhnf"></code>
      <code id="vjhnf"></code>

    2. 高橋

      高橋

      (八路軍指揮員)
      中文名:
      高橋
      別名:
      高明海,蘇然,徐文良
      國籍:
      中國
      人物簡介:

      高橋,原名高明海,化名蘇然、徐文良。共產黨人。1916年生于吉林省密山縣(今黑龍江省密山縣)。八路軍承、平、寧(承德、平泉、寧城)地區最高軍事領導,1944年3月29日在今內蒙古寧城縣老西溝戰斗中壯烈犧牲。

      近代名人推薦
      中文名
      高橋
      別名
      高明海,蘇然,徐文良
      國籍
      中國
      出生地
      吉林省密山縣(今黑龍江省密山縣)
      出生日期
      1916年
      逝世日期
      1944年3月29日
      職業
      八路軍指揮員
      畢業院校
      黃埔軍校洛陽分校
      信仰
      共產主義

      人物簡介

      高橋,原名高明海,字鏡天,化名蘇然、徐文良。1916年生,吉林省密山縣(今黑龍江省密山縣)人。

      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后,家鄉淪陷。正在讀書的高橋憤而進關,投考黃埔軍校洛陽分校(是第四期畢業生),決心棄文從武,以槍桿子驅除日本侵略者。當時,國民黨政府不顧國土淪陷,堅持不抵抗政策,高橋不愿在國民黨軍隊謀職,決心投身于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救亡事業(到唐山冀東海關當雇員)。

      1938年中共冀東地方組織領導冀東人民掀起了冀東大暴動,高橋毅然投身于這場大暴動,并加入中國共產黨。高橋被任命為冀東抗日聯軍五總隊副參謀長、五中隊隊長、冀東軍分區十三團一營營長。

      1940年奉命率一營在河北薊縣邦鈞鎮附近的大現渠一帶伏擊日軍。幾十名日軍陷入他們設下的伏擊圈,除1名日軍逃脫外,其余全被擊斃。他們還繳獲一批槍械彈藥。

      1941年4月,高橋又率部到河北省玉田縣境伏擊了日軍的3輛軍車,擊斃敵官兵60余人。高橋出色的軍事指揮才能和堅定的抗日信念多次受到上級的表彰,也受到游擊區愛國民眾的稱頌。

      1941年8月,為了開辟敵后根據地,上級派高橋率部挺進熱河,發動民眾,開展游擊戰爭。高橋不負重托,在日偽當局警備森嚴、彈藥補給極度困難的條件下,堅持開展對敵斗爭,有力地打擊了敵人,贏得了敵占區民眾的信賴,成功地開辟了遵化以北,佛爺嶺、壽王墳以西等大片抗日游擊區。

      1943年5月,冀東軍分區決定將敵后抗日游擊武裝改編成區隊,高橋被任命為第三區隊長,配合地方抗日民主政權活躍在永德、平泉、寧城等地。他緊緊依靠當地民眾,靈活機動地開展游擊活動,打擊攪擾敵人,使日偽當局食寢不寧。這一年春天,高橋率一支精干的小部隊突襲民憤極大的平泉縣黃土梁子偽警察署,擊斃包括偽警察署長在內的30余人,繳獲一批武器彈藥。消息傳開,附近民眾拍手稱快,也使一小撮漢奸分子膽顫心驚。不久又率部在平泉縣境的大營子伏擊前來“討伐”的日軍守備隊,擊斃日軍守備隊長山本及士兵30余人。游擊區的民眾都親切地稱這支部隊為“高橋部隊”。日偽當局為了切斷八路軍各部隊同民眾的聯系,實行了“集家并村”的政策,對長城內外千余里居住區的民眾實行殺光、燒光、搶光政策,制造了東起山海關以西的九門口,西至獨石口以北的老丈壩的千里“無人區”。長城內外的抗日游擊戰爭進入最艱苦的階段。在嚴峻的形勢下,高橋率領部隊堅持不撤出游擊區,以頑強的斗志同敵人周旋。

      1943年7月,平泉縣日軍探知高橋率領100余人轉移到一個小山村里,立即出動200余人追擊。高橋不與敵人正面沖突,率部聲東擊西,忽南忽北,與敵人兜圈子。7天以后,敵人疲憊不堪,高橋尋機襲敵以措手不及,擊斃偽平泉縣協和會長仁科信夫等20余人,成功地甩掉敵人,贏得又一次勝利。1944年2月,奉命率部攻襲寧城。經過激戰,守城敵軍倉惶棄城出逃。高橋所部勝利克復這座重鎮,并繳獲大批軍用物資和布匹。日偽當局調動偽軍警萬余人對高橋部隊實行殘酷的大掃蕩。為了保存實力、碎粉敵人進攻,高橋決定化整為零,分散游擊,將三區隊分成3支小部隊與敵人周旋,他自率1個排繼續在游擊中心區堅持斗爭。由于敵人實行殘酷的“無人區”政策,部隊的給養幾乎中斷,戰士們數十日不得溫飽,只能以野菜充饑,以樹葉、柴草堵山洞御寒。在這種困難條件下,高橋鼓勵戰士們堅持斗爭,主動出擊,繳獲給養,補充自己,使敵人的多次“討伐”失敗。

      1944年3月,一支八九百人的偽軍警“討伐”隊跟蹤包圍了高橋小部隊宿營的寧城西部老西溝村。29日,高橋掩護戰士們轉移時,激戰中壯烈犧牲,年僅28歲。解放后,為了紀念高橋烈士的抗日業績,當地人民政府將老西溝村改名為高橋村,并于寧城縣的天義鎮修建了陵園。內蒙古寧城縣天義鎮北有一片松林,肅穆而恬靜。枝葉蔚然的青松簇擁著一塊石碑,這碑高不過二米,可在人們的心中,卻是入云的山峰。一位共產黨員長眠在碑下。這位共產黨員就是高橋同志。

      高橋履歷

      幼年隨父親遷居沈陽,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后,年僅十六歲的高橋即隨東北難胞流亡關內。通過親朋送他到黃埔軍校洛陽軍分校學習,一九三五年畢業。由于東北人遭國民黨軍隊歧視,不愿到國民黨軍隊謀職,經人介紹到唐山偽冀東海關充當小職員。一九三八年初,中共河北省委的李楚離同志從天津來冀東檢查工作,住在唐山偽冀東防共自治政府警務廳朱欣陶處(朱為我黨地下黨員),經人介紹有機會見到李楚離同志。經徹夜談論國家大事,使高橋思想大受啟發,認識到一個無家可歸的東北青年只有抗日才是出路,因此對李楚離同志異常欽佩。從此又不斷與地下黨員接觸,被接收為共產黨員。一九三八年七月,冀東舉行抗日大暴動時,經李的介紹,一個人偷跑到豐潤縣北火石營,找到李運昌同志。在抗日聯軍司令部任作戰參謀,秋季抗聯西進時被派到五總隊任副參謀長。抗聯西進遇阻東返,柳溝峪編遣時被任命為五中隊隊長。一九三九年夏季游擊隊改編為八路軍,過鐵路南活動。秋季編為八路軍二十八團,高橋任一營營長。部隊進入平西很據地進行整訓時,高橋進晉察冀分局黨校八班學習。一九四O年夏季返回冀東,七月組建十三團,高橋再任一營營長。一九四二年秋高橋調任十一團參謀長。一九四三年高橋任冀東軍分區三區隊隊長,他率部開赴敵后的熱中地區進行抗日游擊話動,建立了以寧城山區為中心的承(德)、平(泉)、寧(城)抗日游擊區。一九四四年三月二十九日在寧城縣老西溝戰斗中,高橋同志壯烈犧牲,時年二十八歲。

      相關事跡

      收編土匪

      一九四O年冬,在漫天飛雪的日子里,高橋來到冀東分區十三團一營。高橋來到一營先任教導員,后任營長。

      一營駐在河北省玉田縣楊家板橋村。營部設在一個開明紳士的書房里。這書房的擺設與動亂年代是很不協調的。窗臺上是盆景,花草:古樸蒼勁的飄斜榆,雄渾挺拔的懸崖松,芳香濃郁的米仔蘭,清雅奇特的仙人球。正面墻上是八大山人的水墨畫。兩旁配行書楹聯:從來名士皆好酒,未有詩家不戀書。書案上擺著幾函線裝《全唐詩》,一方瑞硯,竹筆筒里插著幾支毛筆。看得出房東是書香門第。坐在書案旁的營長高橋,二十多歲,長得敦敦實實,圓臉,俊巴子,兩眼富于神彩。是位頗有儒將風度的年輕指揮員。他在等營部幾位干部來開會。高橋望著盆景、花草,漫不經心地翻翻詩書,心里默默地感嘆,生活就應該這樣,充滿鳥語花香,詩情畫意。可惜,當今生活中的美都被日本侵略者破壞了。“高營長!”是營教導員鄭紫明的聲音。他不到三十歲,身體有些瘦弱,方臉,濃濃的眉毛總是帶著一種沉思的表情。高橋轉過身來和他打招呼。教導員身后跟著黨總支書記李滿堂,他是個大高個,隨后是副營長兼一連連長薛輝榮,他是個小胖子,都是二十五、六歲的年紀。高橋剛得到情報,說敵人汽車要經過楊家板橋。高橋準備就在這兒打個伏擊戰,他召集營干部,商量一下作戰方案。高橋說:“村子北面有座橋,橋下有水,那里是給敵人準備好的水葬場。村北大堤邊有高粱稈扎的圍屏,我們的部隊可以埋伏在那里。”大家同意他的方案。之后,高橋同志給大家分析了一下形勢:“現在抗日戰爭進人了最艱苦的階段,日本帝國主義為了鞏固和擴大在華北的占領區,瘋狂進行掃蕩,推行保甲制,連坐法,集家并村,實行滅絕人性的‘三光政策’,國民黨采取不抵抗主義,反共賣國,大好河山拱手讓人,大批國民黨軍隊投降日本侵略者變成偽軍,八路軍身上,抗日救國的擔子更加重了。”經他分析,大家的斗志更旺盛,分頭去做戰斗準備去了。第二天下午,埋伏在河堤背后的八路軍,看到遠處來了三輛大汽車,從玉田方面開過來,車上架著機槍,幾十個鋼盔在太陽下閃著光。剛到橋頭,高橋一聲令下:“打!”一連機槍開了火,二連扔了陣手榴彈。第一輛汽車炸個底朝天,堵住了道路;第二輛倉皇調頭,開進了大水泡的污泥中;第三輛汽車,車頭打著了火,鬼子跳下車,邊射擊,邊逃跑。三連戰士沖上去用刺刀解決了正在逃命的幾個鬼子。楊家板橋和高莊的老百姓,見八路軍打了勝仗都非常高興,小伙子們幫助搬運繳獲的槍支彈藥,孩子們忙著搶日本鬼子的鋼盔,嘴里還不住地喊:“快搶呀,快搶呀,搶回家去當尿盆兒。”高橋從兜里掏出筆記本,記下這次戰斗的結果:打死敵人六十余人,繳獲機槍三挺、手槍六支、步槍五十一支。高橋正寫著,只聽傳來馬的嘶鳴,他抬頭看去,原來是團部通訊員小張牽著匹大白馬走了過來。小張給高橋行了個舉手禮說:“高營長,趙團長給你的信。”高橋接過信。信里寫著:

      高橋同志:

      平谷長山有一支土匪隊伍,頭子叫鄭九如。這個人嘴上說的是抗日,暗中與日偽勾結,與國民黨反動派勾結,你們營立即開到那里去,能拉則拉,不能拉則消滅之。

      趙文進

      即日高橋接到命令,立即整隊出發。到了長山,駐到離鄭九如三里路的小村子里。高橋給鄭九如寫了一封信,派人送去。鄭九如看了信,馬上出了一身冷汗。信是這樣寫的:

      九如仁兄:

      當今之時,民生涂炭,金甌殘缺,日軍鯨吞蠶食,妄圖滅我中華,仁兄拉出一支人馬,打出抗日義旗,令人欽佩。然近聞與日偽、國民黨反動派似有往來跡象,不知確否?和有望改弦更張,否則不利于國,不利于民,不利于仁兄。有言在前,唯希鑒察。

      高橋謹啟

      鄭九如看了這不軟不硬的信,頗為惶恐。“有言在前”,這幾個字里有埋伏,言外之意是有兵在后,先禮后兵。高橋的鐵軍要收拾我手下的幾十個大煙鬼,還不是易如縛雞。不可得罪八路軍,久后誰的天下,還說不準呢。鄭九如當即回復一信,送到高橋手里,并贈手槍一支,以示友好。鄭九如受到警告后,行為有所收斂,向我軍靠攏些。他們的機械修理所經常為一營戰士修理槍支。征得鄭九如同意,高橋還給鄭九如部隊派去一名軍事教練。正當改造鄭九如工作得到進展的時候,國民黨方面派來一個周參謀長,這個家伙心毒手狠,一到鄭九如部隊,就把我軍派進的軍事教練暗害了,假傳得暴病死亡。鄭九如聽信了周參謀長的鬼話,又倒向國民黨了。高橋得知后非常氣憤。他請示了團政治處主任洪濤同志,決定設“鴻門宴”。高橋寫了一張請柬,派人送去。周參謀長接到高橋的請柬,心里思謀:是去,還是不去呢?不去,他們會恥笑我膽小如鼠,去,又怕受到懲罰,想來想去覺得還是去,料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也好乘此機會,憑三寸不爛之舌動搖他們的軍心,使其向國軍靠攏。況且,我也是洛陽分校畢業,跟高橋是同學,他難道不能講點同學情誼嗎?晚六點鐘,周參謀長攜帶一名警衛員來到八路軍營部。高橋、鄭紫明、李滿堂、薛輝榮等,一一和他握手寒暄。酒過三巡,菜上五味,周參謀長喝得有些神不附體了,話也多了:“老同學呀,自們分校同期畢業的在八路軍中最高的是你,才是個小營長,在國民黨車隊中最高的有當軍長的。我先當師長來著,是犯了錯誤貶下來的,犯了尋花問柳的錯誤,品嘗軍長太太了,嘿嘿,軍中無以為樂……,嘿嘿,我去解個手,嘿嘿…… ”他的警衛員扶他去廁所,警衛員對他耳朵悄聲說:“參謀長,你已喝多了,不要失言。咱們該告辭了,我看今天的氣氛有點鴻門宴的味道。”“鴻門宴,啊,對,對,我就是那漢高祖劉邦,久后的天下是我的!嘿嘿!嘿嘿!”周參謀長大聲嚷嚷著。他解完手,這位“漢高祖”就被我一營戰士捆上了。同一個時間,一營包圍了鄭九如的軍隊,把這支部隊改編了。

      冀東苦戰

      一九四二年秋,高橋調任冀東十一團任參謀長。1942年年底,在長城以外的我八路軍為了把“圍剿”冀東的日偽軍引到長城以北,以便迅速恢復被敵人破壞了的冀東抗日根據地,于是發動了熱南戰役,在五天之內連續打下了五十多個警察所和村公所。高橋率部與主力部隊在承德、平泉、寧城一帶打開了新的局面,大片的隱蔽的游擊區變成了公開的抗日根據地。然而,正當軍民歡天喜地準備慶祝的時候,偽“新京”政府為了確保“西南國境線”,慌忙從偽滿的第四、第五軍管區抽調了九個滿洲旅、一個裝甲旅、兩個騎兵大隊,二十七個討伐大隊瘋狂地向我撲來。由于我方對敵情估計不足,加之偵察工作不利,因而對敵人即將進行的大規模圍剿缺乏思想上的準備,使敵人用突然襲擊的辦法,把我游擊區分割后,用重兵團團地包圍起來。就在這時,高橋率部與周治國部匯合同敵人進行了一場艱苦的戰斗。

      一九四三年初,高橋所帶的主力部隊和周治國的第一遠征工作隊匯合,老戰友久別重逢,分外高興,大家準備召集各區的干部和游擊隊指戰員到承德縣圣祖廟大營子村開會,總結一下前段工作,慶祝一下我軍熱南戰役打開局面的勝利。為此,部隊還弄了些蕎麥面和牛羊肉,準備在春節時和同志們一起改善生活。這時大批日寇和偽軍已開始對長城以北熱河地區進行圍剿,并在青龍、平泉,承德、寧城、興隆等地派駐重兵。大年三十晚上(一九四三年二月四日)部隊在承德縣的大營子正準備包餃子過年,突然有情報,敵人正從大營子的東南山、東北山對我駐地實行包圍。情況緊急,大家來不及吃餃子,立即研究決定由高橋統一指揮向光頭山方向突圍。這時天降鵝毛大雪,不久狂風大作,一時間風雪彌漫,攪得天昏地暗,很難分清道路方向,但也給我軍帶來了有利條件。由于氣壓低,槍炮聲顯得很沉悶,聲音也變得很小,敵人搞不清我軍的確切方向,便四面瞎打,有時同我軍跑對面還錯以為是自己人。一但相互發現,我軍就一頓亂槍、手榴彈,把敵人炸得四處奔逃,然后趁機奪路而去。經過一夜的突圍,我軍部隊走出足有三十余華里,認為已沖破敵圍,便決定在光頭山途中的一個小村莊做飯休息。飯還沒做好,又被敵人發覺,于是我們邊打邊向平泉西北部的光頭山上撤。光頭山山勢比較平緩,海拔一千七百三十一米,因其頂峰多為石巖,沒有山林,雜草也不多,光禿禿的,故人們都稱其為光頭山。入夜之后,光頭山上風吼雪飄,沒有絲毫減弱。天寒地冷,滴水成冰,氣溫已下降至攝氏零下四十多度。戰士們腹內無食,衣著單薄,連續在風雪中作戰奔跑,衣服鞋襪早已濕透,當今冷風一吹都凍在一起,猶如盔甲一般,行動起來咔咔作響,每走一步都很艱難,好多人的手腳耳朵都凍得毫無知覺,一觸即斷。一個戰士摔了一跤,手一著地就觸掉了好幾個手指頭,斷了以后連血都不流。條件這樣艱苦,同志們仍舊充滿著革命樂觀主義精神。戰十們站在山頂上,不時聽到隨風傳來的陣陣鞭炮聲。有的戰士說:“別看我們沒放鞭、放炮過年,可我們把敵人吸引到光頭山上來,讓百姓過個安穩年,也就和我們過年一樣。”“我們百姓的軍隊,就是要為老百姓著想嗎!”也有的戰士說:“別看我們沒放鞭炮,但我們有真槍真炮,多消滅幾個小鬼子咱們過個好年了。”戰士們不僅精神飽滿,而且毅力驚人。有個年僅十六、七的小戰士,把腳凍壞了。同志們發現后要抬著他走。他堅決不肯說:“這算什么,比起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征爬雪山、過草地強多了。連這個都堅持不了,還算什么戰士!”說罷他咬緊牙關,一瘸一拐地頑強地向頂峰爬去。在艱苦環境中,大家忘不了互助互愛。一副手套大家推來讓去,輪流戴。雖然行動艱難,但是大風雪將腳印埋沒,敵人難以發現我軍行蹤。早上九點多鐘,部隊終于穿過了敵人的封鎖線,爬上了光頭山西北的兩座山峰。此時,從光頭山方向傳來了隆隆的炮聲,不一會,步槍、機關槍也一齊叫了起來。估計可能是敵人發生誤會自家打起來了。槍聲一陣緊似一陣,好不熱鬧。戰士們高興地笑起來,說:“打吧!多打死幾個小鬼子省得老子費事。”下山后,部隊在瓦房溝的一個小營莊休息。高橋和周治國一面布置崗哨,一面告訴老鄉切不可走漏消息,并動員各家各戶騰房子,準備柴火,找盆子和水給戰士們用。一些關內來的同志缺乏經驗,用火烤、熱水暖,結果凍傷更重,行動也更加不便。老偵察員于得水同志沒用火烤、水暖,但由于他一直在隊伍的最前面趟路,因而凍傷嚴重,腳趾已壞死,一碰便掉了,他順手擲于院地,偏巧被狗望見,撲將上去一口吞入肚內。高橋與周治國商定,為了便于部隊行動,將傷員留在老鄉家里養傷。臨別戰士們互相鼓勵,依依不舍。然而,想不到這些手無寸鐵的傷員,后來卻被敵討伐隊捕走送至承德監獄,全部犧牲。

      群眾擁戴

      一九四三年,冀東黨委指示,建立承(德)、平〔泉)、寧(城)聯合縣,任命楊雨民為縣委書記兼區隊政委,周治國為辦事處主任(即縣長),高橋為冀東軍分區三區隊隊長。三區隊下設六個區,每個區有自己的區小隊。黨政軍機構建立后,又打下幾個敵人據點、大滿號。人民群眾對自己的新政權、自己的子弟兵十分擁護,群眾積極為八路軍做軍衣、軍鞋、做飯、送信、帶路。僅大小黑石村就為軍隊做鞋一千一百多雙。黨的領導、群眾的支持,使高橋的部隊越戰越勇,仗打得越來越漂亮。八月間,平泉縣協和會長仁科信夫、警備隊長夏谷帶領協和隊員(內有一部分紅槍會),到處搞集家并村,人們恨透了他們。正在這時,周治國同志帶領游擊隊等共計八十余人,被敵人窮追不舍。周治國率部將計就計打了一場漂亮的伏擊戰,殲滅敵人大部,仁科、夏谷均被打死。自打死仁科、夏谷后又派來山本、東山島繼任協和會長和警備隊長。他們來了以后,集中五十多個日本鬼子和五十多個偽軍,共一百多人,四處討伐。在獲悉討伐隊向平泉縣大石洞子溝進發的情報后,高橋、楊雨民和副政委鄭紫明經研究,分析了敵我雙方情況,當機立斷,決定打擊這股敵人。在他們的指揮下,三區隊首先搶占了石洞子溝南山,我軍占了有利地形,并適時地向敵人發起沖鋒,經過短時間的戰斗,首先擊斃了山本這個平泉縣第二個協和會長。東山島也同時被打死。這時敵人亂了陣腳,一百多敵人除小部跑掉外,其余全被消滅,這次戰斗,繳獲歪把子機槍兩挺,擲彈筒二個、步槍四十多支、手槍三支,還有一些彈藥。兩次戰斗打死日本侵略軍兩個協和會長,兩個警備隊長,在平泉縣一帶引起了強烈的震動。九月底,高橋率領三區隊與一部分地方游擊隊,將平泉縣最頑固、最反動的堡壘——黃土梁子警察署包圍。一陣短促的戰斗,打死日本人署長,俘獲全部九十七名警察,獲大槍八十多支、手槍三支、紅白馬各一匹。我軍三戰三捷,名威大震,大滅了敵人的囂張氣焰。

      敵人不斷的失敗,促使其以百倍的瘋狂向我進行反撲。我抗日根據地的不斷擴大,使敵人更加緊了推行其三光政策。日寇為了維持其在熱河的統治,撲滅抗日烈火,切斷我軍與人民群眾的聯系,從長城口往東,沿錦承鐵路以北,東西長約七百里,南北寬約二百五十里,總面積約達十七萬平方里,制造一個“無人區”。在“無人區”內群眾的房屋一律強行拆毀燒光,雞犬不留,禁止耕作,發現有人在“無人禁作區”,不論男女老幼格殺勿論。整個這一帶一片荒涼,雜草叢生,狐兔亂竄。遭“集家并村”的群眾被趕入四面筑起高大圍墻的村落,即人圈,過著牢獄般的生活。在三區隊活動的地區,群眾流傳著歌謠:“人圈殺戮慘,百姓哭皇天。盼來八路軍,拆圈殺漢奸。同甘苦,共患難,誓死不下山。”“人圈百姓沒法熬,租稅重,利息高,招來窮人頭上三把刀,借債、上吊、坐監牢。早上黃,晌午湯,晚上稀粥照月亮,三間馬架房,四面沒有墻。天上雪花飄,身上沒衣裳。”為了解除人民的苦難,粉碎敵人的陰謀,根據黨的指示,高橋率領部隊開展了反“集家并村”斗爭。高橋將部隊化整為零,深入群眾中進行宣傳組織工作。在普遍發動山區分散居民抵制“集家并村”的同時,又注意盡可能地在群眾骨干中發展我黨的新力量。大黑石山坡上有三間孤零零的草房。屋內,燈窩里一盞小油燈微光如豆,王桂蘭在燈下納著鞋底子,不時地擦著眼淚。為閨女時,她的漂亮是方圓百里聞名的。漂亮,本應是好事,可在那種年月,窮人家的女兒,漂亮,常常招惹是非。王桂蘭就是這樣。她跟表哥趙洪武相愛著。一個大她二十歲的老頭子相中了她,仗著有錢有勢,強行娶了過來。婚后,丈夫終日在外,耍錢、扎大煙、玩女人、黑松林里斷道。王桂蘭是正經人家的女兒,眼里哪容得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管丈夫,管得了嗎,規勸過一回,話沒說上三句,就挨一頓拳打腳踢。這個烈性女子,想死,又一想,才不呢,要活個樣看看,擺脫他,自尋出路。聽表哥趙洪武說,黑里河來了八路,殺富濟貧,除暴安良。對,找表哥去,找八路軍去。她擱下鞋底子,對鏡子梳理一下頭發,就徑直朝營子里表哥家走去。天上是滿天星星,地下是滿路石頭。表哥趙洪武正和幾個人喝酒。聽到敲門聲,不免有些緊張,這么晚了,是誰呢,是不是警察來催大煙干呢?趙洪武開門一看,原來是桂蘭。“桂蘭,有事吧?”“嗯。”趙洪武、王桂蘭,本是般配的一對,生給拆開了,一年多來,互相的思戀日日加深,可各自恪守著傳統的道德,誰也不去找誰。王桂蘭,深更半夜,突然出現,趙洪武猜測她有急事相求。王桂蘭把表哥叫到對面屋,就傷心地哭了,抽抽搭搭地說:“表哥,我要去當八路,你幫我找八路,好嗎?”其實,這傻桂蘭,已經撲到八路懷里,還在找八路呢;趙洪武已經秘密參加了八路軍,一起喝酒的這幾位都是八路軍。趙洪武一聽桂蘭要當八路就說:“你等一下。”他走到東屋,問坐在炕里的高橋:“高隊長,我表妹王桂蘭想參加八路軍。”“可以。”高橋回答說。趙洪武回到西屋,向桂蘭說:“行了,從現在起,你就是八路了。”“真的嗎?桂蘭大眼一亮,半信半疑地問:“真的嗎?”“真的,我已經先參加了。從口里過來一位高橋,還有楊雨民,他們都是有情有義、有膽有識的人,跟咱窮人心貼心。他們是來踩地盤的。來,我領你到東屋,認識一下。”來到東屋,趙洪武一一介紹。炕里坐著一位二十多歲的小伙子,圓臉,俊巴子,趙洪武指著說:“這位是高橋隊長。”炕沿坐著一位瘦瘠嘎拉的小伙兒,刀條臉,大眼睛,趙洪武指著他說:“這位是楊雨民政委。”王桂蘭說:“啊呀,可把你們盼來了。我們這回可有出頭之日了,來,我給長官滿盅酒吧!”趙洪武糾正說:“不稱長官,稱首長。”高橋擺擺手說:“不,還是稱同志吧!”桂蘭滿完酒,大家一飲而盡。高橋說:“王桂蘭同志,你以后的任務是在大黑石一帶發動婦女、給八路軍做軍鞋、照顧八路軍傷病員、送信、帶路等。你是我們三區隊第一名女八路,希望你再發展幾個。王桂蘭點點頭:“嗯。”高橋說:“王桂蘭同志,明晚上燈時候你通知周文岐到這來開會。”第二天,周文岐來到這里。周文岐,細里高挑,瓜子臉,黑不黢的兩道濃眉下,一對金魚眼,尖鼻子,薄嘴唇,二十多歲。周文岐根據高橋的指示,找了另外四個人商量:“今晚上咱們把日本憲兵隊派到黑里河的特務殺死。事后,一定不能走露消息,不然,咱們就要掉腦袋,上不傳父母,下不告妻子。”這幾個人都是在前幾天秘密地參加了八路軍。當晚,他們扮做警察,把特務捆上了,進行審訊:“你是不是八路的密探?老實交待!”特務說:“我不是八路,是縣日本憲兵隊派我來的,我有憲兵隊發的證件,在上衣兜里。”掏出證件,證明確實是特務之后,就把他帶到黑城槍決了。大黑石、黑城一帶群眾基礎好,特務被整死后,敵人派人來,幾次都查不出一點蛛絲馬跡。

      智襲寧城

      一九四四年,二月,高橋部攻打寧城,取得了勝利,使山區的抗日斗爭達到了高潮。一向冷冷清清的老西溝,今天卻熱鬧起來了。住進各戶的八路軍,忙忙碌碌地給老鄉們劈柴、挑水、掃院子。八路軍的區隊部設在山坡上王臣家。這功夫,正開會研究打寧城的事情。高橋坐在炕上的小炕桌旁。炕沿邊坐著王廣生,他是高橋得力的偵察員,他和地下板凳上坐著的趙洪武、剛從寧城偵察回來的王桂蘭。王廣生匯報說:“老西溝到寧城縣,山路五十里。一宿就可趕到,城四周有寺廟可供潛伏……”王桂蘭插了一句:“明天是集,咱們可以扮成趕集賣炭的混進些人去。”高橋隊長聽了滿意地點了點頭:“警察署的兵力情況怎么樣?”王桂蘭回答:“七十支步槍,警長叫齊子珍,共有警察六十三名。分駐所離縣一百來里,增援來不及。咱們一進村就把電線給他剪斷了,讓他跟那兒也聯系不上,來個關起門來打狗。”高橋隊長說:“寧城這個地方不可小看哪,是歷史名城,幾經征戰了。明朝燕王詐入大寧城的故事你們知道嗎?大寧城本是寧王封地,燕王兵變,恐怕寧王從背后攻他,就決定先端大寧城,再打北京。燕王命令健卒們四下埋伏好,他單槍匹馬進城求見,寧王接見了他。寧王和燕王都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兒子。晤面后,傾談手足之情。寧王設宴招待燕王。大吃大喝三天,三天中燕軍混跡入城。準備就緒了,燕王借故告辭。寧王相送到城外,遞上酒。第一杯,燕王一飲而盡;第二杯,燕王把杯子扔到地上,大喊一聲:‘伏兵何在?’伏兵四起,殺聲震天。燕軍挾特寧王奔南山而去。大寧都指揮司朱鑒,欲殺出城來搶救,卻被混進城去的燕軍殺死。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燕王詐入大寧城’。我的想法是吸收古人經驗,盡可能智取,那樣可以減少傷亡,縮短戰斗時間,節約子彈,智取萬一不成,再行強攻。”用過晚飯后,天就黑下來了。部隊整隊出發,天放亮前部隊包圍了寧城。寧城縣城南北八里,東西二里。高橋給各連下達了命令:“只打縣公署、縣警察署、大滿號,不得騷擾民宅,不得搶掠小商小販,保護喇嘛,保護寺廟、文物、古跡,保護商會、道德會、教育會、醫院。”王桂蘭打扮成農村小媳婦回娘家的樣子,趙洪武扮作她的丈夫給牽著小毛驢,先自進城去了,還有十幾個八路扮作挑炭的漢子也陸續混進城去。大部隊潛伏在四個寺廟。高橋領著王廣生從后墻跳進警察署院,摸進了警長屋。齊子珍正在呼呼睡著,屋內開著電燈。“齊警長,醒醒!”聽得叫聲,齊警長的老婆嚇得驚叫起來:“啊,我的媽呀——”高橋對齊子珍的老婆說:“別害怕,我們是八路軍。你睡你的覺,我們找你丈夫商量個小事。”高橋轉過臉對齊子珍說:“寧城已被我八路軍圍得水泄不通。我們打寧城是為了抗日。你是中國人,你知道,日本鬼子侵占我們國土,燒殺搶掠,我們為了把日本鬼子趕出中國去,才來打擾。你給我們辦個事,就不碰你一根毫毛,如果不答應或搗鬼,小心你的腦袋!”齊子珍嚇得面如土色,連連說:“是,是,不敢,不敢。”“你起來,穿好衣服,把你的隊伍集合起來,就說新來的日本參事官要訓話。”齊子珍穿好衣服,集合起他的六十多名警察。高橋、王廣生往人前一站,煞是威嚴。高橋身穿日本皇軍服,王廣生身穿灰色料子西服上衣,青呢子褲。高橋會日語,他哇拉哇拉說了一陣,王廣生給他翻譯:“我們來認識一下,我叫半澤四郎,日本北海道人,滿洲國大同學院畢業,他是我的翻譯,上海人,黃埔軍校畢業。日軍西南邊境防衛司令部總司令岸谷,滿洲熱河軍管會會長,派我們來貴縣任職,今后望各位大力協助。現在,我傳達岸谷司令夜間發來的電報命令:‘令寧城警察署全體荷槍跑步,急奔王爺府,那里被八路軍三區隊包圍,火速增援,不得有誤。’”警察們在齊子珍帶領下,跑步向王爺府進發。八路軍乘虛而人,占了大滿號、銀行、偽組合、火藥庫,從里面弄了二十個驢馱子東西,三百名八路軍每人又背了一大包布匹、糧食、藥品等。高橋把這些東西分給了老百姓,也留下一小部分做為部隊的給養。齊子珍跑到王爺府,向駐王爺府的日本憲兵隊長報告了:“寧城昨夜去了個日本參事官,叫半澤四郎,傳達岸谷司令的命令,命令我們來王爺府增援,說王爺府被圍了。”日本憲兵隊長拍案大怒:“八格壓魯!你的上了八路的當了!統統地回去!”齊子珍,領著他的六十來人返回寧城。憲兵隊長把齊子珍趕走后,也調出王爺府馬隊開往寧城。齊子珍警察隊由西進街,王爺府的馬隊在日本人指揮下從東進街。這時,天還沒有放亮,兩支部隊接上了火,打了好一陣子才明白過來,都是自己人,而八路早已撤出寧城。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开心丁香婷婷深爱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