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vjhnf"></output>

      <code id="vjhnf"></code>
      <code id="vjhnf"></code>

    2. 晚清詩界革命二巨子

      晚清時期,中國已是千瘡百孔,但是文壇上還是不乏一些有識之士用他們手中的筆作為武器,直戳入侵者。

      晚清詩界革命二巨子則指的是黃遵憲和丘逢甲兩位晚清詩人,在當時混亂的時代,他們主張通過改革來挽救積貧積弱的中國,另一方面,提筆撰文來喚醒國人的意識。可以說,他們“文能提筆安天下,武能馬上定乾坤”。

      主要角色

      黃遵憲

      人物生平

      參加科舉

      1863年-1876年之間黃遵憲在家庭的影響和塾師的指導下,黃遵憲的學習不斷有長進。

      1873年(同治十二年)黃遵憲26歲時,考取了拔貢生。

      1874年(同治十三年)春,黃遵憲啟程去北京,參加順天(清朝沿用明朝舊制,以北京為 順天府)鄉試。當時他父親黃鴻藻正在北京戶部任職,于是父兒倆生活在一起。由于黃鴻藻的薪俸不多,所以他們的生活很簡樸。在北京,黃遵憲交了一些朋友,還結識了一些官場上的人物,這對他以后的政治生活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1876年(光緒二年),他隨父親到山東煙臺作了一次漫游,見到了洋務派官僚張蔭桓、李鴻章等人。黃遵憲在他們面前侃侃而談,引起了他們對這位年輕人的興趣和注意。李鴻章竟當著別人的面稱道黃遵憲為“霸才”。以李鴻章當時權勢和地位,能如此推重黃遵憲這樣一位初出茅廬的后輩,使黃遵憲大有“知遇”之感。這是黃遵憲和洋務派發生聯系的開始。

      1876年(光緒二年)參加順天考試,被錄取為第141名舉人,并以五品銜挑選知縣用 。

      外交生涯

      1877年(光緒三年),黃遵憲的同鄉、翰林院侍講何如璋,

      被任命為中國第一任駐日公使后邀請他一起去日本。黃遵憲考取舉人后,家人都希望他再考進士,反對他去日本。他不顧家人和親友的反對,毅然拋棄科舉仕途,選擇了到海外從事外交工作的職業。經過何如漳的推薦,黃遵憲被任命為駐日參贊官,隨行出使日本。 出使前夕,黃遵憲寫詞表達了他希望在對日外交工作中施展才能,實現抱負的心情。 

      1877年(光緒三年)11月26日傍晚,黃遵憲隨何如璋由上海乘輪船啟程,一行30余人,最后在神戶登陸,開始了在日本的外交活動。黃遵憲在日本任職四年,漫游各地,參加各種集會,結交各方面的人士,與許多日本朋友結下了深厚的友情,積極倡導中日睦鄰友好,曾被日本歷史學界稱為中國“最有風度、最有教養的外交家”。曾詩贈日本友人表達了希望中日兩國人民世代友好,繁榮富強的愿望。但對日本政府吞并琉球、侵略朝鮮的行徑,他則加以抵制,據理力爭。他的詩作在日本人士中廣受歡迎,日人贊他為“裁云縫月之高手”。他又以日本歷史、政治、景物、風俗等為題材,作《日本雜事詩》200余首,開拓了中國古典詩歌的新境界。 

      1879年(光緒五年),日本吞并琉球,駐日大臣何如璋給總理衙門和北洋大臣的重要文件共10余萬字,分析了日本國情,陳述了我國應采取的對策,指出:“琉球如亡,不出數年,閩海先受其禍。”這些預見都被后來的事實所證明。而這些文件絕大部分都是由黃遵憲草擬的。但清政府卻沒有采納黃遵憲在外交政策方面的意見,終使琉球成為日本侵略政策下的犧牲品。黃遵憲只好把他滿腔悲憤寄托在他的詩篇《流求歌》里。

      1880年(光緒六年),日本友人源輝聲先生在征得黃遵憲同意后,把《日本雜事詩》的部分原稿,埋藏在東京墨江畔的家里,由黃遵憲題寫了“日本雜事詩最初稿冢”九個字,刻石豎碑,作為中日兩國人民永久友誼的象征。在日本期間,黃遵憲開始接觸從西方傳播到日本的資產階級民主自由學說。當他讀了法國啟蒙運動先驅盧梭、孟德斯鳩的著作后,“心志為之一變,以為太平世必在民主”,領悟到“所當師四夷”,“中國必變從西法”,思想有了明顯的轉變。 并把此思想和想法對何如漳分享。正是這種思想的形成,使他后來成為我國維新變法運動的積極倡導者。在日本期間,黃遵憲清楚地看到,日益強盛起來的日本正把侵略矛頭指向中國和朝鮮。

      1880年(光緒六年),黃遵憲通過贈與朝鮮信使金弘集的《朝鮮策略》一書,闡明了他的東北亞地緣政治主張。他在和中國駐日公使何如璋聯合給朝廷的建議中說:“故論中國今日之勢,能于朝鮮設駐扎辦事大臣,依蒙古西藏之例,凡內國之政治,及外國之條約,皆由中國為之主持,庶外人不敢覬覦。”

      駐日期間,黃遵憲深入了解日本國情,搜集了200多種資料, 撰寫《日本國志》(1887年成書),全書共四十卷,五十余萬字,詳細論述日本變革的經過及其得失,借以提出中國改革的主張。

      1882年(光緒八年),調任駐美國舊金山總領事。3月30日,黃遵憲剛剛踏上這塊美洲大陸,就碰上美國統治集團發動的排華事件。美國議院制訂了《限制華工條例》15條,多名舊金山僑民被當地政府以“不衛生”為借口而被捕入獄。此前,黃遵憲就此已向清政府提出對策,但昏庸腐朽且怯懦的清政府卻根本沒有采納。因此,他只能在自己職權范圍內,憑著一顆熱愛僑胞的心盡力保護中國僑民。有一次,美國地方政府又向華工尋釁。他們派官員到華人的居住區進行“巡視”,然后以華人不講衛生,違反了政府的衛生條例,應予以拘留和罰款的處置。許多華人因此遭到逮捕,監獄被關得滿滿的。黃遵憲聞訊,視察舊金山華工聚住地,親自探望關押華工的美國監獄,并叫隨從丈量監牢面積,責問美國人:“這里人多地窄、空氣污濁,難道監獄里的衛生條件要比華僑的住處好嗎?”美國官員被問得啞口無言。經過黃遵憲的努力,被拘捕的華僑被全部釋放。黃遵憲的正義行動,受到了華人一致的稱贊。黃遵憲動用國際法,爭得了總領事給華工簽發執照的權利。從此,華工來往中美之間,有法可依。

      1884年(光緒十年),美國總統選舉,他目擊其事,作《紀事》,揭露了美國政壇的黑暗,但由此得出“共和政體不可施于今日吾國”的結論,則是思想認識上的倒退。 

      返鄉編纂

      1884年(光緒十年),黃遵憲的母親病故。

      1885年(光緒十一年)8月,他從美國請假回國,又重新對《日本國志》進行編寫,直到1887年(光緒十三年)的夏天,這部書終于完成。《日本國志》共40卷,約50余萬字,編目為國統志、鄰交志、天文志、地理志、職官志、食貨志、兵志、邢法志、學術志、禮俗志、物產志、工藝志12部分。詳細介紹了日本的歷史和現狀,特別著重介紹了明治維新以后采取的改革措施及成效。書成之日,黃遵憲寫下了《書成志感》,表達了他的心情。《吾妻鏡》是日本一部編年體的史書,《千秋金鑒錄》是唐朝張九齡編寫的歷史書。黃遵憲希望借鑒日本的經驗,通過維新變法使中國繁榮富強起來。這部書的問世,大大加深了中國人對日本國的認識,成為當是中國人了解和研究日本的必讀參考書。

      1885年(光緒十一年),他又作長詩《馮將軍歌》,用剛勁的筆法,勾劃出在中法戰爭挫敗強敵的老將軍馮子材的英雄形象。 

      1885年(光緒十一年)10月,黃遵憲抵達廣州,先赴梧州探望父親,然后乘船回嘉應州。回到闊別多年的家鄉,家人和鄉親門都前來看望他,爭著向他提出各式各樣的問題,有的問題荒誕又有趣,黃遵憲巧妙地解答了這一道道“難題”。客人走后,一家人親親熱熱地圍燈團坐,只是再不能見到慈母,黃遵憲不免傷心地落下淚來。接著黃遵憲就開始為《日本國志》的最后編纂而忙碌。

      1886年(光緒十二年),張蔭桓被任命為駐美使臣,他希望黃遵憲能繼續擔任駐舊金山領事,被黃遵憲辭卻。同年,洋務派官僚、兩廣總督張之洞,又意欲命黃遵憲巡察南海各島,也被黃遵憲辭卻。黃遵憲專心致力于《日本國志》的修改、編纂,直到1887年(光緒十三年)夏終于完成,1895年(光緒二十一年)刊行。全書共40卷,50余萬言,書中結合中國現實發表議論,明顯表現出以明治維新作為改革模式的觀念。該書對甲午戰后興起的維新熱潮有深刻的影響。 

      1889年(光緒十五年),駐法公使薛福成見到《日本國志》這本書,十分欣賞,連聲稱贊,為此他十分器重黃遵憲,并為《日本國志》作了序。同年,薛福成被任命出使英、法、意、比四國,經薛福成推薦,清政府任命黃遵憲為駐英二等參贊,隨同薛福成赴歐洲。這樣,黃遵憲再次開始了他的出使生活。

      二次外交

      1890年(光緒十六年)2月,薛福成乘船到達香港,黃遵憲自嘉應州前來與薛福成會合,登船。他們從香港啟程,經過了越南、新加坡、錫蘭(今斯里蘭卡)入紅海,經蘇伊士運河進入地中海,再經過法國馬賽、巴黎,最后到達英國倫敦。一路上,黃遵憲被異國風土人情所吸引,更為亞洲弱小國家遭淪喪而感嘆。在英國期間,黃遵憲接觸了英國政界上層人物,仔細考察了英國君主立憲的政治制度。他非常推崇這種制度,后來維新變法期間,黃遵憲在湖南,協助陳寶箴實行地方自治制度,就是以英國為模式的。黃遵憲以分省補用道任駐英國二等參贊,不久,黃遵憲又被調任新加坡總領事。后來薛福成在《出使英法意比四國日記》中提到了調任黃遵憲一事的原委。那是因為當時北洋海軍提督丁汝昌給朝廷的報告中,說他奉命巡洋時,抵達新加坡一帶,目睹當地華僑因為中國政府沒有設領事館,受了洋人的欺凌剝削,有冤無處訴。他請求中國政府速派領事到新加坡附近各島。薛福成考慮將新加坡領事改為總領事,就可以兼辦其他各埠的僑務。經過考慮,他決定委派黃遵憲。因為此人“歷練有識,持己謹嚴,接物和平,允堪勝任”。從薛福成的這幾句評價里,可以看出黃遵憲此時已是一個成熟老練的外交家了。

      1891年(光緒十七年)秋,黃遵憲到新加坡任總領事,從事改善僑胞待遇、保護僑胞財產的工作,發展華僑教育,取得一定成效。經過黃遵憲的力爭,清政府頒布了一些保護華僑的規定,以后,黃遵憲又創立了給華僑頒發“護照”的制度。 黃遵憲在新加坡任總領事,3年有余,期間身體一直不好,約有一半日子是在養病中渡過的。盡管如此,黃遵憲仍帶病堅持工作,處理外交事務外,對華僑事務特別關心。另經黃遵憲據理力爭,英國政府終答應中國在吉隆坡等地設副領事。

      1894年(光緒二十年),爆發了中日甲午戰爭。身在異國的黃遵憲,思念祖國,十分關注戰事的發展。致力維新變法1894年(光緒二十年)底,黃遵憲結束了十幾年的外交生涯,回到國內,任江寧洋務局總辦。 

      參加變法

      1895年(光緒二十一年)春天,黃遵憲懷著滿腔憂國之情去江寧(今南京)拜見張之洞,但黃遵憲未沒有受到重視。黃遵憲在湖北辦理教案期間,清政府與日本簽訂了《馬關條約》,聽說臺灣被割讓,黃遵憲心情十分悲痛,然而黃遵憲并沒有“被發入空山”,而是以極大的熱情,投身到康有為掀起的維新變法的運動中。

      1895年(光緒二十一年)參與上海強學會、與梁啟超、譚嗣同等人創辦《時務報》。 

      1896年(光緒二十二年)9月,急于變法維新的光緒皇帝在北京召見了黃遵憲。光緒問:“泰西之政何以勝中國?”黃遵憲回答:“泰西之強,悉須由變法。臣在倫敦,聞父老言,百年以前,尚不如中華。”言語之中學西方而又保持中國自信的意義不言自明。光緒帝“驚喜天顏微一笑”,乃決定要重用黃遵憲。 

      1897年(光緒二十三年)夏,黃遵憲被任命湖南長寶鹽法道,負責管理一省食鹽的生產和運銷,同時兼管一路的錢谷和刑名。黃遵憲到達湖南后,原湖南按察使李經義因事進京,由黃遵憲代理湖南按察使,掌管一省刑獄和官吏的考核。當時湖南巡撫陳寶箴是支持變法的新派人物,黃遵憲上任后,積極協助陳寶箴進行政治、經濟、文化、教育各方面的改革。在黃遵憲的建議下,陳寶箴同意創辦一所時務學堂,以培植變法人材。黃遵憲還提出邀請梁啟超來湖南擔任時務學堂的總教習。梁啟超到湖南后,倡議創辦南學會,以推動地方自治。南學會雖名為學會,但實際上卻具有地方議會的規模。南學會總會每7天講演一次。由梁啟超、黃遵憲、譚嗣同等人主講,闡述國際形勢和國內大事,宣傳維新變法思想,主張發展地方民族工業。南學會成立后,黃遵憲共作了9次講演,其中南學會舉行的第一次講演會就是由黃遵憲講的。由于黃遵憲多年海外生活的經歷和生動的語言,使聽者大開眼界,黃遵憲也因此名聲大震。

      1897年(光緒二十三年)冬,德國強占膠州灣,瓜分危機迫在眉睫,康有為再次上書光緒皇帝。

      1898年(光緒二十四年)6月11日,光緒帝頒布《定國是詔》。“百日維新”正式開始。由于維新派對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的改革,觸犯了以慈禧太后為首的頑固派的利益,遭到他們極力反對。8月,黃遵憲被任命為出使日本大臣。 9月21日,慈禧太后發動政變,囚禁了光緒皇帝,并宣布“親政”,下令逮捕維新派,百日維新失敗了。10月9日,上海道蔡鈞奉命將黃遵憲扣留于洋務局,派200余人圍守,候命押解北上。然而黃遵憲并沒有遭到殺害,成為維新派領導人中少數幸存者之一,這一方面是由于他平日交游廣闊,朝中有人幫他說情,更主要的則是英國、日本等國出面,對清政府施加壓力。英國駐上海總領事向清政府聲言:“如中國政府欲將黃遵憲不問其所得何罪,必治以死,則我國必出力救援,以免其不測之禍。”日本駐華公使也向清政府提出交涉,聲言查辦黃遵憲,“有傷兩國交誼”。這就使頑固派不得不有所顧忌,只好釋放了黃遵憲。10月15日,黃遵憲乘舟南歸。 

      鄉居階段

      1899年-1905年之間黃遵憲回鄉后仍熱心推進立憲、革命等工作,

      并潛心新體詩創作,被譽為“詩界革命巨子”。同時,他熱心家鄉教育事業,創立嘉應興學會議所,自任會長,積極興辦新學堂。晚年黃遵憲在墻上懸掛興中會會員謝纘泰畫的《時局全圖》。1904年(光緒三十年)冬,黃遵憲在《人境廬詩草》最后一首詩《病中紀夢述寄梁任父》中寫道:“……君頭倚我壁,滿壁紅模糊。起起拭眼看,噫吁瓜分圖……。”

      1905年(光緒三十一年)3月28日,黃遵憲病逝于家鄉梅州,終年五十八歲。六年后,辛亥革命爆發,封建制度在中國終結。 

      個人作品

      詩作思想

      黃遵憲是中國近代文學史上詩界革命的最早倡導者。由客家商民而上升到官宦的家庭帶有的平民氣息和現實精神影響著黃遵憲,他從中年以后又親身經歷了戊戌前后一系列的政治風浪,這在他心中掀起了軒然巨波。所有這些,為他提供了創作新意境、新風格、表現新事物的“新派詩”的很好的生活基礎和思想感情基礎。他忠實地表現了生活在那個時代的先進的知識分子的愛國熱忱、痛苦矛盾、理想追求,忠實記錄了中國在那個歷史新階段的許多震撼人心的事件,構成他的詩作的新內容的兩個重要因素是題材新穎、主題新穎。表現了新時代的生活,新時代的要求,新時代的文化風貌、政治風云,反映了近百年來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滲透著現實主義精神,貫穿著反帝愛國圖新的精神。

      黃遵憲的詩歌基于現實主義的創作方法,同時也帶有浪漫主義的瑰麗色彩,為資產階級改良派的詩界革命奠定了重要基礎。他以“舊風格含新意境”為追求目標,努力要使我國古典詩歌的舊傳統、舊風格與新時代、新內容所要求的新意境、新風格能夠和諧地統一起來。運用現實主義方法,反映近代史上的重大事變,特別是反映近代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因而有“詩史”之稱。他的詩表現了強烈的愛國主義精神和對封建專制主義、封建學術文化和舊禮教的批判精神。還利用詩歌直接為改良主義運動服務,宣傳改良主義思想,宣傳外國的科學文明。他的創作基本上實踐了他的理論,取得了成功,以其富有獨創性的藝術在近代詩壇大放異彩。 

      主題題材

      黃遵憲早年即經歷動亂,關心現實,主張通今達交以“救時弊”(《感懷》其一)。

      從1877年(光緒三年)到1894年(光緒二十年),他以外交官身份先后到過日本、英國、美國、新加坡等地。經過親自接觸資產階級文明和考察日本明治維新成功的經驗,他明確樹立起“中國必變從西法”(《己亥雜詩》第四十七首自注)的思想,并在新的文化思想激蕩下,開始詩歌創作的新探索。他深感古典詩歌“自古至今,而其變極盡矣”,再繼為難。但他深信“詩固無古今也”,“茍能即身之所遇,目之所見,耳之所聞,而筆之于詩,何必古人?我自有我之詩者在矣”(《與朗山論詩書》)。他沿著這條道路進行創造性的實踐,突破古詩的傳統天地,形成了足以自立、獨具特色的“新派詩”,成為“詩界革命”的巨匠和旗幟。

      黃遵憲的詩“詩之外有事,詩之中有人”(《人境廬詩草自序》),廣泛反映了詩人經歷的時代,具有深厚的歷史內容,是一塊標志我國古典詩歌發展到最后階段轉向革新時期的里程碑。反帝衛國、變法圖強是他詩歌的兩大重要主題。在反帝方面,從抵抗英法聯軍到庚子事變,他的詩都有鮮明反映。特別是關于中日戰爭,他寫下的《悲平壤》、《哀旅順》、《哭威海》、《臺灣行》、《渡遼將軍歌》等系列詩作,反帝衛國思想尤為突出。詩人在這類主題的作品里頌揚抗戰,抨擊投降,充滿愛國主義激情和深摯的憂國焦思。其中不少篇章,規模宏偉,形象生動,表現出詩歌大家的氣魄和功力。如《馮將軍歌》中寫到:“將軍一叱人馬驚,從而往者五千人。五千人馬排墻進,綿綿延延相擊應。轟雷巨炮欲發聲,既戟交胸刀在頸。敵軍披靡鼓聲死,萬頭竄竄紛如蟻。十蕩十決無當前,一日橫馳三百里。”將中法戰爭中愛國將領馮子材鷙猛無前的英雄形象和馮軍排山倒海的氣勢,活現于紙上。 

      黃遵憲早在《感懷》、《雜感》、《日本雜事詩》等作品中即批判陳腐事物,贊賞派遣留學生和日本明治維新等新事物。后來他更以飽滿的熱情謳歌變法維新,期望能通過變革使中華民族重新崛起:“黃人捧日撐空起,要放光明照大千。”(《贈梁任父同年》)戊戌政變發生,他作《感事》、《仰天》等詩痛惜新政夭折,憂虞國家前途,百感交集,情思深摯:“忍言赤縣神州禍,更覺黃人捧日難”(《感事》其八)。但他沒有動搖自己的信念,《己亥雜詩》第四十七首說:

      滔滔海水日趨東,萬法從新要大同。后二十年言定驗,手書心史井函中。這種堅信變舊趨新的歷史潮流不可扼抑的精神,貫穿在他的詩作中。 

      值得注意的是,處于新舊交替時代的黃遵憲的詩歌,較早地描寫了海外世界以及伴隨近代科學而涌現的新事物,拓寬了題材和反映生活的領域,寫出了古典詩歌所沒有的新內容。他的《今別離》四首分別吟詠在出現輪船、火車、電報、照相和已知東西兩半球晝夜相反的條件下,離別的新況味,別開生面,令人耳目一新。詩人將新學理融入詩意內涵以表現同種一家等人生理想和事物變化轉換之理,一新詩境,別饒興味。詩人在這首詩里說“足遍五洲多異想”,他從一個封建國家踏進資本主義世界,事事物物都觸動他的詩心歌緒,把古人不曾接觸的海外世界反映到中國詩歌中來。《八月十五夜太平洋舟中望月作歌》以流美豪宕的筆墨,勾勒出太平洋上夜航獨有的情境。至如各國奇異的風光,如日本的櫻花(《櫻花歌》),倫敦的大霧(《倫敦大霧行》),巴黎的鐵塔(《登巴黎鐵塔》),錫蘭島的臥佛(《錫蘭島臥佛》)等,無不收攝在詩人的筆下。海外詩篇也涉及外國民俗與時事政治。《日本雜事詩》從多方面反映了日本的歷史和社會生活。《紀事》詩富有風趣地描寫了美國總統大選時,共和、民主兩黨千方百計宣傳自己、激烈爭奪選民的情景。 

      藝術特點

      黃遵憲說“風雅不亡由善作,光豐之后益矜奇”(《酬曾重伯編修》其二),他深知詩歌的生命在于變化與創造。他的詩就是在廣泛吸取前人成就的基礎上,本著“善作”的精神,沿著“矜奇”的趨勢,推陳出新,加以創造,形成自己的獨特面目。首先,他的詩雖然常有一種前瞻追求的浪漫豪情,但更主要的方面是真切的寫實。他有不少宏篇巨制,篇幅都超越古人,往往自成某一方面小史,如《番客篇》近于華僑南洋開發史,《逐客篇》堪稱赴美華工血淚史,《拜曾祖母李太夫人墓》不啻作者的家族史與童年生活史。他善于以細致的筆墨敘事、狀物、寫景,鋪排場面,勾畫人物,既內容豐富,又形象生動。如《渡遼將軍歌》形象鮮明地刻畫出吳大這個人物。吳本是湖南巡撫,喜好金石,中日戰爭爆發,恰好購得一枚漢印,印文為“渡遼將軍”,自以為是封侯之兆,遂請纓出師。開篇寫其出征的盛氣:“聞雞夜半投袂起,檄告東人我來矣。此行領取萬戶侯,豈謂區區不余畀!”豪氣沖天 

      文學作品

      《日本雜事錄》二卷。

      《日本國志》四十卷,1898年上海圖書集成印書局出版、浙江書局重刊。

      《人境廬詩草》十一卷(1902年定稿),1911年刊印于日本。

      吳振清等編《黃遵憲集》,天津人民出版社。 

      詩詞有:《雜感》、《今別離其一》、《日本雜事詩》、《題梁任父同年》、《上岳陽樓》等。

      后人紀念

      人境廬1884年(光緒十年)開始籌建藏書樓。1898年(光緒二十四年)編撰《嘉應黃氏人境廬藏書目錄》,著錄有:經部100種,1291冊;史部253種,5122冊;子部221種,1425冊;集部212種,1523冊;叢書21種,2468冊、自著書4種,21冊,合計811種、11850冊。珍本有《修慧寺塔銘》,其余多為普通實用之本。先后積藏有10余萬卷圖書,供當地學生閱覽。 

      藏書室內有黃遵憲的各種著作和讀過的書共八千多冊。廬中保留著黃遵憲親自撰寫的對聯,如會客廳對聯:“萬丈函歸方丈室,四圍環列自家山”,另有一聯:“有三分水、四分竹、添七分明月;從五步樓、十步閣、望百步長江”,都十分形象地描繪了這故居的環境。 

      人境廬于1982年3月修復竣工并下式對外開放,1989年公布為廣東省文物保護單位,1990年評定為全國近現代優秀建筑物,1994年3月成立了“梅州市人境廬文物管理所”進行專門保護管理,1995年3月列為梅州市第一批市級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家庭成員

      黃遵憲的祖父:黃際升,繼承祖業經商。

      黃遵憲的父親:黃鴻藻,字硯賓,號逸農,在北京戶部任職。

      黃遵憲的母親:吳氏, 為葉璧華婚姻介紹人。 

      黃遵憲的妻子:葉氏,是葉璧華堂妹。

      黃遵憲的兒子:黃季偉。

      黃遵憲的孫子:黃延豫。 

      黃遵憲的從侄:黃之駿,祖父為清代進士黃基。

      黃遵憲的堂弟:黃遵庚,為舉人黃鸞藻之子。

      人物評價

      黃遵憲一生大部分時間活動于中國的政治舞臺,可以說是一位出色的外交活動家和一位推動變法維新的干將,然而黃遵憲一生最大的成就,則在于他的詩歌在中國近代詩歌史上所占有的重要地位。

      黃遵憲的詩歌主張與他政治上的維新改革觀點一致。他思想一開始就代表中國新興資產階級的要求,要打開一條出路,為新事物的發展鳴鑼開道,表現新思想、新內容,就要改革舊形式。所以,做為政治改良運動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的詩歌改良運動,其倡導者雖為梁啟超、夏曾佑、譚嗣同等人,但最早從理論和創作實踐上給 “詩界革命”開辟道路的是黃遵憲。

      梁啟超在《飲冰室詩話》中評曰:“要之公度(黃遵憲字公度)之詩,獨辟境界,卓然自立于二十世紀詩界中,群推為大家,公論不容誣也。”

      香港“黃學”專家怡然先生接受專訪時曾慷慨陳詞地說:“縱觀中國近代歷史,就開放意識而言,如果說林則徐是睜眼看世界的第一人的話,那么黃遵憲是真正走向世界的第一人了!多年來黃遵憲的歷史地位被不少人局限性地理解了,后人往往從文學或詩界革命的領域去理解他,而忽視其作為愛國者、思想家、變法維新者、政治家的本來面目,對黃遵憲歷史地位全面深刻認識,是直到近年來才開始出現的。” 

      查看更多>>

      丘逢甲

      人物生平

      愛國世家

      生于臺灣省苗栗縣,可以說是出生在一個愛國世家,其先祖為躲避戰亂而從中原南遷到粵東,因不愿在入侵者面前茍且偷安而舉族南遷。在長期顛沛流離的徙居生活中,他們不得不與險惡的自然環境作斗爭,養成了刻苦耐勞的習慣和勇于開拓進取的精神,并且后代子孫牢記一條遺訓:即先祖是因外族侵擾而輾轉南遷,所有后代子孫,不論落籍何處,都應勤耕苦讀,自立圖強。到丘逢甲的曾祖父丘仕俊時,因耕地狹小,無以為生,所以偕同鄉又漂洋過海,向臺灣遷徙,這大概是清乾隆中葉時期。到丘逢甲這一代,丘家在臺灣定居已有四代、近百年的歷史了。

      1864年(同治三年),丘逢甲就出生在這樣一個具有濃厚愛國愛鄉思想、生活上則保持清樸風尚的鄉村塾師的家庭里,自幼受清樸剛正家風的熏陶和艱苦生活的磨煉,“幼負大志”,渴望報效國家民族。這一切對他日后的事業以及人生道路都產生了積極有益的影響。 丘逢甲自幼天資聰穎,讀書過目不忘,在其父的親自教授下,六七歲即能吟讀、屬對。14歲時赴臺南應童子試,獲全臺第一,受福建巡撫兼學臺丁日昌注意,連稱“奇童” ,特贈“東寧才子”印一方,由此聞名全臺。1887年(光緒十三年),入臺灣兵備道唐景崧幕府,帖拜唐為師,對臺灣風雨飄搖的局勢有了更深刻的體會。 1888年(光緒十四年)參加鄉試,中試為舉人。

      1889年(光緒十五年)春,赴京參加會試進士,中進士,欽點工部虞衡司主事。此時丘逢甲年僅26歲,但他卻無意仕途,辭歸故鄉,專意養士講學,任臺南崇文書院主講,同時兼任臺灣府衡文書院及嘉義羅山書院主講。1892年(光緒十八年),《臺灣通志》總局正式開設,丘逢甲被聘為采訪師,負責采訪、補輯鄉土故實,因此有較多機會深入民間,了解社會民情。這時期,整個中華民族正處在深刻的民族危機和社會矛盾之中,西方列強的殖民侵略使中華民族面臨著生死存亡的威脅,這樣的社會現實不能不使丘逢甲感到郁悶和隱憂,他慨嘆道:“風月有天難補恨,江山無地可埋愁。”“孤島十年民力盡,邊疆千里將材難。”他預感到一場大的動蕩即將到來,自己雖隱身山林,專心教讀,但渴求報效國家之情卻熾熱而強烈。在他的書屋中,自書中堂“且看鷹翅出云時”,以明心志,時刻準備報效國家。

      臺灣戰役

      1894年(光緒二十年),中日甲午戰爭爆發,他預見到臺灣前途危難,以“抗倭守土”為號召創辦義軍,自己帶頭變賣家產以充軍費,并動員親屬入伍。不久,160營(實際上經訓練的只有30余營)義軍成立,丘逢甲擔任全臺義軍統領(又稱義軍大將軍)。1895年(光緒二十一年)4月17日,李鴻章與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在日本國馬關春帆樓簽訂了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激起了全國人民的義憤。丘逢甲悲憤交加,當即刺血上書,抗議李鴻章的賣國行徑。刺指血書“拒倭守土”四字,率全臺紳民上書反對割臺,表示要與桑梓之地共存亡,清廷不納。丘逢甲見無可挽回,遂倡議臺灣自立為民主之國,率臺民領銜電奏十六字:“臺灣士民,義不臣倭。愿為島國,永戴圣清。”親草憲法,以藍地黃虎為國旗,“永清”為年號。5月25日,建“臺灣民主國”,擁署臺灣巡撫唐景崧為總統。 此后他多次聯合臺灣紳士向朝廷發出呼吁電,要求廢約抗戰。清政府不但置臺灣領土和幾百萬同胞于不顧,而且急詔撤回守土官兵。丘逢甲聯合一批愛國志士,與日軍展開抗戰。日本侵略軍進攻臺灣后,臺北、臺南和臺中的防務分別由唐景崧、劉永福和丘逢甲、林朝棟負責。由于唐平時放縱部下,紀律松散,無心抗戰,一與日軍交手,便節節敗退,不久基隆失守,唐化裝逃離臺北,臺北被日軍輕易占領。消息傳來,丘逢甲急舉義軍赴臺北增援,途中得知臺北已淪陷,唐已內渡,氣憤至極。日軍沿鐵路南侵直達新竹,丘逢甲率義軍與日本侵略軍血戰20余晝夜,進行了大小20多場戰斗,給日軍以沉重打擊。終因“餉盡彈盡,死傷過重”而撤退。許多義軍將領同時也是丘逢甲的弟子,如姜紹祖(“敢”字營統領)、丘國霖(“誠”字營統領)、徐驤(“捷”字營統領)、吳湯光等,都英勇獻身。

      1895年(光緒二十一年)秋,失敗后離臺內渡,定居鎮平,往來潮、汕、廣州之間,一度赴港、澳、南洋等地,曾與康有為、梁啟超會晤。7月27日抵泉州。七月回祖籍鎮平定居。為表示不忘光復臺灣素志,為其子丘琮定別號“念臺”,將房舍定為“念臺精舍”。 后順應時代潮流,從贊同維新保皇逐漸傾向革命,掩護同盟會員的反清活動,致力于興辦學校,推行新學,培植人才。先后擔任兩廣學務處視學、廣東教育總會會長、廣東咨議局副議長等。民國成立,以廣東代表身份赴南京參加籌組臨時政府,被推舉為參議院議員。1912年(光緒二十八年)初,扶病南歸,隨即病故。他臨終彌留之際,囑咐家人:“葬須南向,吾不忘臺灣也!”

      黃岡起義

      1904年(光緒三十年),丘逢甲在箭竹頂茶場策劃“黃岡起義”行動計劃期間,為石馬私塾先生黃彩平題寫的屋名“遷善樓”墨寶,因刻石師父不小心泡了水,缺損了一角,這次子淵公又在箭竹頂茶園議事廳請丘逢甲即興揮毫重寫了一張。為此,黃彩平還特地減免了何家兩斗谷種的地租以表謝意。(遷善樓,光緒戊申夏月,丘逢甲書)

      黃岡起義雖然失敗了,但它給滿清王朝所造成的沖擊卻堪與廣州黃花崗起義相媲美。正如孫中山在他的《建國方略》中所言:“若無此次諸烈士轟轟烈烈足喪滿虜之膽之善因,怎有辛亥武昌之義師一舉而鄂督瑞澄入軍艦之美果?”。

      1904年(光緒三十年)春節,丘逢甲在箭竹頂茶場一共住了兩晚,直至正月十八才下山。期間,特地以何子淵的字“東漢”為據,為子淵先生題下“光漢茶莊”和“淵廬”“順裕廬”等多幅墨寶。

      1907年(光緒三十三年)5月,第二次黃岡起義失敗后,何子淵等領導人隨即返回梅州。不久,蕭惠長、江柏堅、姚竹英、張花谷等人身份不幸暴露,被迫走避箭竹頂茶場達半年有余。其中姚竹英等人在箭竹頂茶場住了半年多,蕭惠長、江柏堅住了四個多月,邱逢甲為了營救革命黨人及商量下一步行動方案,于1908年(戊申年)夏初,多次來到石馬“順裕廬”跟子淵先生商討對策,后遇險黨人卒在何子淵、丘逢甲的疏通、擔保之下得以脫險。 

      主要成就

      教育事業

      1897年(光緒二十三年)任潮州韓山書院山長,后又在潮陽東山書院、澄海景韓書院任主講。1899年(光緒二十五年)創辦潮州“同文書院”。翌年由廣東當局派赴南洋調查僑情,歷游越南、新加坡、馬來亞、荷屬東印度,向僑胞籌募辦學經費。1901年(光緒二十七年),遷同文書院于汕頭,改為嶺東同文學堂,自任監督(校長),開設格致、化學、生理衛生、經學、史學、算學等課程,聘清日本學者熊澤擔任日文教學。同文學堂是廣東第一所新式學堂,廣泛傳播了西方文明和改革思潮,培養學生千余人,后來大多參加了同盟會。此外,他還創辦了鎮平初級師范傳習所、鎮平縣立中學堂。 

      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改任廣州府中學堂監督,嗣又任廣東教育總會會長。 1909年9月當選廣東諮議局議員,繼又被舉為副議長。同年受聘為兩廣總督公署議紳及兩廣方言學堂監督,與陳炯明等同盟會骨干時相往還,同情革命。時同盟會正籌劃廣州新軍起義,計劃成功后由丘逢甲、陳炯明分任正、副民政長官。1901年2月12日,廣州新軍起義,旋敗。當局查知諮議局人員參與策劃者有陳炯明、鄒魯,持名單見丘,要拘捕二人,經他力保始無事。同年,與陳炯明在諮議局力倡禁賭,為受賭商賄賂的部分議員所否決,遂發動社會大眾展開斗爭,卒使廣東當局下禁賭令。1911年9月,廣東光復,丘任廣東軍政府教育部長。十月代表廣東赴南京出席獨立各省組建臨時政府會議。1912年1月,因肺病轉劇南返,至潮州,接到被推舉為臨時參議院參議員之電。2月25日,病逝于鎮平。 

      文學創作

      丘逢甲少有詩名,內渡前所作已多,但代表其詩歌思想、藝術成就的,是內渡后的作品。這部分詩約1700多首,以懷念臺灣和感憤時事之作最為突出。《山村即目》、《秋懷》、《紀夢二首》、《百字令》、《竹枝詞》、《離臺詩》、《天涯》、《元夕無月》《愁云》、《春愁》 、《往事》、《送頌臣之臺灣》、《夏夜與季平肖氏臺聽濤追話舊事作》和前后《秋懷》等,傾訴臺灣淪亡的悲憤,抒寫思念故園的愁情和恢復失土的壯志。《香港書感》、《海軍衙門歌》、《聞膠州事書感》、《汕頭海關歌》、《答敬南見贈次原韻》(其三)等,揭露帝國主義對中國的瓜分和掠奪,譴責清政府的昏聵無能,要求變革圖強,"誅秦"除暴。這些詩都具有鮮明的時代內容,體現了丘逢甲"重開詩史作雄談"(《論詩次鐵廬韻》)的創作特點。此外,他的懷古、紀游詩,表彰前賢,刻畫山川,往往寄托了憂時濟世的懷抱。在藝術風格上,抒懷感時之作悲涼激越,寫景小詩清新爽秀,敘事之作酣暢淋漓。在形式上,頗為放恣,不為格律所拘,語言圓熟流暢,好用俗語新詞。所作以七律、七絕及七古居多。在風格卑靡、崇尚擬古的晚清詩壇上,丘逢甲的愛國詩篇,氣壯而志奮、情真而意切,"震動一時"(江□《丘倉海傳》)。梁啟超稱他為"詩界革命之巨子"(《飲冰室詩話》),黃遵憲說"此君詩真天下健者也"(《與梁啟超書》)。唯其詩騁筆而書,不免有題意乃至語言雷同的缺陷,表現上也較率直而少含蓄。梁啟超的《飲冰室詩話》中對這種豪放激越、震撼人心的詩風同樣有很高的評價,并稱丘逢甲為“詩界革命一巨子”。

      詩集主要有《柏莊詩草》 、《嶺云海日樓詩鈔》等。《柏莊詩草》為內渡前作品,作者原以為毀于戰火,后人亦長期未見。1979年始被發現,今由丘氏后人收藏,有手稿影印本傳世。《嶺云海日樓詩鈔》12卷,為其弟丘瑞甲從遺稿選輯編年,均為內渡后所作,1913年粵東編譯公司刊印。1936年中山大學出版《詩鈔》13卷本,系將原書第5卷"己亥稿上、下"分為2卷,又另輯"選外集" 1卷。1982年上海古籍出版社的標點本,即以此為底本。1984年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嶺云海日樓抄》12卷,附《選外集》、《選外集補遺》、《柏莊詩草》、《其他詩作》,為現行丘詩的最足本。此外,1935年商務印書館出版的《倉海先生丘公逢甲詩選》,是丘逢甲之子丘琮據《詩鈔》12卷本所選,增入《離臺詩》等作品。

      潮汕新學

      丘逢甲雖然在潮汕地區任教的時間不長,但他揚棄舊式以時務、策論、詩、古文辭課士,摒棄八股試帖,創辦當時粵東潮屬各縣獨一無二的新式學堂,開創了潮汕近代新學的先聲。

      撰題聯

      松壽千歲;

      桂馨一山。

      ——丘逢甲題以其父命名的書屋潛齋

      培栽后進;

      遠繼先芬。

      ——丘逢甲題廣東省蕉嶺淡定樹培遠堂

      陸沉欲借舟權住;

      天問翻無壁受呵。

      ——丘逢甲自題廣東省梅縣黃遵憲人境廬無壁樓

      慈愛在人間,屹鳥閩花常被澤;

      濟施滿天下,梯山航海盡沾恩。

      ——丘逢甲題臺灣省臺中豐原慈濟宮

      憑欄望韓夫子祠,如此江山,已讓前賢留姓氏;

      把酒吊馬將軍廟,奈何天地,競將殘局付英雄。

      ——丘逢甲題廣東省潮州韓山書院

      西枕廬峰,東朝玉筆,山水本多情,耕讀漁樵俱適意;

      南騰天馬,北渡仙橋,林泉皆勝境,用藏書處盡隨心。

      ——丘逢甲自題廣東省蕉嶺丘宅心泰平草廬

      西北揭陽嶺,東南太平洋,此樓萃山海奇觀,望遠登高,頓生八表經營志;

      剌史韓昌黎,衙官趙天水,所學得圣賢宗旨,讀書論世,莫負千秋尚友心。

      ——丘逢甲題廣東省潮州金山書院藏書樓

      此山界閩粵之交,自成丘壑,任仙人灶冷,帝子巖寒,群峰拱揖尚依然,看殘世界空華,萬柄青蓮,九品臺高開寶座;

      我佛以慈悲為本,何惜津梁,仗西竺經遺,南宋缽在,末劫挽回原易事,留得英雄退步,一庵黃葉,三生石上證清禪。

      ——丘逢甲題廣東省大埔縣西北陰那山祥光寺

      贈詩

      贈潮陽三生歌

      有子朱子開閩學,潮人從者鄭與郭。宗風歇絕七百年,覺時誰振南天鐸。


        我從閩來見二生,潮中人材猶不弱。鄭生步月昨過我,手持東山松石歌。


        侵晨剝啄者誰子,郭生入坐莊而和。有閩誰辟八使九,陳將軍者實功首。


        貴人之山奇氣尚郁盤,恨我遲來不見豪士陳龍友。


        其人悲歌慷慨能談兵而使酒,何意乃有高足生,循循繼其后,為師立傳冀不朽。


        鄭生昨告我以陳生之才,今聞郭生語亦同,令我日望足音跫然來。


        東山之高高出青云上,貞松奇石郁相望。何時三生同題石上名,釃尊補祝文丞相。

      ——贈潮陽三生陳秀升、郭經、鄭浩 

      家族背景

      祖源

      一世:

      丘氏始祖,其名諱字號未傳與譜。

      丘逢甲族譜

      據丘濱、丘鈇、丘裕1590年編纂的《鎮邑丘氏族譜·河南丘氏族譜歷記》記載:“惟我邱氏始祖自宋季初由福建汀州府上杭縣來至梅州,即今程鄉也。見得風俗淳厚而石窟又為鄉村之佳勝,遂居之而立籍焉。生娶未傳于譜,不敢強記,但住居在于大坑頭,葬在大坑頭風吹羅帶形坐東向西。其祖婆葬在大坑頭蛇形坐東向西是的。” 

      據其一修譜修譜人六世丘希質1438年《河南丘氏族譜圖引》記載“吾思厥祖,始自姓丘氏大祖,以上數世,居福建之上杭勝運里上南湖,宗枝世代,其譜諜失于著集,嗚呼!先事往矣,繼作之義其可已乎?夫人之子孫,上能承宗祖之業,下能范后昆之儀者,當有以肇其本,而續于后焉。仰惟始祖生高祖諱文興,同伯諱文勝,宋季間(1271年—1279年)徙家來廣東之梅州,即今程鄉石窟都居焉……” 

      據其一修譜修譜人六世丘希正1442年《古梅州丘氏族譜圖序》記載:“家舊有譜,遭元季兵焚不存,故莫知先世由來。今吾譜諜之修,斷自我丘氏大祖者為一世。紀其實也,初居福建汀州府上杭縣勝運里上南湖。當宋季遷居梅州,即今程鄉也,居住程鄉子孫,今為程鄉人。始祖有兄原居上杭,有弟移居河源等處。舊頗有譜,略不及錄。追念始祖生二子,次諱文興、即從兄希質同希學、希進之祖考也

      ;長諱文勝、即顒泓之先祖也。高祖生二子:長諱應茂,即希正兄弟之曾祖也;次諱應隆,即從兄希質之曾祖也。希正曾祖生三子:長諱榮孫,即今從侄陵智之曾祖也;次諱榮福,其嗣不續;三諱榮壽,號梅溪先生,即希正堂祖考。祖叔諱宗仁,即從兄希質祖考也,宗仁生均慶,即從兄希質兄弟之祖考。榮壽長子均善,其世闕;(榮壽次子均讓)即希正兄弟之祖考也。子孫綿遠,繼世愈盛是皆祖宗積德所鐘。仰惟自一世祖與高祖以來至于祖考,雖皆隱德弗彰,然跡其所為,莫非積德行義,以為貽厥孫謀之本也。第恨家譜不存,一世祖已上未詳,茲不敢妄記……”據其二修譜修譜人九世丘智1535年《修譜序》記載:“家之譜,蓋由一世積德相傳,至今十一世,先世所生亦多。至七世三十有三,八世八十有六,九世一百四十有四,十世一百六十有余,十一世長幼末室,生育尤多,未可數計,而女子世世如之何其盛哉。然此譜六世質、正二公所著修亦不知其始祖生死卒葬,二三世亦與失記者乎,序說先祖之譜,乃因宋元改變大亂,委于煨爐,故弗得聞其詳耳。可勝嘆息哉。今為地方大變,寇征二次,宗族離散各方,少得相會,以致雷同安名者眾,而生娶卒葬不知者多,且又分為五戶而譜,記宗族世代,而知重者固多,而懵然不知者,而數視譜者不少。余因久懷修著之心,乃于書舍中取六世譜,自七世而修至十一世,使各知名同或紀于前者速自改正,抄寫一樣四本交付各房經事者收存,與眾觀之,不能遍及。有同心,抄一本自看尤妙,可以續千載之緒……” 

      據其二修譜修譜人閩汀武平庠生北川慎獨丘本明1535年《河南丘氏族譜序》記載:“夫我姓本根固蒂,由閩汀寧邑發軔于杭川,幸有大祖自宋元間經商于粵潮之梅州石窟之都,睹風俗之醇,見善人之伙,于是居焉。所生之子有曰文勝,其余者無所考訂也。迨顒謂雖見于譜,亦復遷于龍川樂邑居焉。又如次者文興之子應茂等輩人,雖繁育遷徙無常,去就亦無所稽焉。幸而五世子者名曰均美、均讓與榮壽之子輩出以詳于譜,而跡著且顯也,是何也?均讓之次子名曰希正,以易經中宣德科亞元文魁,以士名壓于粵夫顯者著者,再不可知。而述應隆公生宗仁不幸早卒,遺孤均慶之衍一而十,十而百,雖千萬之眾,受蒙德賜所由是耶……” 

      據其三修譜修譜人丘濱、鈇、裕1590年編纂的《河南丘氏十一世修譜序》記載:“我宗之譜失傳也久矣。自我丘氏始祖,于前朝宋季元初(1271年—1279年)由福建汀州寧化上杭而來五百余年,歷世十有四矣。其子孫生齒日繁,住居渙散,雖叔孫兄弟亦莫能序其昭穆于其間。濱也承在十一世孫……” 

      二世:文興,“文興公,始祖次子,謚創兆先生。居大坑頭。娶岳氏,年月俱未詳,葬印山崗。生二子:長應茂、次應隆。岳氏葬在水沾塘面蜈蚣出洞形。” 

      三世:應隆,“應隆公,文興次子,謚遺業先生。生卒事跡無傳,隱居不仕,葬印山崗金鵝抱卵形。妻吳氏,葬對面左邊崗上。生子:宗仁。” 

      四世:宗仁,“宗仁,應隆之子,謚繼續先生。年十八而早卒,葬印山崗蔴地里蟠龍形,又云祥云捧月。妻劉氏,先日同仁公禱于南巖均慶寺,幸有孕,遺腹四月,誕生男,遂名曰:均慶。時姑吳為嬪,形影相吊,孤子在懷,基業見侵,且稅租缺人收取,差役逼以應當,劉遂擇忠厚者東廂鐘公望以繼持家事,奪劉氏之志,而改事之。以至子年十二,劉氏乃歸鐘家。卒葬在城大照坑。生子一:曰均慶。” 

      五世:均慶,“均慶,宗仁之子,生于1356年(大元至正丙申年)十二月十九日午時,鶴形隆準,沉靜寡言,度量寬洪,利欲不介于懷,喜怒不形于色,不尚奢靡,不吝施與,1368年—1398年(大明洪武年)間舉為耆老;二十余年平心率物,鄉閭德之貧乏,逋租稅者,歲終簿書,即勾除之,不復較取。洪熙年乙巳十一月初五日辰時終,壽七十一,謚樸雅居士,葬于西湖嶺東向。娶溫氏,諱妙貞,本縣曾井馬蹄峰訓導溫弼女。1357年九月二十七日辰時生,1442年十月十四日酉時終,壽八十六,謚彌善孝姆,溫大孺人性淳至孝,因兄溫禧任本縣儒學訓導,秩滿之京,年久不回,恐有別調,常以掌焚香,禱告愿兄早歸奉母,母病割股以和湯藥,母沒涎出,吮而吞之,三其席污穢,浸漬不堪,乃謂母血脈鋪以床寢臥至干,不忍舍去,向善之心,莫之能及。晚年齋素,每晨誦念佛經,伉儷仝偕,卒無嫌隙,合葬西湖嶺。生子四:長希魯、次希學、三希質、四希進。孝德至此瓜瓞綿亦是。叨其福德也。” 

      六世:希進,“希進,均慶四子,謚北湖茂才。妻鄧氏,謚懿德。謹查茂才公為北房,開孔信之祖族派蕃衍,每逢子午卯酉三年,享祭新丁盛典。生前必有大功德,非凡祖可比。乃考舊族譜,舉伊行述,不置一詞,詎其功德,美不勝述,如春秋之作,游夏不能贊一詞歟。茲亦不敢妄為之,贅悉仍其舊已耳。” 

      (注:以上二世文興至六世希進的引文均出自丘濱、丘鈇、丘裕1590年編纂的《鎮邑丘氏族譜·河南邱氏族譜歷記》)

      七世:杰

      八世:惟秀

      九世:玭

      十世:孔會

      十一世:巡

      十二世:汝升

      十三世:純義

      十四世:及近十五世:永梁

      十六世:德鳳

      十七世:友萬

      十八世:仕俊

      十九世:學祥

      二十世:龍章

      二十一世:逢甲 

      親屬

      因在清雍正年間,不少“丘姓”者因避諱孔子之名,改成了普遍常見的“邱姓”,故丘逢甲宗族姓“丘”或“邱”者皆有。丘逢甲后裔分布在大陸、臺灣、香港、美國等地。

      長子:丘琮(又名念臺)(1894年—1967年)。抗日戰爭期間任第四戰區少將參議。1948年隨同國民黨政府遷臺。1950年到1957年間,任監察委員、“總統府”資政,1957年起連任國民黨中常委。1967年1月出訪日本為瓦解廖文毅等早期“臺獨”活動的圖謀而四方奔走,一次在回日寓所途中突發腦溢血未及救治而身亡,享年73歲。

      女兒:丘念臺

      長女:丘應棠,學名棣華,從事教育工作40余年,臺灣著名教育家。

      養子:丘應楠,臺灣大學畢業后留美,獲理學博士。1984年冬獲得國際化學學術界最高榮譽——華盛頓化學學會希爾蘭獎。1964年任教于華盛頓天主教大學。1986年任臺灣中央研究院院士。

      次子:丘琳(又名鎮侯)(1896年—1972年),新中國成立后曾兼任臺盟廣東省委會主委。

      長子:丘應樞,曾任廣州市臺盟辦公室主任。

      次子:丘應榆,曾任省臺盟副秘書長、珠江水利委員會副總工程師。

      次子:丘瓚(出嗣),在臺灣居住。

      孫子:丘應樺,丘瓚之子,香港居住,現任港龍航空公司行政總裁。 

      孫子:丘應梁,丘瓚的兒子,曾任臺灣新竹衛生局局長。

      孫女:丘淑珍,丘瓚的女,在蕉嶺故居居住,是蕉嶺縣政協委員、縣丘逢甲研究會理事。其生育有兩子一女。

      其兄:邱先甲,于臺灣割讓日本后一起返回廣東,后又遷回臺中。

      侄子:邱欽洲,曾任第四屆臺中市市長。

      侄女:陳邱阿慎(邱欽洲的姐姐)曾任臺中市議員,其夫陳彩龍曾任臺灣省臨時省議會第三屆議員,其子陳端堂曾任第七屆臺中市市長。

      后世紀念

      2016年6月,中國臺灣向美國購買二艘佩里級護衛艦,派員赴美接艦,規劃,未來兩艘護衛艦將命名為“銘傳”與“逢甲”,紀念清末首任臺灣巡撫劉銘傳與抗日名將丘逢甲。 

      人物評價

      正面評價

      丘逢甲少年得志,卻棄官返臺從事教育工作;已未割臺時,他首倡獨立抗日;

      內渡大陸后則獻身推廣新式教育,為國家培養元氣。終其一生始終對國家抱有高度的期望,具有強烈的愛國情操。丘逢甲的詩文曾獲得諸多學者高度的評價:錢仲聯曾評其《嶺云海日樓詩鈔》曰“七律一種,開滿勁弓,吹裂鐵笛,真成義軍舊將之詩。”柳亞子謂“時流竟說黃公度,英氣終輸倉海君,戰血臺澎心未死,寒笳殘角海東云。”梁啟超則譽為“詩界革命巨子”、“天下健者”。

      負面評價

      1895年反割臺運動期間,丘逢甲雖首先刺血上書反對割臺,爾后卻提前內渡,其前后言行不一,實際表現未盡理想,使后人稍有微詞。連雅堂在《臺灣通史》便作總評為“成敗論人,吾所不喜,獨惜其為吳湯興、徐驤所笑爾。”丘氏內渡之際,有謂其挾帶巨額公款而,但因無實據,亦有持不同意見者迄今仍無定論。

      查看更多>>



      黃遵憲和丘逢甲在晚清時期,既是當時改革的主力派,也是著名的愛國詩人。黃遵憲工詩,喜以新事物熔鑄入詩,有“詩界革新導師”之稱;丘逢甲的愛國詩篇氣壯而志奮、情真而意切。因這二人在詩歌和政治上相似的成就,被后人合稱為“晚清詩界革命二巨子”。

      开心丁香婷婷深爱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