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vjhnf"></output>

      <code id="vjhnf"></code>
      <code id="vjhnf"></code>

    2. 強秦二名將

      強秦二名將是指秦朝的王翦、蒙恬兩人。王翦,戰國時期秦國名將,秦代杰出的軍事家,杰出的軍事指揮才能使其與白起李牧廉頗并列為戰國四大名將。王翦是瑯琊王氏和太原王氏的始祖。蒙恬出身名將世家,其祖父蒙驁、父親蒙武均為秦國名將,深受家庭環境的熏陶,自幼胸懷大志。

      主要角色

      蒙恬

      人物生平

      將門之后

      蒙恬祖籍山東省蒙陰縣,故里在蒙陰縣城西南7.5公里處的邊家城子村。

      據考證,“蒙”以蒙山為氏。先世為齊國人,戰國時,祖父蒙驁于齊投靠秦昭王,領軍攻打韓、趙,累官至“上卿”。 父親蒙武也為秦將,曾任秦內史,與秦將王翦聯手滅掉楚國。蒙恬出身于一個世代名將之家。祖父蒙驁為秦國名將,事秦昭王,官至上卿。蒙恬成長于武將之家,深受家庭環境的熏陶,自幼胸懷大志,立志沖鋒陷陣,報效國家。他天資聰穎,熟讀兵書,逐漸培養了較高的軍事素養。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帝二十六年),蒙恬被封為將軍,攻打齊國,因破齊有功被拜為內史 (秦朝京城的最高行政長官), 其弟蒙毅也位至上卿。蒙氏兄弟深得秦始皇的尊寵,蒙恬擔任外事,蒙毅常為內謀,當時號稱“忠信”。其他諸將都不敢與他們爭寵。 

      大破匈奴

      秦國兼并天下后,蒙恬奉命率三十萬大軍北擊匈奴。收復河南地 (今內蒙古河套南伊克昭盟一帶),自榆中(今內蒙古伊金霍洛旗以北)至陰山,設三十四縣。又渡過黃河,占據陽山,遷徙人民充實邊縣。其后修筑西起隴西的臨洮(今甘肅岷縣),東至遼東(今遼寧境內)的萬里長城,把原燕、趙、秦長城連為一體。長城利用地形,籍著天險,設置要塞,有力的遏制了匈奴的南進。后受遣為秦始皇巡游天下開直道,從九原郡(今內蒙包頭市西南)直達甘泉宮,截斷山脈,填塞深谷,全長一千八百里,可惜沒有修竣完工。蒙恬駐守上郡十多年,威震匈奴。 

      秦始皇非常尊寵蒙氏,信任、夸獎蒙恬的才干,并且親近蒙恬的弟弟蒙毅,官至上卿,外出則陪秦始皇同乘一輛車子,居內則侍從在秦始皇的跟前。蒙恬擔任外事,蒙毅常為內謀,當時號稱忠信。因此,其他的諸將相,都不敢和他們爭寵。 

      蒙毅法治嚴明,從不偏護權貴,滿朝文武,無人敢與之爭鋒。某日,內侍趙高犯有大罪,蒙毅依法判其死罪,除去他的宦職,但卻被秦始皇給赦免了。從此時起,蒙氏兄弟便成了趙高的心病。

      慘遭冤殺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三十七年)冬,秦始皇趙政游會稽途中患病,派身邊的蒙毅去祭祀山川祈福,不久秦始皇在沙丘病死,死訊被封鎖,趙高擔心扶蘇繼位,蒙恬得到重用,對自己不利,就扣住遺詔不發,與胡亥密謀篡奪帝位。他又威逼利誘,迫使李斯和他們合謀,假造遺詔。“遺詔”指責扶蘇在外不能立功,反而怨恨父皇,便遣使者以捏造的罪名賜公子扶蘇、蒙恬死。扶蘇自殺,蒙恬內心疑慮,請求復訴。

      使者把蒙恬交給了官吏,派李斯等人來代替蒙恬掌兵,囚禁蒙恬于陽周。胡亥殺死扶蘇后,便想釋放蒙恬。但趙高深恐蒙氏再次貴寵用事,對己不利,執意要消滅蒙氏。便散布在立太子問題上,蒙毅曾在始皇面前毀謗胡亥,胡亥于是囚禁并殺死了蒙毅,又派人前往陽周去殺蒙恬。

      使者對蒙恬說:“你罪過太多,況且蒙毅當死,連坐于你。”蒙恬說

      :“自我先人直到子孫,為秦國出生入死已有三代。我統領著三十萬大軍,雖然身遭囚禁,可我的勢力足以背叛。但我知道,我應守義而死。我之所以這樣做是不敢辱沒先人的教誨,不敢忘記先主的恩情。”

      使者說:“我只是受詔來處死你,不敢把將軍的話傳報陛下。”蒙恬長嘆道:“我怎么得罪了上天?竟無罪而被處死?”沉默良久又說:“我的罪過本該受死,起臨洮,到遼東筑長城,挖溝渠一萬余里,這其間不可能沒挖斷地脈,這便是我的罪過呀!”于是吞藥自殺。 

      歷史評價

      陳馀:“蒙恬為秦將,北逐戎人,開榆中地數千里,竟斬陽周。” 

      司馬遷:“吾適北邊,自直道歸,行觀蒙恬所為秦筑長城亭障

      ,塹山堙谷,通直道,固輕百姓力矣。夫秦之初滅諸侯,天下之心未定,痍傷者未瘳,而恬為名將,不以此時彊諫,振百姓之急,養老存孤,務修眾庶之和,而阿意興功,此其兄弟遇誅,不亦宜乎!何乃罪地脈哉?” 

      揚子《法言》曰:或問:“蒙恬忠而被誅,忠奚可為也?”曰:“壍山,堙谷,起臨洮,擊遼水,力不足而尸有馀,忠不足相也。” 

      曹操:“昔樂毅走趙,趙王欲與之圖燕。樂毅伏而垂泣,對曰:‘臣事昭王,猶事大王;臣若獲戾,放在他國,沒世然后已,不忍謀趙之徒隸,況燕后嗣乎!’胡亥之殺蒙恬也,恬曰:‘自吾先人及至子孫,積信于秦三世矣;今臣將兵三十余萬,其勢足以背叛,然自知必死而守義者,不敢辱先人之教以忘先王也。’孤每讀此二人書,未嘗不愴然流涕也。” 

      司馬貞:“蒙氏秦將,內史忠賢。長城首筑,萬里安邊。趙高矯制,扶蘇死焉。絕地何罪?勞人是稥。呼天欲訴,三代良然。” 

      蘇軾:“蒙恬將三十萬人,威振北方,扶蘇監其軍,而蒙毅侍帷幄為謀臣,雖有大奸賊,敢睥睨其間哉?不幸道病,禱祠山川尚有人也,而遣蒙毅,故高、斯得成其謀。” 

      司馬光:“秦始皇方毒天下而蒙恬為之使,恬不仁不知矣。然恬明于為人臣之義,雖無罪見誅,能守死不貳,斯亦足稱也。” 

      陳普:“劈碎崤潼坼太行,才通腥鮑到咸陽。地后山靈思報德,故教蒙毅去輼輬。” 

      劉克莊:“絕漠功雖大,長城怨亦深。但知傷地脈,不悟失人心。”

      家族成員

      蒙恬的祖父蒙驁原居齊國,在秦昭襄王在位時來到秦國,在秦莊襄王時出現在史書中,不斷地為秦國征戰,后來成為上卿。到秦始皇初年成為了秦國最重要的將領之一。蒙恬的父親蒙武作為王翦(正是后來蒙恬的裨將王離的祖父)的裨將軍參加了秦滅楚之戰。到蒙恬時,蒙恬已經可以率領當時秦軍最重要的部分北征匈奴,連秦始皇的長子也被派到蒙恬軍中作監軍,而蒙毅也同時做到上卿,并曾帶兵,家族的地位甚至超過了蒙驁在世時。但也造成了與胡亥、李斯和趙高等的矛盾和利益沖突,最終導致了蒙氏家族的滅亡。

      軼事典故

      造筆傳說

      公元前223年,秦國大將蒙恬帶兵在外作戰,他都要定期寫戰報呈送秦始皇。當時,人們用竹簽寫字,很不方便,蘸了墨沒寫幾下又要蘸。一天,蒙恬打獵時看見一只兔子的尾巴在地上拖出了血跡,心中不由來了靈感。 他立刻剪下一些兔尾毛,插在竹管上,試著用它來寫字。可是兔毛油光光的,不吸墨。蒙恬又試了幾次,效果還是不行,于是隨手把那支“兔毛筆”扔進了門前的石坑里。有一天,他無意中看見了那支被自己扔掉的毛筆。撿起來后,他發現濕漉漉的兔毛變得更白了。 他將兔毛筆往墨盤里一蘸,兔尾竟變得非常“聽話”,寫起字來非常流暢。原來,石坑里的水含有石灰質。經堿性水的浸泡,兔毛的油脂去掉了,變得柔順起來,傳說這就是毛筆的來歷。 事實上,出土的文物已證明,毛筆遠在蒙恬造筆之前很久就有了。 但蒙恬作為毛筆制作工藝的改良者,其功亦不可沒。據說,蒙恬是在出產最好兔毫的趙國中山地區,取其上好的秋兔之毫制筆的。湖北云夢秦墓中出土的三支竹桿毛筆,用竹制筆管,在筆管前端鑿孔,將筆頭插在孔中,另做一支與筆管等長的竹管做筆套,將毛筆置于筆套之中,再用膠粘牢。為取筆方便,筆套中間鏤有8.5厘米長的長方孔槽,竹筒涂以黑漆,并繪有紅色線條。可見,這支秦筆的制作已采用了一套完整的制作工藝,而且與現代的筆及其制法頗為相似,較之戰國時期的楚國筆已大有進步。 相傳蒙恬曾在善璉村取羊毫制筆,在當地被人們奉為筆祖。又據說蒙恬的夫人卜香蓮是善璉西堡人,也精通制筆技藝,被供為“筆娘娘”。蒙恬與夫人將制筆技藝傳授給村民,當地筆工為了紀念他們,在村西建有蒙公祠,繞村而過的小河易名為蒙溪,蒙溪又成了善璉的別稱。 相傳農歷3月16日與9月16日是蒙恬和卜香蓮的生日,村民們就要舉行盛大敬神廟會,以紀念他們的筆祖。因此,蒙恬雖然不能獲得毛筆的專利權,但他制的筆精于前人,對毛筆的改革是有貢獻的。 歷史上對于蒙恬造筆的說法有一些記載。《太平御覽》引《博物志》曰:“蒙恬造筆。”崔豹在《古今注》中也說:“自蒙恬始造,即秦筆耳。以枯木為管,鹿毛為柱,羊毛為被。所謂蒼毫,非兔毫竹管也。”但事實上,出土的文物已證明,毛筆遠在蒙恬造筆之前很久就有了。意謂蒙恬作為毛筆制作工藝的改良者,其功亦不可沒。東漢許慎的《說文解字》說:“秦謂之筆,楚謂之聿,吳謂之不律,燕謂之弗。”先秦書籍中沒有“筆”字,而“聿”字早在商代就出現了,而秦始皇只是統一了筆的叫法,可見筆是早于秦代就存在了。清代大學者趙翼在《陔余叢考》中的“造筆不始蒙恬”條中寫道:“筆不始于蒙恬明矣。或恬所造,精于前人,遂獨擅其名耳。”唐代韓愈《毛穎傳》以筆擬人其中也提到蒙恬伐中山,俘捉毛穎,秦始皇寵之,封毛穎為“管城子”。后世又以“毛穎”、“管城子”為筆的代稱。除此之外,毛筆的別名還有“毛錐子”、“中書君”、“龍須友”、“尖頭奴”等。

      造箏傳說

      漢代應劭著《風俗通》記載:“僅按《禮樂記》,(箏)五弦筑身也。今并涼二州箏形如瑟,不知誰所改作也。或曰蒙恬所造。”后人根據這段文字,又有如下說法:“古箏五弦,施于竹如筑。秦蒙恬改為十二弦,變形如瑟,易竹以木,唐以后加十三弦。” 西晉傅玄駁斥這種說法,見《箏賦》序:“箏以為蒙恬所造,今觀其器:上圓似天,下平似地,中空準六合,弦柱十二,似十二。設之則四象存,之則五音發。體合法度,節究哀樂,斯乃仁智之器也,豈亡國之臣所能開思運巧哉,或以為蒙恬所造,非也。” 蒙恬為秦國大將,傅玄用“亡國之臣無法創造樂器”的陰陽五行論調,似嫌勉強。《舊唐書·音樂志》也稱箏非蒙恬所造:“箏本秦聲也,相傳云蒙恬所造,非也。制與同而弦少。”在中國的第一部紀傳通史的《史記·蒙恬列傳》中并沒有蒙恬造箏的記載。而《風俗通》的說法也僅用疑問的口吻說蒙恬造箏,一件樂器若出現在史籍上,其必已經流傳一時間了,很可能記史者將此樂器的創造記為當時某領導者之功,或者蒙恬為了適應自己的戎馬生活,將箏改制為瑟。

      精修秦道

      在蒙恬打敗匈奴,拒敵千里之后,他帶兵繼續堅守邊陲。蒙恬又根據“用險制塞”以城墻來制騎兵的戰術,調動幾十萬軍隊和百姓筑長城,把戰國時秦、趙、燕三國北邊的防護城墻連接起來,并重新加以整修和加固。 建起了西起臨洮,東到遼東的長達五千多公里的萬里長城,用來保衛北方農業區域,免遭游牧匈奴騎兵的侵襲。蒙恬在修筑萬里長城的壯舉中,起了主要的作用,這延綿萬余里的長城給后人留下了巨大的文化瑰寶。其實,司馬遷《史記》中蒙恬修筑長城的評價是片面的,他只看到修長城對人民的勞役,卻沒有看到修長城對中原地區的長久安定的重要意義。其次,蒙恬只是連接了秦、趙、燕三國的長城,工程量遠沒有司馬遷所想的那么大。最后就是蒙恬和公子扶蘇曾經多次上書秦始皇請求減免徭役,同時,和扶蘇商議如何合理安排人力,來減輕徭役。 同時,蒙恬沿黃河河套一帶設置了44個縣,統屬九原郡。還建立了一套治理邊防的行政機構。又于公元前211年,發遣三萬多名罪犯到兆河、榆中一帶墾殖,發展經濟,加強軍事后備力量。這些措施對于邊防的加強,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另外,蒙恬又派人馬,從秦國都城咸陽到九原,修筑了寬闊的直道,克服了九原交通閉塞的困境。這不但加強了北方各族人民經濟、文化的交流和融合,更重要的是對于調動軍隊,運送糧草器械物資等具有重要戰略意義。蒙恬將軍駐守九郡十余年,威震匈奴,受到始皇的推崇和信任。

      人物故里

      蒙恬故里位于山東省臨沂市蒙陰縣聯城鄉,地處蒙陰縣西南,東與蒙陰鎮,桃墟鎮,北與蒙陰鎮、常路鎮相鄰,西與新泰市、平邑縣接壤,為三縣交界之地。1995年8月,蒙陰縣人民政府在聯城鄉樹立了“蒙恬故里碑”,在縣城修建了“將軍亭”;2000年,臨沂市人民政府在臨沂廣場為他樹立雕像,列為臨沂“十大歷史名人”之一。
      查看更多>>

      王翦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王翦,頻陽東鄉(今陜西富平東北)人,少年時就喜歡軍事,后來事侍奉秦王政(秦始皇)。 

      公元前236年(秦始皇十一年),王翦領兵攻打趙國的閼與,王翦領軍只十八天,便令軍中不滿百石的校尉回家,并從原軍隊的十人中選出兩人留在軍中,結果所留下來的都是軍中精銳。王翦就用這支士氣很高的精銳部隊攻下了閼與,同時一并攻取了趙的九座城邑。 

      橫掃三晉

      公元前229年(秦始皇十八年),王翦從郡上發兵,下井陘,與楊端和軍兩軍呼應。準備一舉攻滅趙國。結果遇上了趙國的名將李牧,相持一年多的時間。王翦采用反間計,除掉李牧。李牧死后,王翦勢如破竹前行,大敗趙軍,并殺了趙軍主將趙蔥,攻下趙國的都城邯鄲,俘虜趙王遷,趙國原來的各處土地入為秦地,成為秦郡。 

      公元前227年(秦始皇十九年),發生了歷史上著名的荊軻刺秦王事件,荊軻失敗后。秦王政盛怒,并利用這個機會,派王翦領軍攻燕國。燕王喜和代王趙嘉聯合抵抗秦軍,燕代聯軍由燕國的太子丹統領,最后在送別荊軻的易水河邊兵敗。王翦乘勢攻取了燕都城薊,燕王喜逃到了遼東,燕國也名存實亡了。 

      公元前225年(秦始皇二十二年),秦王派王翦兒子王賁攻打楚國,大敗楚兵。 

      然后王賁軍迅速北上,進攻魏國,最后用黃河、大溝水淹大梁城,城盡毀。魏王假投降。接著王賁又平定了魏國各地,設魏地東面為碭郡。 

      攻滅楚國

      公元前224年(秦始皇二十三年),秦王政召集群臣,商議滅楚大計,王翦認為“非六十萬人不可”,李信則認為“不過二十萬人”便可打敗楚國,秦王政大喜,認為王翦老不堪用,便派李信和蒙恬率兵二十萬,南下伐楚。王翦因此稱病辭朝,回歸故里。

      不久,楚軍故意示弱,且戰且退,保留精銳部隊從后突襲李信,大破秦軍兩營兵力,斬殺秦軍七個都尉,是為秦滅六國期間少有的敗仗之一。秦王政聽到這個消息,大為震怒,親自乘快車奔往頻陽,見到王翦道歉說:“我由于沒采用您的計策,李信果然使秦軍蒙受了恥辱。聽說楚軍正在一天天向西逼進,將軍雖然染病在身。難道忍心拋棄我嗎?”王翦推托說“:老臣病弱體衰,昏聵無用,希望大王另選良將。”秦王政再次致歉說:“好了,請將軍不要再說什么了!”王翦就說:“大王一定要用我,非給我六十萬士兵不可。”秦王政滿口答應:“聽將軍的了就是。”于是王翦統領六十萬大軍啟程,秦王政自送霸上,王翦因手握六十萬重兵,出征時向秦王“請美田宅園池甚眾”、“以請田宅為子孫業耳”,秦王政大笑;出關前,又連續五次求賜美田,連部下也開始擔心會不會太過份,王翦才說出了自己的用意:“夫秦王怚而不信人。今空秦國甲士而專委于我,我不多請田宅為子孫業以自堅,顧令秦王坐而疑我邪?”意思是說秦王嬴政生性多疑,如今秦國全國士兵盡交到自己手中,此時唯有向秦王諸多要求,才可以表明自己除了金錢以外別無他求,借此消除秦王怕他擁兵自立的疑懼。

      公元前224年(秦始皇二十二年),王翦領兵伐楚,大軍抵達楚國國境之后整整一年堅壁不出,六十萬士兵都囤積起來休養生息,甚至每天比賽投石以作娛樂。楚軍因為兵少而無可奈何,一年后終于按捺不住,正當楚軍在調動之際,王翦就率兵出擊大破楚軍,殺項燕于蘄,虜楚王負芻,平定楚國。隨后又南征百越,取得勝利,因功晉封武成侯。王翦之子王賁,也以戰功著名,燕國就是被王翦、王賁兩父子合力破滅的。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二十五年),秦國兼并了所有的諸侯國,統一了天下,王翦和蒙恬立的戰功最大,美名流傳至后世。

      人物評價

      總評

      王翦是秦國杰出的軍事家,也是繼白起之后,秦國不可多得的大將之材。他與其子王賁在輔助秦始皇統一六國的戰爭中立有大功,除韓之外,其余五國均為王翦父子所滅。王翦一生征戰無數他智而不暴、勇而多謀,在當時殺戮無度的戰國時代顯得極為可貴。

      歷代評價

      司馬遷:

      “王氏、蒙氏功為多,名施于后世。”“王翦為秦將,夷六國,當是時,翦為宿將,始皇師之,然不能輔秦建德,固其根本,偷合取容,以至筊身。 ” 

      班固:“若秦因四世之勝,據河山之阻,任用白起、王翦豺狼之徒,奮其爪牙,禽獵六國,以并天下。窮武極詐,士民不附,卒隸之徒,還為敵仇,猋起云合,果共軋之、急城殺人盈城,爭地殺人滿野。孫、吳、商、白之徒,皆身誅戮于前,而國滅亡于后。報應之勢,各以類至,其道然矣。” 

      司馬貞:“白起、王翦,俱善用兵。遞為秦將,拔齊破荊。趙任馬服,長平遂阬。楚陷李信,霸上卒行。賁、離繼出,三代無名。”

      杜牧:“周有齊太公,秦有王翦,兩漢有韓信、趙充國、耿恭、虞詡、段颎,魏有司馬懿,吳有周瑜,蜀有諸葛武侯,晉有羊祜、杜公元凱,梁有韋睿,元魏有崔浩,周有韋孝寬,隋有楊素,國朝有李靖、李勣、裴行儉、郭元振。如此人者,當此一時,其所出計畫,皆考古校今,奇秘長遠,策先定於內,功后成於外。” 

      蘇軾:“善用兵者,破敵國,當如小兒毀齒,以漸搖撼,而后取之,雖小痛而能堪也。若不以漸,一拔而得齒,則取齒適足以殺兒。王翦以六十萬人取荊,此一拔取齒之道也。秦亦憊矣,二世而敗,坐此也夫。” 

      李復:“少李輕兵去不回,荊人勝氣鼓如雷。將軍料敵元非怯,能使君王促駕來。” 

      陳元靚:“周鳳不鳴,秦虎方視。將爭善戰,圖一得志。破趙匪難,取燕孔易。戰乃既敗,頻傷無愧。秦兵載授,祖龍服義。菩田亟讀,深謀自遺。六十萬卒,恒恒暨暨。乃獻負過,終平楚地。” 

      黃道周:“王翦事秦,論荊明果。六十萬人,缺一不可。李信少年,以毛赴火。兵敗再興,其計已左。空國伐人,其不疑我。美宅田園,故請瑣瑣。大國雖傷,其中猶夥。士卒投超,尚思閃躲。兵去追奔,萬全方妥。為將陰殘,一世坎坷。三世不詳,王離被虜。” 

      鄧廷羅:“古之善用眾者,莫如王翦、韓信。” 

      《千字文》:“起翦頗牧,用軍最精。宣威沙漠,馳譽丹青。”

      后世地位

      唐朝建中三年(公元782年),禮儀使顏真卿向唐德宗建議,追封古代名將六十四人,并為他們設廟享奠,當中就包括“秦將王翦”。同時代被列入廟享名單的只有:孫臏、田單、趙奢、廉頗、李牧而已。

      及至宋代宣和五年,宋室依照唐代慣例,為古代名將設廟,七十二位名將中亦包括王翦。在北宋年間成書的《十七史百將傳》中,王翦遼亦位列其中。 

      相關成語

      尺有所短,寸有所長出自《史記·白起王翦列傳》,司馬遷評價白起、王翦二人說:“白起算計敵人能隨機應變,計謀無窮,聲震天下,卻不能對付應侯給他制造的禍害;王翦身為秦將,平定六國,是當時的元老將軍,秦始皇尊他為師,可他不能輔佐秦始皇建立德政,鞏固國家的根基,卻茍且迎合,取悅始皇,直至死去。他的孫子王離成了項羽的俘虜,不也是理所當然的嗎?他們各有自己的短處啊!”

      后世比喻人或事物各有其長處和短處。 

      家族成員

      兒子:王賁,秦始皇統一六國時主要戰將,曾水淹大梁,滅魏;直抵臨淄,滅齊。因功封通武侯。后隨秦始皇東巡瑯邪。

      孫子:王離,字明,繼其父為秦將,率兵戍邊備匈奴。秦末農民起義爆發,率兵南下,后被項羽所殺。

      曾孫:王元、王威。

      墓地介紹

      王翦墓位于陜西省富平縣到賢鎮東門外3里許的紀賢村永和堡北。封土面積約7.5畝,高約7米,呈橢圓形。墓西100米南北兩排六冢。秦大將軍美應侯王翦之墓與六冢在文革中均遭平毀。

      這六座小冢,據說里面埋著的是六國王侯的衣冠、圖書和俘虜等。

      1956年8月6日被列為陜西省第一批重點保護文物——秦大將軍王翦墓。

      查看更多>>



      王翦、蒙恬兩人都是秦國的著名將領,擁有杰出的軍事才能,為秦朝立下汗馬功勞。

      开心丁香婷婷深爱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