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vjhnf"></output>

      <code id="vjhnf"></code>
      <code id="vjhnf"></code>

    2. 晉三陽

      張載與其弟張協、張亢,都以文學著稱,時稱“三張”。而之所以稱他們為“晉三陽”,一是因為他們生活在西晉時期,二是因為張載又字孟陽,張協又字景陽,張亢又字季陽,所以今人將他們統稱為“晉三陽”。

      其中,張載、張協相近,張亢則略遜一籌。《文心雕龍》說:“孟陽、景陽,才綺而相埒。”

      主要角色

      張載

      人物簡介

      傳說張載貌丑,外出時頑童常以石擲之,以致“投石滿載”。在《幼學瓊林》中亦有“投石滿載,張孟陽丑態堪憎”之語。可見古人有時也會以貌取人。

      太康初,張載至蜀省父,道經劍閣,因著《劍閣銘》。銘文先寫劍閣形勢的險要,次引古史指出國之存亡,在德不在險的道理,被后人譽為“文章典則”(張溥《張孟陽景陽集題辭》),晉武帝曾派人鐫之于石。

      文學成就

      張載今存詩10余首。較可取的有《七哀詩》2首。其一“北芒何壘壘”描寫漢代帝王陵寢被毀后的景象,慨嘆世道亂離和滄桑變化。其三“秋風吐商氣”寫秋風掃林,滿目凄涼的景色:“陽烏收和響,寒蟬無余音”,“肅肅高桐枝,翩翩棲孤禽。仰聽離鴻鳴,俯聞蜻蛚吟。”通過景物的描繪,寓情于景,表現了作者在黑暗現實中的孤獨苦悶心情。

      此外,張載還有幾篇賦、頌和銘文。其中《蒙汜賦》當時曾受到傅玄的推崇,是張載的成名之作。明人張溥把張載和張協的作品輯為《張孟陽景陽集》,收在《漢魏六朝百三家集》中。

      史籍記載

      《晉書 ·卷五十五》

      張載,字孟陽,安平人也。父收,蜀郡太守。載性閑雅,博學有文章。太康初,至蜀省父,道經劍閣。載以蜀人恃險好亂,因著銘以作誡曰:

      巖巖梁山,積石峨峨。遠屬荊、衡,近綴岷、嶓。南通邛、僰,北達褒斜。狹過彭、碣,高逾嵩、華。惟蜀之門,作固作鎮。是曰劍閣,壁立千仞。窮地之險,極路之峻。世濁則逆,道清斯順。閉由往漢,開自有晉。秦得百二,并吞諸侯。齊得十二,田生獻籌。矧茲狹隘,土之外區。一人荷戟,萬夫<走咨>趄。形勝之地,非親勿居。昔在武侯,中流而喜。河山之固,見屈吳起。洞庭孟門,二國不祀。興實由德,險亦難恃。自古及今,天命不易。憑阻作昏,鮮不敗績。公孫既沒,劉氏銜壁。覆車之軌,無或重跡。勒銘山阿,敢告梁益。

      益州刺史張敏見而奇之,乃表上其文,武帝遣使鐫之于劍閣山焉。

      載又為《榷論》曰:

      夫賢人君子將立天下之功,成天下之名,非遇其時,曷由致之哉!故嘗試論之:殷湯無鳴條之事,則伊尹,有莘之匹夫也;周武無牧野之陣,則呂牙,渭濱之釣翁也。若茲之類,不可勝紀。蓋聲發響應,形動影從,時平則才伏,世亂則奇用,豈不信歟!設使秦、莽修三王之法,時致隆平,則漢祖,泗上之健吏;光武,舂陵之俠客耳,況乎附麗者哉!故當其有事也,則足非千里,不入于輿;刃非斬鴻,不韜于鞘。是以駑蹇望風而退,頑鈍未試而廢。及其無事也,則牛驥共牢,利鈍齊列,而無長涂犀革以決之,此離朱與瞽者同眼之說也。處守平之世,而欲建殊常之勛,居太平之際,而吐違俗之謀,此猶卻步而登山,鬻章甫于越也。漢文帝見李廣而嘆曰:「惜子不遇,當高帝時,萬戶侯豈足道哉!」故智無所運其籌,勇無所奮其氣,則勇怯一也;才無所騁其能,辯無所展其說,則頑慧均也。是以吳榜越船,不能無水而浮;青虬赤螭,不能無云而飛。故和璧之在荊山,隋珠之潛重川,非遇其人,焉有連城之價,照車之名乎!青骹繁霜,縶于籠中,何以效其撮東郭于韝下也?白猨玄豹,藏于欞檻,何以知其接垂條于千仞也?孱夫與烏獲訟力,非龍文赤鼎,無以明之;蓋聶政與荊卿爭勇,非強秦之威,孰能辨之?故餓夫庸隸,抱關屠釣之倫,一旦而都卿相之位,建金石之號者,或有懷顏、孟之術,抱伊、管之略,沒世而不齒者,此言有事之世易為功,無為之時難為名也。若斯湮滅而不稱,曾不足以多說。

      況夫庸庸之徒,少有不得意者,則自以為枉伏。莫不飾小辯、立小善以偶時,結朋黨、聚虛譽以驅俗。進之無補于時,退之無損于化。而世主相與雷同齊口,吹而煦之,豈不哀哉!今士循常習故,規行矩步,積階級,累閥閱,碌碌然以取世資。若夫魁梧俊杰,卓躒俶儻之徒,直將伏死嵚岑之下,安能與步驟共爭道里乎!至如軒冕黻班之士,茍不能匡化輔政,佐時益世,而徒俯仰取容,要榮求利,厚自封之資,豐私家之積,此沐猴而冠耳,尚焉足道哉!

      載又為《蒙汜賦》,司隸校尉傅玄見而嗟嘆,以車迎之,言談盡日,為之延譽,遂知名。起家佐著作郎,出補肥鄉令。復為著作郎,轉太子中舍人,遷樂安相、弘農太守。長沙王乂請為記室督。拜中書侍郎,復領著作。載見世方亂,無復進仕意,遂稱疾篤告歸,卒于家。

      查看更多>>

      張協

      簡介

      張協:與其兄張載、其弟張亢,都是西晉著名的文學家,時稱“三張”。

      鐘嶸在《詩品》序中將“三張”與“二陸(陸機、陸云)”“兩潘(潘岳、潘尼)”“一左(左思)”并提,作為西晉文學的代表,并將張協的詩定為上品,評道:“晉黃門郎張協,其源出于王粲。文體華凈,少病累。又巧構形似之言,雄于潘岳,靡于太沖。風流調達,實曠代之高手。詞采蔥菁,音韻鏗鏘,使人味之亹亹不倦。”

      《隋書·經籍志》錄張協有集四卷,已佚。明人張溥在《漢魏六朝百三名家集》中把他和張載的作品輯為《張孟陽·景陽集》。

      詩作

      秋夜涼風起。清氣蕩暄濁。蜻蛚吟階下。飛蛾拂明燭。君子從遠役。佳人守煢獨。離居幾何時。鉆燧忽改木。房櫳無行跡。庭草萋以綠。青苔依空墻。蜘蛛網四屋。感物多所懷。沈憂結心曲。

      大火流坤維。白日馳西陸。浮陽映翠林。回飚扇綠竹。飛雨灑朝蘭。輕露棲叢菊。龍蟄暄氣凝。天高萬物肅。弱條不重結。芳蕤豈再馥。人生瀛海內。忽如鳥過目。川上之嘆逝。前修以自勖。

      金風扇素節。丹霞啟陰期。騰云似涌煙。密雨如散絲。寒花發黃采。秋草含綠滋。閑居玩萬物。離羣戀所思。案無蕭氏牘。庭無貢公綦。高尚遺王侯。道積自成基。至人不嬰物。余風足染時。

      朝霞迎白日。丹氣臨旸谷。翳翳結繁云。森森散雨足。輕風摧勁草。凝霜竦高木。密葉日夜疏。叢林森如束。疇昔嘆時遲。晚節悲年促。歲暮懷百憂。將從季主卜。

      昔我資章甫。聊以適諸越。行行入幽荒。甌駱從祝發。窮年非所用。此貨將安設。瓴甋夸玙璠。魚目笑明月。不見郢中歌。能否居然別。陽春無和者。巴人皆下節。流俗多昏迷。此理誰能察。

      朝登魯陽關。狹路峭且深。流澗萬余丈。圍木數千尋。咆虎響窮山。鳴鶴聒空林。凄風為我嘯。百籟坐自吟。感物多思情。在險易常心。朅來戒不虞。挺轡越飛岑。王陽驅九折。周文走岑崟。經阻貴勿遲。此理著來今。

      此鄉非吾地。此郭非吾城。羇旅無定心。翩翩如懸旌。出睹軍馬陣。入聞鞞鼓聲。常懼羽檄飛。神武一朝征。長鋏鳴鞘中。烽火列邊亭。舍我衡門衣。更被縵胡纓。疇昔懷微志。帷幕竊所經。何必操干戈。堂上有奇兵。折沖樽俎間。制勝在兩楹。巧遲不足稱。拙速乃垂名。

      述職投邊城。羈束戎旅間。下車如昨日。望舒四五圓。借問此何時。胡蝶飛南園。流波戀舊浦。行云思故山。閩越衣文蛇。胡馬愿度燕。風土安所習。由來有固然。

      結宇窮岡曲。耦耕幽藪陰。荒庭寂以閑。幽岫峭且深。凄風起東谷。有渰興南岑。雖無箕畢期。膚寸自成霖。澤雉登壟雊。寒猿撫條吟。溪壑無人跡。荒楚郁蕭森。投耒循岸垂。時聞樵采音。重基可擬志。回淵可比心。養真尚無為。道勝貴陸沉。游思竹素園。寄辭翰墨林。

      墨蜧躍重淵。商羊儛野庭。飛簾應南箕。豐隆迎號屏。云根臨八極。雨足灑四溟。霖瀝過二旬。散漫亞九齡。階下伏泉涌。堂上水衣生。洪潦浩方割。人懷昏墊情。沉液漱陳根。綠葉腐秋莖。里無曲突煙。路無行輪聲。環堵自頹毀。垣閭不隱形。尺燼重尋桂。紅粒貴瑤瓊。君子守固窮。在約不爽貞。雖榮田方贈。慚為溝壑名。取志于陵子。比足黔婁生。

      查看更多>>

      張亢

      東晉建立初年(318年左右),張亢渡江,拜散騎侍郎。據王隱《晉書》載:“張載弟前烏程令亢,依蔡邕注《明堂月令》、《中臺要綴》諸說歷數,而為歷贊,秘書監荀菘見贊異之,亦信該羅歷義。”荀崧舉薦他領佐著作郎,出補烏程令,入為散騎常侍,重領佐著作。

      張亢文思才藻雖然不及二位兄長,但也有著述,并且精通音樂、伎藝,與張載、張協并稱“三張”。《歷贊》一篇,《晉書》本傳稱見于《律歷志》,未詳。《隋書·經籍志》錄有《晉散騎常侍張亢集》二卷,兩《唐書》錄有《張亢集》二卷,已佚。

      史籍記載

      《晉書》卷五十五

      亢字季陽。才藻不逮二昆,亦有屬綴,又解音樂伎術。時人謂載、協、亢、陸機、云曰:「二陸」「三張」。中興初過江,拜散騎侍郎。秘書監荀崧舉亢領佐著作郎,出補烏程令,入為散騎常侍,復領佐著作。述《歷贊》一篇,見《律歷志》。

      查看更多>>



      鐘嶸在《詩品》序中將“三張”與“二陸(陸機、陸云)”、“兩潘(潘岳、潘尼)”、“一左(左思)”并提,將他們作為西晉文學的代表,其中又將張協的詩定為上品,評道:“晉黃門郎張協,其源出于王粲。文體華凈,少病累。又巧構形似之言,雄于潘岳,靡于太沖。風流調達,實曠代之高手。詞采蔥菁,音韻鏗鏘,使人味之亹亹不倦。”張孟陽詩文則是“文章典則”,而張亢文思才藻雖然不及二位兄長,但也有著述,并且精通音樂、伎藝。真是,一門三兄弟,個個是詩家。


      开心丁香婷婷深爱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