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vjhnf"></output>

      <code id="vjhnf"></code>
      <code id="vjhnf"></code>

    2. 顏回

      顏回

      (孔門十哲之一)
      本名:
      顏回
      別稱:
      顏子、顏淵、子淵
      字號:
      人物簡介:

      顏回(前521-前481),典故顏回好學記載,顏回年二十九,發盡白,蚤死。顏回,尊稱顏子,字子淵,春秋末期魯國(山東曲阜)人。十四歲拜孔子為師,終生師事之,是孔子最得意的門生。孔子對顏回稱贊最多,贊其好學、仁人。歷代文人學士對顏回推尊有加,自漢高帝以顏回配享孔子、祀以太牢,歷代帝王封贈有加。

      顏回參與事件/話題
      本名
      顏回
      別稱
      顏子、顏淵、子淵
      字號
      所處時代
      春秋時期
      民族族群
      華夏族;漢族
      出生地
      魯國(山東曲阜)
      出生時間
      公元前521年
      去世時間
      公元前481年
      主要作品
      《論語》(編集者之一)
      主要成就
      孔門十哲之一,孔門七十二賢之首,儒家五大圣人之一
      尊稱
      復圣
      老師
      孔子
      信仰
      儒家思想

      人物生平

      顏回是孔子最得意的弟子,極富學問。《論語·雍也》說他“……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為人謙遜好學,“不遷怒,不貳過”。他異常尊重老師,對孔子無事不從無言不悅。以德行著稱,孔子稱贊他“賢哉,回也”,“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雍也》)。不幸早死。自漢代起,顏回被列為七十二賢之首,孔廟四配之首,有時祭孔時獨以顏回配享。

      顏回跟隨孔子周游列國,過匡地遇亂及在陳、蔡間遇險時,子路等人對孔子的學說都產生了懷疑,而顏回始終不渝,并解釋道;“老師的理想很高,學問很深,所以才不被一般世人所理解、采用,這正是他們的恥辱。”孔子聽了很高興。

      顏回素以德行著稱。嚴格按照孔子關于“仁”“禮”的要求,“敏于事而慎于言”。故孔子常稱贊顏回具有君子四德,即強于行義,弱于受諫,怵于待祿,慎于治身。他終生所向往的就是出現一個“君臣一心,上下和睦,豐衣足食,老少康健,四方咸服,天下安寧”的無戰爭、無饑餓的理想社會。

      公元前481年,顏回先孔子而去世,葬于魯城東防山前。孔子對他的早逝感到極為悲痛,不禁哀嘆說;“噫!天喪予!天喪予!”

      顏回一生沒有做過官,也沒有留下傳世之作,他的只言片語,收集在《論語》等書中,其思想與孔子的思想基本是一致的。后世尊其為“復圣”。

      元文宗封顏回為兗國復圣公,明嘉靖時罷封爵,止稱“復圣”。明陳鎬纂清孔胤植重纂《闕里志·弟子職》:“元文宗至順元年,加贈“兗國復圣公”。《明史·禮志四》:“其四配稱:復圣——顏子、宗圣——曾子、述圣——子思子、亞圣——孟子。”

      名字由來

      顏回,名回,字子淵。《說文》:“淵,回水也。”《管子》曰:水出于地而不流者,命之曰淵。

      鯢桓之審為淵,止水之審為淵,流水之審為淵。——《莊子·應帝王》

      或躍在淵。——《易·乾》

      “回”與“淵”互訓,意思是“回水”,即漩渦激流中的水。甲骨文象淵水回旋之形。本義:回旋,旋轉。

      回,轉也。——《說文》

      昭回于天。——《詩·大雅·云漢》

      圖回天下于掌上而辨白黑。——《荀子·儒效》

      有人說,顏回的名字寄寓了“急流勇進”的處世態度;也有人說,反映了當時“動蕩不安”的社會現實。

      政治志向

      顏回以舜為志。《孟子·滕文公》(上)記其語,曰:“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顯然,孟子以顏回與舜、稷“同道”。顏回很贊賞舜“無為而治”,即后來儒家所倡導的以“民”為本的“王道”政治思想。他嘗曰:“昔舜巧于使民,而造父巧于使馬。舜不窮其民,造父不窮其馬;是舜無失民,造父無失馬也。”(《荀子·哀公篇》)顏回既與舜“同道”、“所追同一”,所以,當孔子要他和子路“各言爾志”時,子路答以:“愿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敝之而無撼。”而顏回則以“愿無伐善,無施勞”(《論語·公冶》)相答。朱熹釋“無伐善、無施勞”曰:“伐,夸也,善謂有能。施亦張大之意,勞謂有功。”(《論語集注》)以不夸己能、不揚己功為其意。但此說不確。元人所著《四書辯疑》駁朱說云:“伐善之善,乃其己所長之總稱,伐忠、伐直、伐力、伐功、伐才、伐藝,通謂之伐善。又言伐無巧,止是不伐之一事。分而為二,顏子之志,豈別無可道焉?……該‘無施勞’者,不以勞苦之事加于民也。夫勞而不恤,乃古今之通患。……顏子之言,于世厚矣。”此說極是。所以,顏回這里所言之己志,乃是欲內修己德、外施愛民之政。這與舜之“無為而治”正相仿佛。在顏回看來,唯以此志施行于天下,方能實現孔子所謂“老者安之,少者懷之,朋友信之”(《論語·公冶》)的社會理想。由此可見,顏回在政治志向上不僅有淑世濟人的入世情懷,而且頗具早期儒家的民本主義精神。

      考顏回一生,大多為追隨孔子奔走于六國,歸魯后亦未入仕,而是窮居陋巷。他生活于天下大亂、禮崩樂壞的社會,儒家的仁義之志、王者之政常被斥為愚儒、譏為矯飾,“世以混濁莫能用”(《史記·儒林列傳》)的社會環境中,絲毫不愿改其志,仍“尚三教(即夏教忠、殷教敬、周教文)”,期于“承衰救弊,欲民反正道”(《白虎通·三教》)。王符稱贊他:“困饉于郊野,守志篤固,秉節不虧。寵祿不能固,威武不能屈。雖有南面之尊、公侯之位,德義有殆,禮義不班,撓志如芷,負心若芬,固弗為也。”(《潛夫論》)若征之《史記·孔子世家》所記顏回語:“夫道之不修也,是吾之丑也;道即已大修而不用,是有國者之丑也”,可知王氏所言非虛。這樣,顏回就只能終生不仕,惟以“愿貧如富、賤如貴,無勇而威,與士交通,終身無患難”(《韓詩外傳》卷十)自勉自慰。孔子贊其:“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惟我與爾有是夫!”(《論語·述而》)“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同上《雍也》)。顏回這種注重志氣、追求真理并以之為樂的精神,與孔子本人“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同上)實同一旨趣。

      陋巷簡居

      顏回所處的時代,已是中國的春秋末期,不但周天子的王權繼續衰落,而且各諸侯國的公室也衰落了,由春秋初期的“禮樂征伐自諸侯出”進而變為“禮樂征伐自大夫出”、“陪臣執國命”。

      “陪臣”,即臣之臣。如諸侯國的卿大夫對諸侯稱臣,對天子則自稱“陪臣”;卿大夫的家臣對諸侯而言也稱“陪臣”。春秋時魯國為“三桓”執政(即魯桓公后裔孟孫氏、叔孫氏、季孫氏把持國政),至魯昭公、定公、哀公時,家臣勢力興起,家臣叛亂屢有發生。魯昭公四年(公元前538年),叔孫氏家臣豎牛軟禁并餓死了叔孫豹,設計殺害了叔孫豹的兩個嫡子,擁立庶子叔孫諾。魯昭公十二年(公元前530年)季平子立,對家臣南蒯未加禮遇,南蒯便密謀以公子怒代替季平子:“吾出季氏,而歸其室于公,子更其位,我以費為公臣。”(《左傳·昭公十二年》)事泄,南蒯以費叛歸齊。魯定公五年至九年(公元前505年至前501年),季氏家臣陽虎專政,并把持了魯國國政。陽虎之亂是魯國家臣叛亂中持續最長、影響最大的一次叛亂。陽虎的權勢凌駕于“三桓”之上長達三、四年。陽虎原本為孟孫氏庶支,后為季孫氏家臣,季平子時很受重用。季平子死,季孫斯(桓子)立,陽虎已是季氏三世“元老”。在處理季平子葬禮上,陽虎與季孫氏另一家臣仲梁懷發生爭執。陽虎要求以魯國之寶玉“玙璠”為季平子斂尸,仲梁懷卻認為那是季平子在昭公遜國時,代國君行祭時所配,今定公已立,不能再用。陽虎便勾結費宰公山不狃,想聯合驅逐仲梁懷。公山不狃初時并不以為意,后因仲梁懷對其不敬重,才對陽虎說:“子行之乎!”陽虎起事,并囚季桓子與公父文伯(季桓子從父昆弟),驅逐了仲梁懷。冬十月,陽虎殺公何藐(季孫氏族人),與季桓子在稷門內設立盟誓,舉行大規模詛咒,驅逐公父文伯與秦遄(季平子姑婿),徹底清除異己勢力,完全控制了季氏家族。魯定公八年(公元前502年),陽虎想滅掉“三桓”,讓季寤代替季氏,讓叔孫輒代替叔孫氏,自己代替孟孫氏。陽虎借冬祭的機會起事,事敗,逃灌(今山東寧陽縣北稍西)、陽關,據兩地反叛。

      魯國經“三桓專權”、“陪臣執國命”兩個時期后,不僅使宮室衰敗,魯國舊日的貴族世家也大都衰落。魯國的顏氏家族到顏路、顏回父子時,除了保有祖傳的貴族身份及顏路的魯卿大夫頭銜外,便只有陋巷簡樸的住宅及五十畝郭外之田,十畝郭內之圃了。在生產力極為低下的春秋時期,些許田產難以維持一個貴族家庭的生計,顏回父子不得不省去作為貴族家庭的一般性開支,簡居于陋巷。

      師從孔子

      顏回“年十三,入孔子之門”時,孔子聚徒講學已達十三年之久。其聲望遠播于各諸侯國,其弟子子路、孟懿子、南宮敬叔等在魯國已小有名氣。顏回剛入孔門時,在弟子中年齡最小,性格又內向,沉默寡言,才智較少外露,有人便覺得他有些愚。馬骕《繹史》引《沖波傳》曰:“子路、顏回浴于洙水,見五色鳥,顏回問,子路曰:“熒熒之鳥。”后日,顏回與子路又浴于泗水,更見前鳥,復問由:“識此鳥否?”子路曰:‘同同之鳥。’顏回曰:“何一鳥而二名?”子路曰:“譬如絲綃,煮之則為帛,染之則為皂。一鳥二名,不亦宜乎?”,其大意是:有一次顏回隨子路去洙水洗澡,見五色鳥在河中戲水,便問子路是什么鳥。子路回答說:這叫熒熒鳥。過了些日子,顏回與子路又去泗水洗澡,又在河中碰見五色鳥,顏回再次問子路:您認得這鳥嗎?子路又答曰:這是同同鳥。顏回反問:為什么一種鳥有兩個名字呢?子路說:就像我們這里出產的魯絹一樣,用清水漂洗就是帛,用顏色染就是皂,一種鳥兩個名字不是很自然嗎?

      顏回的忠厚與內向,掩蓋了他的聰穎善思,就連孔子一時也難以斷定顏回的天資究竟屬于那個層次。經過一段時間的深入觀察了解,孔子才指出顏回并不愚。《論語·為政》記載:“子曰:‘吾與回言終日,不違,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發,回也不愚。'”顏回天資極聰慧,就連能言善辯的子貢也坦率地說不敢與顏回相比。《論語·公冶長》記載:“子謂子貢曰:‘女與回也孰愈?'對曰:‘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與女弗如也。'”

      顏回聰敏過人,虛心好學,使他較早地體認到孔子學說的精深博大,他對孔子的尊敬已超出一般弟子的尊師之情。他以尊崇千古圣哲之情尊崇孔子,其親若父與子。《論語·子罕》曰:“顏淵喟然嘆曰:‘仰之彌高,鉆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欲罷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爾。雖欲從之,末由也已。’”其大意是:顏回曾感嘆地說:老師的道,越抬頭看,越覺得它高明,越用力鉆研,越覺得它深奧。看著它似乎在前面,等我們向前面尋找時,它又忽然出現在后面。老師的道雖然這樣高深和不易捉摸,可是老師善于有步驟地誘導我們,用各種文獻知識來豐富我們,提高我們,又用一定的禮來約束我們,使我們想停止學習都不可能。我已經用盡我的才力,似乎已能夠獨立工作。要想再向前邁一步,又不知怎樣著手了。所以在少正卯與孔子爭奪弟子時,使“孔子之門三盈三虛”,唯有顏回未離孔門半步,因而后人評價說:“顏淵獨知孔子圣也。”(《論衡·講瑞》)

      顏回求學期間,曾于魯定公八年(公元前502年),娶宋國女子戴氏為妻。次年生子顏歆。

      魯定公七年(公元前503年)時,顏回西游至衛,由衛至宋。《說苑·敬慎》載:“顏回將西游,問孔子曰:‘何以為身?'孔子曰:‘恭敬忠信,可以為身。恭則免于眾,敬則人愛之,忠則人與之,信則人恃之。人所愛,人所與,人所恃,必免于患矣。可以臨國家,何況于身乎?故不比數而比諫,不亦遠乎?不修中而修外,不亦反乎?不先慮事,臨難乃謀,不亦晚乎?”,《孔子家語》、《莊子》兩書對顏回將西游也有記載,只是文字略有不同。

      顏回西游的目的,主要是去宋國向戴氏求婚。據顏景琴著《顏子評傳》考證,顏回途經衛國,是因為其本家顏濁鄒在衛國。顏子的同宗顏濁鄒在衛國有一定的社會地位和影響,為衛國賢大夫,而且家資豐厚,后來孔子周游列國,初到衛國時,就住在他家中。顏子到衛國并不是他最終的目的地。按《家語》說,應是經衛而到宋國去。若顏子直接由魯國到宋國去,便不能說“顏子將西游”,因為宋國在魯國的西南方,而不是在西方。顏子到宋國去的目的,很可能與其婚姻有關。顏子之所以先到衛國而后到宋國,看來顏濁鄒在其間充當了月老的角色,故顏子以到衛國去游學為由,而實際上是請顏濁鄒一同前往宋國。

      顏回在其人生的第一階段,十三歲入孔門,用了大約六年的時間,其學業基本已成。東漢郎凱說:昔顏子“十八,天下歸仁”。十九歲向宋戴氏求婚,二十歲與戴氏完婚,二十一歲生子顏歆。

      關于顏回婚配的年齡,學術界尚有不同的說法。一說三十歲娶戴氏。但據《周禮·地官》曰:“媒氏掌萬民之判。凡男女自成名以上皆書年、月、日,名焉,令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意思是說,媒人掌管天下萬民男女結合為夫婦的事,一般是在男孩或女孩滿三個月之后就登記在冊。如果男滿三十歲,女滿二十歲還沒婚配,則由官媒作主令其嫁、娶某人,個人與家長便失去了選擇的自由。春秋時期戰亂頻繁,為爭霸天下,各諸侯國大都把《周禮》規定的最高嫁娶年齡界限向前提,以便迅速繁衍人口。到顏回所處的春秋末期,越國已下令:“凡男二十,女十七不婚者,有罪及父母。”孔子是十九歲娶亓官氏的,顏回晚一年,應是二十歲婚配,而不是三十歲。

      顏回隨師周游列國時,其子顏歆已五歲。他還是孔子的弟子。

      隨師周游

      起因

      顏回在其人生的第二個階段,約十四年的時間是隨孔子周游列國。魯定公十三年(公元前 497 年),孔子“隳三都”的計劃失敗,在魯國推行自己的政治主張已不可能,便離開魯國,開始周游列國。

      衛國之行

      顏回與子路隨孔子進入衛國后,二人先至衛都帝丘(在今河南濮陽西南)顏濁鄒家。顏回與顏濁鄒同為小邾子顏友的后人,子路則是顏濁鄒的妹夫,彼此一向有往來。顏回與子路告知孔子到衛國來的真實情況,并希望顏濁鄒能把孔子一行推薦給衛君。顏濁鄒答應二人的請求,把孔子一行的食宿安排在自己家中,以便早晚求教于夫子。經顏濁鄒、蘧伯玉(孔子朋友)等人的推薦,衛靈公接見了孔子及顏回一行,并按孔子在魯國所得年俸給粟六萬,于是他們從顏濁鄒家搬出自立館舍居住。顏回隨孔子在衛國住了十個月,有人向衛靈公進言說,如果他們是為魯國圖謀衛國而來,該怎么辦?衛靈公遂派公孫余假暗中監視孔子師徒。孔子恐受其害,便匆忙離開衛國,準備到陳國去。不料途經匡地(今河南長垣縣境)時,被誤認作曾侵犯匡地的陽虎而被匡人圍困。

      孔子等匆忙離開衛都帝丘時,顏回暫時留在顏濁鄒家,以便觀察衛國的動向。衛靈公調查清楚孔子一行到衛國來并不是魯國派來的,于是再次接受顏濁鄒、蘧伯玉等人的勸諫,請顏回傳話,懇請孔子回帝丘。

      顏回至匡,見到了被圍困的孔子等人。孔子動情地說:“吾以汝為死矣。”顏回恭敬地回答道:“子在,回何敢死。”(《論語·先進》)顏回匯報了衛國無意加害夫子的實情,并轉達了衛靈公懇請夫子回帝丘,以及衛靈公將在城外恭候夫子,以謝不恭之罪的話。

      顏回隨孔子重回帝丘,途經蒲邑,又遭到蒲人的攔截。當時,衛國人公孫戍被衛靈公驅逐后,便逃到蒲地策動叛亂。他試圖脅迫孔子一行參加,利用孔子及其弟子們的聲望壯大自己的聲勢。經孔門弟子子路、公良孺等的拼殺,蒲人感到靠武力留不住孔子一行,建議和談,答應放行,但不能回帝丘。孔子同意,雙方舉行了盟誓。但一離開蒲地,孔子就吩咐大家趕回帝丘去。子貢不解地問:方才的盟誓難道可以違反么?孔子說:那是強迫我們盟誓,神靈不會聽信的。孔子一行重返帝丘,衛靈公果然出城恭迎。

      孔子重返帝丘,衛靈公仍給其豐厚的待遇,但不給孔子具體的事做。顏回等人有了較多的時間向孔子請教學問,有時也一同外出考察古跡名勝,研究衛國文化,或登山臨水,飽覽衛國風光。但在衛國沒有實踐孔子之道、用孔子之道治理國家的機會,這使孔子一行不得不離開衛國,尋找能用其道的君主。

      曹國之行

      魯定公十五年(公元前495年)春,顏回隨孔子離開衛國,向東南行數百里到達曹國,在曹國稍作逗留,于夏天到達宋國。孔子夫人亓官氏是宋國人,顏回的夫人也是宋國人,且宋國又是孔子祖籍,他們在感情上覺得比其他國家親近些,所以到達宋國后便去求見宋君。宋君向孔子討教治國之策,孔子借機向宋君宣揚自己的治國之道。宋君聽后卻表示:你的主張是對的,但我不能,我做不到(見《說苑·政理》)。宋君的態度使孔子一行十分失望,便離開宋國赴鄭國。

      顏回隨孔子在鄭國考察了大夫子產的政績,考察了鄉校,拜祭了子產。在位的鄭國君臣無意留用孔子,孔子一行只好離開鄭國赴陳國。陳是南方媯姓小國,相傳是舜的后裔,國都宛丘(在今河南淮陽)。不久,顏回又隨孔子赴晉國。晉是春秋時頗有影響的大國。能在晉國從政,推行孔子的治國之道,其影響所及遠非他國所比。行至黃河東岸,聽說趙鞍殺害了賢臣竇鳴犢及舜華,孔子一行不能西行,再回到衛國,不久由衛國再次人陳。此時顏回已是而立之年,按周禮,顏回應獨立講學或從事其他社會工作,只是他在孔門中處于首要地位,不得不以“回不愿仕”放棄了出仕做官的機會。

      四國之間

      魯哀公四年至六年(公元前491一前489年)這段時間里,顏回在隨孔子到楚國去的過程中,曾輾轉于陳國、蔡國、葉國、楚國之間。據《史記·孔子世家》載:楚王聽說孔子一行在陳蔡之間,就派人去聘請孔子。消息傳到陳、蔡,兩國大夫深恐孔子人楚對己不利,便派兵攔截。孔子師徒最初不了解陳、蔡派兵的意圖,為躲避軍兵的襲擾,他們只好在曠野中行進,不料陷入了絕糧的境地。“孔子知弟子有慍心,乃召子路而問曰:‘《詩》云:“匪兄匪虎,率彼曠野。”吾道非邪?吾何為于此?’子路曰:‘意者吾未仁邪?人之不我信也。意者未吾知邪?人之不我行也。’孔子曰:‘有是乎?由,譬使仁者而必信,安有伯夷、叔齊?使知者而必行,安有王子比干?’子路出,子貢人見。孔子曰:‘賜,《詩》云:“匪兌匪虎,率彼曠野。”吾道非邪?吾何為于此?’子貢曰:‘夫子之道至大也,故天下莫能容夫子。夫子蓋少貶焉?’孔子曰:‘賜,良農能稼而不能為穡,良工能巧而不能為順,君子能修其道,綱而紀之,統而理之,而不能為容。今爾不修爾道而求為容。賜,而志不遠矣!’子貢出,顏回人見。孔子曰:‘回,《詩》云:“匪兕匪虎,率彼曠野。”吾道非邪?吾何為于此?’顏回曰:‘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雖然,夫子推而行之,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見君子!夫道之不修也,是吾丑也。夫道既已大修而不用,是有國者之丑也。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見君子!’夫子欣然而笑曰:‘有是哉,顏氏之子!使爾多財,吾為爾宰。’”這段記載,主要是說:為了堅定弟子們的信念,孔子把弟子們叫到身旁,對他們說:《詩》里說:“不是老虎,不是犀牛,徘徊在曠野,是何緣由?”我的主張不對嗎?為什么受困在這里?子路認為:主張不被別人采納,是由于自身在仁、智方面不到家,所以別人看不起。子貢認為:主張不被采納,是由于老師把標準定得太高,別人接受不了,應該降低要求。孔子對子路、子貢的回答不滿意,他說:伯夷、叔齊是仁者吧,卻餓死首陽山。這說明仁智的人也會不遇時而遭厄運。至于降低標準,迎合世俗,實際是放棄理想,更要不得。孔子問顏回如何理解。顏回說:老師的主張是偉大的,別人不接受,那是他們的責任。如果我們的“道”沒有修好,這是我們的恥辱;我們的“道”已經完善而不被采納,那是各國掌權者的恥辱。正確的主張不被人家采納,自己仍堅持下去,這才顯出君子的修養。孔子聽了顏回的議論,很是高興,說:好樣的,顏氏之子,如果將來你發了財,我愿替你當管家。

      顏回隨孔子在陳、蔡期間絕糧七天,子貢費了許多周折才買回一石米。顏回與子路在破屋墻下做飯,有灰塵掉進飯中,顏回便取出來自己吃了。子貢在井邊遠遠望見,很生氣,以為他偷飯吃,便跑去問孔子:仁人廉士也改變自己的節操嗎?孔子說:改變節操還叫仁人廉士嗎?子貢說:像顏回,也不改變節操嗎?孔子說:是的。子貢便把自己看到的情況告訴孔子。孔子說:我相信顏回是仁人已非止一日,你雖如此說,我仍不會懷疑他,這里邊必定有緣故。你等等,我將問他。孔子把顏回叫到身邊說:日前我夢見先人,大概是啟發佑助我。你把做好的飯進來,我將祭奠先人。顏回對夫子說:剛才有灰塵掉進飯里,留在鍋里不干凈,丟掉又太可惜,我就把它吃了,不可以用來祭奠了。孔子說:是這樣,我也一起吃吧。顏回出去后,孔子環顧了一下身邊的弟子說:我相信顏回不是從今天開始的。從此以后,大家更加信賴顏回。

      魯哀公七年(公元前488年),顏回隨孔子離開負函,經陳、儀、蒲回到衛國帝丘。魯哀公十一年(公元前484年),顏回三十八歲,孔子六十八歲,季康子派使臣公華、公賓、公林帶著禮品到衛國來迎接孔子一行歸國。從此顏回結束了跟隨孔子長達十四年的列國周游。

      重歸魯國

      顏回重歸魯國,其故居陋巷雖然依舊,但父母均已年邁,家庭重擔理應落在他的肩上。這就使顏回必須有一份較固定的收入維持家計。顏回在孔門中,是最有條件

      繼承孔子學說的弟子之一,也是孔子的希望所在。孔子在不能入仕做官,達到以其思想治國的情況下,靠辦學廣收弟子來傳播他的治國主張。他希望弟子能入仕則入仕,不能入仕則通過講學傳授其治國之道,使其思想、主張能為后世所用。所以顏回在未入仕為官的情況下,設壇講學實屬必然。

      顏子生活的時代,由于文化下移,私學日多,沒落貴族子弟及自由民都把私學視為步入官場的途徑之一,就連當權貴族也有把子女送人私學的,如魯大夫孟嘻子令孟懿子及南宮敬叔師事孔子。顏回作為孔門弟子之冠,當時欲求其為師的人也不在少數,這從當時有名望、有地位的人常常向顏回請教一事即可得知。如仲孫何忌請教顏回:“一言而有益于仁智,可得聞乎?”顏回以“豫”、“恕”告之(《孔子家語·顏回》)。叔孫武叔多攻擊別人的過失,他求教顏回時,顏回引用孔子的話告誡叔孫武叔,并說:“君子攻其惡,無攻人之惡。”(《禮記·檀弓下》)。

      顏回講學所用教材,不外《詩》、《書》、《易》、《禮》、《樂》、《春秋》等。只是他對《易》接觸較早,研究較深入,“顏淵弱冠,而與仲尼言《易》。”(《法言·問神》東晉李軌注)在教學實踐中,顏回對《易》的講解較深透些,這對其弟子參悟古代辯證法是有幫助的。

      歸魯之后,顏回除講學外,便是幫助孔子整理古代典籍。顏回在整理時,不限于一般的刻寫與編簡,而是著重于考證及校對,把周游列國時所獲得的不同古籍互作參證,去偽存真。特別是《易》,顏回是主要整理人之一。在整理過程中,顏回嘔心瀝血,以致勞累而死。顏回死后,孔子在顏回對《易》所作整理的基礎上,又經過“韋編三絕”的辛勞,才給后世留下一部完整的《易經》。

      顏氏之儒

      顏回通過自己講學授徒,傳授儒學六經;通過協助孔子整理古代典籍,逐漸擴大了自己的影響,形成了儒家的一個宗派——顏氏之儒。

      《韓非子·顯學》指出:自孔子死后,儒分八派,“顏氏之儒”是其中的一派。后世儒學專家大多認為韓非子所說的顏氏之儒,是指顏回弟子在繼承顏子思想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儒學支派。重于立德

      顏回之德是顏回留給后世最豐厚,也是最不朽的文化遺產。《左傳·襄公二十四年》:“豹聞之,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顏回的不朽,在于其重立德,后世稱他為“復圣”,便是對其重于立德的肯定。顏回之德的核心是“仁”,他把孔子的“仁”,落實于個人的行動中,而不是停留在口頭上。顏回以其高尚的道德人格影響社會,啟迪后世。

      天人合一

      顏回的言行體現了他善于領略天地造化的力量,尊重客觀規律,順應自然,但又重視人的能動性,守道而不移其志。顏回有入士為相的愿望,希望通過人的努力,達到“無伐善,無施勞”。在條件不成熟時,能主動退讓,待時而行。“用之則行,舍之則藏”,居陋巷簞食瓢飲不改其樂,把自我化于自然之中。“同于大道”(《莊子·大宗師》),使自我行動符合客觀規律。

      辯證思維

      事物發展到極限會走向反面,這是辯證法的觀點之一。顏回從東野畢不愛惜馬力推知其馬將逃跑。魯定公問何以知其馬將逃跑時,顏回說:“臣以政知之。昔舜巧于使民,而造父巧于使馬,舜不窮其民,造父不窮其馬;是以舜無失民,造父無失馬也。今東野畢之馭,上車執轡,銜體正矣;步驟馳騁,朝禮畢矣;歷險致遠,馬力盡矣。然猶求馬不已,是以知之也。”定公問:“善!可得少進乎?”顏回答:“臣聞之,鳥窮則啄,獸窮則攫,人窮則詐。自古及今,未有窮其下而無危者也。”(《荀子·哀公》)

      顏回在學習和弘揚孔子所創立的儒家學說的過程中,總是殫精竭思,傾注全部心血,再加上“簞食瓢飲”的困苦生活,這種狀況嚴重地損害了他的健康。魯哀公十四年(公元前481年)夏歷八月二十三日,一代儒學宗師顏子不幸病逝,給世人留下了永久的遺憾。由于他的家境十分困難,以至無力按照當時有關禮儀殯葬,最后經他的父親顏路四處籌措,并在其弟子及同門好友的幫助下,才勉強完成了葬禮。

      《孔子家語》中有顏回一篇。據說顏回非常聰明,深曉推理之術。他主張為人要謹慎,克己,多注意自己的行為是否正確……在孔教中顏回得到特別的尊重。但是孔子門下的學生,有聰明才智的一樣有很多--像子路等人都可以為代表。

      歷代追封

      自漢代起,顏淵因為較易查考的關系,被列為七十二賢之首,有時祭孔時獨以顏淵配享。此后歷代統治者不斷追加謚號:唐太宗尊之為“先師”,唐玄宗尊之為“兗公”,宋真宗加封為“兗國公”,元文宗又尊為“兗國復圣公”。明嘉靖九年改稱“復圣”。山東曲阜還有“復圣廟”。

      史籍記載

      顏回者,魯人也,字子淵。少孔子三十歲。

      顏淵問仁,孔子曰:“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

      孔子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回也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發,回也不愚。”“用之則行,舍之則藏,唯我與爾有是夫!”

      回年二十九,發盡白,蚤死。孔子哭之慟,曰:“自吾有回,門人益親。”魯哀公問:“弟子孰為好學?”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實際年齡四十歲)

      相關故事

      顏回好學

      原文

      顏回年二十九,發盡白,蚤死。孔子哭之慟,曰:“自吾有回,門人益親。”魯哀公問:“弟子孰為好學?”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未聞好學者也。”

      譯文

      顏回二十九歲,頭發全白了,很早就去世了。孔子哭得哀痛之至,說:“自從我有了顏回這個學生,學生們就更加親近我。”魯國國君問孔子:“你的學生中誰是最好學的?”孔子回答說:“有個叫顏回的最好學,他從不把脾氣發到別人的身上,也不重犯同樣的錯誤。不幸年紀輕輕死了。之后再沒有發現好學的人了。”

      顏回攫甑

      原文

      孔子窮乎陳、蔡之間,藜羹不斟,七日不嘗粒,晝寢。顏回索米,得而焚之,幾熟。孔子望見顏回攫取其甑中而食之。選間,食熟,謁孔子而進食。孔子佯為不見之。孔子起曰:“今者夢見先君,食潔而后饋。”顏回對曰:“不可。向者煤室入甑中,棄食不詳,回攫而飯之。”孔子曰:“所信者目也,而目猶不可信;所恃者心也,而心猶不足恃。弟子記之,知人固不易矣。”(《呂氏春秋·審分覽·任數》)

      譯文

      孔子在陳國和蔡國之間的地方(缺糧)受困,飯菜全無,七天沒吃上米飯了。白天睡在那,顏回去討米,討回來后煮飯,快要熟了。孔子看見顏回用手抓鍋里的飯吃。一會,飯熟了,顏回請孔子吃飯,孔子假裝沒看見(顏回抓飯吃的事情)。孔子起來的時候說:“剛剛夢見我的先人,我自己先吃干凈的飯然后才給他們吃。”顏回回答道:“不是那樣的,剛剛炭灰飄進了鍋里(弄臟了米飯),丟掉又不好,就抓來吃了。”孔子嘆息道:“(按說)應該相信看見的,但是看見的也不一定可信;應該相信自己的心,自己的心也不可以相信。你們記住,要了解一個人不容易啊。”所以要了解真相很難啊,孔子認為要了解一個人更難啊。

      顏回不仕

      孔子對顏回說:“顏回,你過來!你家庭貧困處境卑賤,為什么不去做官呢?”顏回回答說:“不愿意做官。我有城外的五十畝地,足夠供給稠粥;城內的十畝土地,足夠穿絲麻;彈琴足以自求娛樂,所學先生的道理足以自己感到快樂。我不愿意做官。”孔子欣然改變面容,說:“好啊,你的愿望!我聽說:‘知足的人,不以利祿自累;審視自得的人,損失而不憂懼;進行內心修養的人,沒有官位而不慚愧。’我誦讀這些話已經很久了,現在在顏回身上才看到它,這是我的心得啊!”

      原文:

      孔子謂顏回曰:“回,來!家貧居卑,胡不仕乎?”顏回對曰:“不愿仕。回有郭外之田五十畝,足以給飦粥;郭內之田十畝,足以為絲麻;鼓琴足以自娛;所學夫子之道者足以自樂也。回不愿仕。”孔子愀然變容,曰:“善哉,回之意!丘聞之:‘知足者,不以利自累也;審自得者,失之而不懼;行修于內者,無位而不作。’丘誦之久矣,今于回而后見之,是丘之得也。”《莊子》 

      家族狀況

      1世祖(父親)顏路(顏無繇)

      顏回(前521年-前481年):尊稱“復圣”“顏子”;字子淵,故又稱顏淵;中國春秋末期魯國曲阜(今屬山東省濟寧市)人;是孔子最得意的學生,孔門七十二賢之首,孔門十哲德行科的高材生;是孔門弟子中德行修為最高者,所以得到特別的尊重

      1世孫顏歆

      2世孫顏儉

      3世孫顏威

      4世孫顏芃

      5世孫顏億

      6世孫顏岵

      7世孫顏卸

      8世孫顏譽

      9世孫顏產(又名顏高)

      10世孫顏異

      11世孫顏愚

      12世孫顏逵

      13世孫顏律

      14世孫顏衷

      15世孫顏凱

      16世孫顏邃

      17世孫顏龠

      18世孫顏綽

      19世孫顏準

      20世孫顏阮(字懷珍)

      21世孫顏亮(字世明)

      22世孫顏敫(字士榮)

      23世孫顏斐(字文林)、顏盛(字叔臺)

      24世孫顏欽(字公若,顏盛子,謚曰“貞”)

      25世孫顏默(字靜伯,顏欽子,西晉汝陰太守)

      26世孫顏含(字寵都,因平亂有功,封西平縣侯,年九十三卒,謚曰“靖”)

      27世孫顏髦(字君道)、顏謙、顏約

      28世孫顏綝(字文和,顏髦子)、顏顯(顏約子,曾任護軍司馬)

      29世孫顏靖之(字茂宗,顏綝子)、顏延之(字延年,顏顯子)

      30世孫顏騰之(字弘道,顏靖之子)、顏竣(字士遜,顏延之長子)、顏測(顏延之次子)

      31世孫顏炳之(字叔豹,顏騰之子)

      32世孫顏見遠(顏炳之子)

      33世孫顏勰(一作顏協,字子和)

      34世孫顏之儀(字子升,顏協長子)

      34世孫顏之善(顏協次子)

      34世孫顏之推(字介,顏協第三子)

      35世孫顏昶(顏之儀子)

      35世孫顏思魯(字孔歸,顏之推長子)

      35世孫顏愍楚(顏之推次子)

      35世孫顏游秦(字有道,顏之推第三子)

      36世孫顏萬石(顏昶子)

      36世孫顏師古(字籀,顏思魯子)

      36世孫顏相時(字睿,顏思魯子)

      36世孫顏勤禮(字敬,顏思魯子)

      36世孫顏育德(顏思魯子)

      37世孫顏趨庭(字茂實,顏師古子)

      37世孫顏揚庭(顏師古子)

      37世孫顏光庭(顏師古子)

      37世孫顏昭甫(字周卿,顏勤禮子)

      37世孫顏敬仲(顏勤禮子)

      37世孫顏殆庶(顏勤禮子)

      37世孫顏無恤(顏勤禮子)

      37世孫顏少連(顏勤禮子)

      37世孫顏務滋(顏勤禮子)

      37世孫顏辟強(顏勤禮子)

      38世孫顏元孫(字聿修,顏昭甫子)

      38世孫顏惟貞(字叔堅,顏昭甫子)

      39世孫顏迢(顏元孫子)

      39世孫顏春卿(顏元孫子)

      39世孫顏耀卿(顏元孫子)

      39世孫顏杲卿(顏元孫子)

      39世孫顏旭卿(顏元孫子)

      39世孫顏茂曾(顏元孫子)

      39世孫顏闕疑(顏惟貞子)

      39世孫顏允南(顏惟貞子)

      39世孫顏喬卿(顏惟貞子)

      39世孫顏真長(顏惟貞子)

      39世孫顏幼輿(顏惟貞子)

      39世孫顏真卿(顏惟貞子)

      39世孫顏允臧(顏惟貞子)

      40世孫顏傳贄(顏杲卿子)

      40世孫顏季明(顏杲卿子)

      40世孫顏頸(顏真卿子)

      41世孫顏文

      42世孫顏君佐、顏君雅

      43世孫顏文威、顏文蘊、顏文鐸

      44世孫顏承祜、顏涉、顏街

      45世孫顏仲昌、顏檉

      46世孫顏太初(字醇之)、顏端

      47世孫顏復(字長道)、顏繼

      48世孫顏昌

      49世孫顏擎

      50世孫顏價

      51世孫顏順

      52世孫顏寶

      53世孫顏椿

      54世孫顏之才(字宗藝)、顏之美(字宗德)

      55世孫顏渙、顏襄、顏池(字德裕)

      56世孫顏拳(字克膺)

      57世孫顏希仁(字士元)、顏希惠

      58世孫顏議(字定伯)

      59世孫顏公宏(字宗器,成化十八年襲)

      60世孫顏重德(字尚本,正德二年襲)

      61世孫顏從祖(字守嗣,無子)、顏肇先(字啟源,顏重禮長子)

      62世孫顏嗣慎(字用修,長子顏胤宗先卒)

      63世孫顏胤宗(字永昌)、顏胤祚(字永錫,萬歷十七年襲)

      64世孫顏伯貞(字叔節,顏胤宗長子,萬歷二十七年襲)、顏伯廉(字叔清,顏胤宗次子,萬歷三十四年襲)

      65世孫顏光魯(字宗旦)

      66世孫顏紹統(字景宗)、顏紹緒(字振宗,崇禎十四年襲)

      67世孫顏懋衡(字以玉,康熙五年襲)

      68世孫顏崇文(未襲封病故,無后)、顏崇敷(字化南,康熙四十一年襲)

      69世孫顏懷禮(字子真,早逝)、顏懷圉(字彤賓)

      70世孫顏士采(字慶田)

      71世孫顏錫嘏(字公純,顏士莊長子,乾隆三十六年襲)

      72世孫顏振估(字啟愚,早卒無子)、顏振奮(嘉慶十九年襲)

      73世孫顏承裔(字波仙,顏振淇次子,為顏振估嗣子)

      74世孫顏景育(字養齋,光緒十三年襲)

      75世孫顏世鏞(字冠聲,1918年承襲復圣顏子奉祀官,1975年病逝)

      76世孫顏廷漢(顏世鏞長子,1940年生,1972年病故)

      77世孫顏秉剛(顏廷漢子,1965年生)

      78世孫顏培郅(顏秉剛子,1996年生)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开心丁香婷婷深爱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