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vjhnf"></output>

      <code id="vjhnf"></code>
      <code id="vjhnf"></code>

    2. 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陸贄:中唐賢相 為人清廉、剛直不阿,善于選人用人

      來源:講歷史2019-08-05 16:56:38責編:桂婷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陸贄是唐朝著名政治家、文學家,其學養才能、品德風范,深得當時及后世稱贊。陸贄是中唐名相,為人剛直激切,任相期間指陳時弊、整頓吏治、革故鼎新,在政治、經濟、軍事、…

      陸贄是唐朝著名政治家、文學家,其學養才能、品德風范,深得當時及后世稱贊。陸贄是中唐名相,為人剛直激切,任相期間指陳時弊、整頓吏治、革故鼎新,在政治、經濟、軍事、民主等各方面都提出了許多極富見地的主張。他善于選人用人的很多觀點和思想給我們留下了深刻啟示。

      u=1270539767,2539531583&fm=26&gp=0.jpg

      陸贄字敬輿,生于唐玄宗天寶十三載(754),安史之亂爆發的前一年,嘉興縣人。父親陸侃是溧陽縣令(屬宣州),早亡。陸贄的童年時期,天下擾攘,兵連禍結,但他特立不群,發奮苦讀,尤其勤于儒學,大歷八年(773),登進士第。在唐代,進士及第,只是獲得了做官的資格,要通過吏部銓選才能當官。陸贄又通過博學宏詞科考試,被授予華州鄭縣尉,后來,再通過書判拔萃科,當了渭南縣主簿。在基層鍛煉了一段時間,陸贄被調回朝廷,做了監察御史。

      陸贄以一介寒門子弟,一路過關斬將,先進士及第,又兩次通過博學宏詞科、書判拔萃科的銓選,可謂出類拔萃,士林華選,自然會受到關注。唐德宗那時尚為太子,招攬人才,將陸贄召為翰林學士。德宗好文,陸贄富于詞藻,君臣相得,詩歌唱和,朝夕陪游。

      u=1796284199,1983440176&fm=26&gp=0.jpg

      多事之秋,輔佐君王

      如所周知,安史之亂雖被平息,但是藩鎮割據的格局形成,德宗的祖父肅宗和父親代宗都無力平定,只能姑息。德宗即位后,想改變藩鎮割據的格局,卻使得魏博節度使田悅驚疑而起,幽州節度使朱滔、成德軍兵馬使王武俊應和之,淮寧節度使李希烈乘隙叛亂。德宗為平叛李希烈,解襄陽之圍,詔令涇原(今甘肅涇原)等各道兵馬援救襄陽,涇原兵到長安后又因犒賞不優而嘩變。德宗倉皇出逃,從建中四年(783)十月至興元元年(784)六月始還京。在這九個月內,陸贄隨侍在德宗之側,為其出謀劃策,分憂解難。

      安史之亂以后,武將跋扈, 李唐的君主疏忌武人。德宗亦因藩鎮叛亂,武將反復而蒙塵在外,駕幸奉天,因此更對武將心存疑忌,此時他非常信任相識多年的陸贄,雖然有宰相,但大事小事都和陸贄商量,當時都視陸贄為“內相”。陸贄的主要任務是草擬詔書。那時天下多事,紛繁復雜,一天之內要下詔書數百道,陸贄揮翰而就,敘事委婉詳盡,切中肯綮。他還建議德宗下罪己詔,以收買人心。德宗每有不宜之舉,陸贄都出言規勸,德宗亦欣然聽納。

      朔方節度使李懷光解奉天之圍后,因與宰相盧杞等不睦,又因德宗的猜疑欲反,德宗派遣陸贄到懷光軍宣諭,陸贄此行雖無法阻止懷光反叛,但探明了懷光的虛實,讓德宗早做準備,允許李晟移軍東渭橋,使李晟軍免于被懷光兼并。

      德宗播遷在外的時候,對陸贄除了信任,還有心理上的依賴。李懷光謀反,德宗從奉天逃往山南,路途艱險,陸贄與德宗失散,一宿都沒趕上。德宗對軍士說:“找到陸贄的人賞賜千金!”第二天陸贄謁見德宗,德宗喜形于色。德宗須臾不能讓陸贄離開左右,足見其對陸贄的依賴之情。興元元年六月,李晟收復京師,陸贄隨德宗還京,升為中書舍人(正五品上)。

      u=3092254249,3798337576&fm=26&gp=0.jpg

      主持貢舉,選拔英才

      貞元七年(791),德宗升陸贄為兵部侍郎(正四品下),主持貢舉。貞元八年(792)四月,以陸贄為中書侍郎、門下同平章事。38歲的陸贄終于做了宰相。然而這個宰相他只做了兩年零八個月,便因裴延齡的讒毀而罷相,降為太子賓客。貞元十一年又被貶為忠州(今忠縣,位于重慶市中部)別駕。陸贄在忠州十年,直至去世。由于德宗事事親為,宰相無法行使職權,陸贄在任宰相期間沒有什么特別的政績。他對唐代及后世的重大影響源于他主持貢舉時所選拔的人才。

      陸贄主持貢舉,請文藝冠時的梁肅(753-793)協助。梁肅是古文運動的先驅,其古文為韓愈、柳宗元和李翱所師法。陸贄傾心相交,梁肅亦誠心相助,推薦具有真才實學的士子。那一年貢舉,取進士二十三人,后來官至宰相的有崔群、李絳、裴度和王涯等,都是朝廷的棟梁之臣,影響李唐王朝的歷史走向;還有韓愈這樣的文學家、思想家,領導古文運動,對唐宋思想之轉變有重大影響。陸贄這次主持貢舉,可謂天下得人。除此之外,陸贄被當時及后人廣為稱道的是他長于文才。

      下載 (1).jpg

      陸贄的人才觀

      首先,強調“人皆含靈,唯其誘致”。在陸贄看來,人才并不神秘,關鍵在于能否被發現、招引、善用,猶如璞玉,拋擲即為瓦石,雕琢卻成圭璋;又如水源,壅塞則為淤泥,疏浚即成川澤,一語以概之,“好之則至,獎之則崇,抑之則衰,斥之則絕,此人才消長之所由也”。無獨有偶,東方朔亦曾有憤激之言:“賢與不肖,何以異哉!……用之則為虎,不用則為鼠!”“漢初三杰”中,蕭何曾任小吏,韓信曾寄食于人,張良曾浪跡天涯。此外,樊噲等人皆原屬市井無賴之輩,我們與其贊嘆他們的“草根逆襲”,不如佩服劉邦的善于用人,否則這些人無論如何是無法在大漢帝國的政治譜系中占有一席之地的。貞元八年(公元792年),陸贄主持進士科考試,錄取了此前已經連續三次落榜的韓愈以及歐陽詹等人,時稱“龍虎榜”,成為文學史上一代佳話。應當說,陸贄的慧眼識人才并非偶然,這與他一貫重視人才的理念是分不開的。

      u=3532976521,1266075546&fm=26&gp=0.jpg

      其次,強調制度選人。陸贄敏銳地指出現行體制在用人上的根本缺陷,即用人權掌握在個人手中而不是依靠制度運行。他舉例,倘若宰相為皇帝寵任,則無論舉薦何人,必被批準,而一旦遭受疏忌,即使薦人得當,也不被接受。也就是說,作為天下之公器的“名位”,實際上已成為政治斗爭以及利益交換、私相授受的工具。

      其三,強調求才貴廣、考課貴精。在堅持不徇私情只憑制度選人的前提下,求才貴廣,一是防止結黨營私、在小圈中選人;二是擴大舉薦權,除宰相外,允許臺省長官舉薦屬吏。當時唐德宗由于懷疑臺省長官薦人“兼受賄賂,不得實才”,要求將選人權集中于宰輔,“不可信任諸司”。陸贄提出,宰輔不過數人,“人之所知,固有限極,必不能遍諳多士、備閱群才”,只有廣開進賢之門,“各舉所知”,才能“下無遺賢”“海內無遺士”。

      與此同時,如何防止人才舉薦中的不正之風呢?這就需要考課貴精,不但要聽其言,更要觀其行,“所舉必試之以事,所言必考之于成”。為此,陸贄提出了“考課八計”:視戶口豐耗以稽撫字,視墾田盈縮以稽本末,視賦身長薄厚以稽廉冒,視按籍煩簡以稽聽斷,視囚系盈虛以稽決滯,視奸盜有無以稽禁御,視選舉眾寡以稽風化,視學校興廢以稽教導。此外,他還建議通過賦予舉薦人的舉薦責任進行約束,“一經薦揚,終身保任”,得賢則褒獎,失實則誡勉。

      其四,強調人盡其才。陸贄指出,“人之才行,自昔罕全。茍有所長,必有所短。若錄長補短,則天下無不用之人;責短舍長,則天下無不棄之士”“棄瑕錄用者,霸王之道;記過遺才者,衰亂之源”。同樣,“官之典司,有難易閑劇之別”,因此,人才使用的關鍵在于任得其所、用得其能,不能求精太過、嫉惡太甚,一味追求全才,必將陷于無才可用。

      下載 (2).jpg

      最后,強調量才授用。開元年間,吏部尚書裴光庭創設“循資格”,官員遷擢“無問能否,選滿即注。限年躡級,毋得逾越。非負譴者,皆有升無降”,簡單地說就是純粹按年月、資歷提拔干部。對此,陸贄沒有簡單地予以否定,而是深刻指出,“遷轉甚速,則人心茍而職業不固;甚遲,則人心怠而事守浸衰”。為此,他提出了改進循資格的辦法,一是對異能者破格提拔,二是對失職者罷黜懲戒,三是對守常者循序漸進。惟其如此,才能既保持官員隊伍的穩定,使“庶口有倫”,又為破格提拔留出空間,使“殊才不滯”。

      陸贄曾經感慨“道理之急,在于得人;而知人之難,圣哲所病”,在其向唐德宗進獻的大量奏議中,貫穿始終的正是對于唐王朝人才匱乏的極度焦慮。事實上,陸贄十分清楚,扭轉唐王朝自安史之亂以來的頹勢,恢復中興、重振國力,最關鍵的因素就是人才。可惜,囿于時局和官場斗爭、風氣所限,陸贄所提出的措施并沒有得到很好貫徹,唐王朝最終也沒有解決廣聚英才、人盡其才的難題。

      貞觀年間,唐太宗有一次敦促尚書右仆射封德彝舉賢薦才,封德彝回答:“但今未見奇才異能。”唐太宗很不高興地說:“從來明主都是取人于當時,難道還能借才于異代?何代無賢,但患遺而不知耳!”看來,不論亂世或是治世,任何時候,人才問題都不在于有無,而在于能否被發現。從這一點上,唐太宗與陸贄可以說不謀而合。

      下載.jpg

      陸贄擅長制冊文書的寫作,“其于議論應對,明練理體,敷陳剖判,下筆如神”(《舊唐書·陸贄傳》卷一三九),為當時的人所推崇。貞元初,李抱真入朝奏議:“陛下幸奉天、山南時,赦書至山東,宣諭之時,士卒無不感泣,臣即時見人情如此,知賊不足平也。”(《舊唐書·陸贄傳》卷一三九)德宗在奉天、山南時的詔書都出自陸贄之手。

      陸贄的文章亦為后代所效法。蘇轍在哥哥蘇軾的墓志銘(《亡兄子瞻端明墓志銘》)中寫道:“公之于文,得之于天,少與轍皆師先君。初好賈誼、陸贄書,論古今治亂,不為空言。”(《欒城后集》卷二十二)蘇軾評論歐陽修的文章:“論大道似韓愈,論事似陸贄,記事似司馬遷,詩賦似李白。”(《歐陽修集·附錄二·先公事跡〈歐陽發等述〉》)陸贄有文集:《遣使錄》一卷,《備舉文言》二十卷,《陸氏集驗方》十五卷,《論議表疏集》十二卷。

      貞元二十一年(805)正月,德宗駕崩,順宗即位,詔陸贄還朝,詔書未至,陸贄也去世了,時年五十二歲。陸贄半生追隨德宗,艱危時扈從在側,為德宗分憂解難;承平日盡忠在朝,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然而,卻因奸佞讒毀被貶于忠州,雖有韋皋之上表請代,亦難回帝心,最終死于貶所。蘇轍認為陸贄以一代忠臣落得如此下場,原因在于“贄以有常之德,而事德宗之無常”。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开心丁香婷婷深爱五月